我的文艺评论“十六字律令”
——文学评论集《语言在万物之上从容走动》前言
来源:涂国文(新浪博客) | 时间:2019年08月09日

  文/涂国文

  自当年第一次受文友之托为其长篇小说处女作撰写评论至今,我闯入文艺评论领域“打酱油”的历史已逾十年了。至今撰有各类文艺评论文字70余万字,部分发表在《文艺报》《文汇报》《文学报》《江西日报》《甘肃日报》《安徽文学》《岭南文学》《百家评论》《关东学刊》《诗林》《浙江作家》《诗江南》《野草》等全国各级报刊上,已出版文学评论集1.3部(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词语快跑》算1部,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随笔、评论集《苏小墓前人如织》只能算0.3部)。

  我非专业的文艺评论家,所从事的职业与文艺评论无涉,写文艺评论纯属业余爱好;我非专门从事文艺评论写作,除文艺评论外,还从事诗歌、散文、随笔、小说和职业文字的写作;我非文艺评论科班出身,理论储备先天不足,撰写文艺评论属于“野狐禅”。我“捞过界”,从事文艺评论工作,劣势和优势都十分明显——

  劣势:一、工作繁忙、个人文学创作任务重,从事文艺评论,需要挤时间,需要牺牲自己大量的休息时间;二、文艺评论非我的本职工作,容易贻人以“不务正业”的口实,需要抗击来自于四面八方的误解乃至攻讦;三、我不是文艺评论专业毕业的,需要不断自学文艺理论知识。优势:一、我是一个文学创作者,对文学创作的甘苦有着切肤的体认;二、我兴趣非常广泛,学术视域开阔,综合素质强;三、我对文艺评论有着饱满高涨的创作热情、甘作嫁衣的奉献精神、不辞辛劳的拼搏劲头、挺举新锐的人梯意识和“文本细读”的职业操守。

  在十余年的业余文艺评论创作实践中,我自觉遵守“融合”“并举”“文本”“发现”“自由”“视角”“感性”“诗化”这“十六字律令”,扬长避短,努力探索并走出一条具有强烈个性特质的文艺评论之路——

  一、“融合”:(1)融学院派评论与一般性书评为一炉,既力避学院派评论常见的高深、晦涩,又拒绝一般性书评的随意、浮泛,在二者之间,寻找一条“将文艺理论巧妙地消融于文艺评论之中,处处看不见理论,然而理论却无处不在”的第三条道路;(2)融文艺理论与文艺批评为一炉,追求一种“批评的理论”和“理论的批评”;(3)融文艺理论与文学为一炉,追求一种“文学的理论”和“理论的文学”。

  二、“并举”:在文艺评论中,坚持艺术性与思想性并举的做法,注重对作家作品精神格局和艺术追求的双重考量,坚持“灵魂永远高于修辞和观念”的文艺评论理念,认为作家作品的精神格局是衡量和判断作家作品价值的一个重要标尺;认为是否具有恢弘的精神格局,是区分大作家与小作家、大作品与小作品、真作家与伪作家、真文学与伪文学的试金石;主张必须在文学作品中浇注现代精神,认为现代精神是文学创作一种重要的思想资源,是参与文学作品生命建设的血肉和呼吸,是擢升文学作品思想价值和艺术价值、定格文学作品思想品位和艺术品位的创作神器。

  三、“文本”:文本是文艺评论的基础和核心。在十余年的文艺评论写作实践中,我近乎固执地坚持以文本为中心,坚持“文本细读”,认为文艺评论必须“让文本说话”,必须建立在细读文本的基础之上。认为细读文本既是对作家作品的尊重,也是文艺评论者对文艺评论的尊重和对自己的尊重,更是文艺评论者的一种基本的职业操守。不细读,不评论。

  四、“发现”:(1)认为“雪中送炭”永远要比“锦上添花”更有价值和意义,坚持以“做功德”的态度做评论,以发现和推举文学新人为己任;(2)认为文艺评论的职责不是为作家作品撰写“产品说明书”,不能简单地复制文学作品,要在文学作品之外有所“生成”,与作者一起参与文学作品价值体系“共建”;要能将作者写作时没有意识到的旨归或技巧发掘出来,令作者惊呼。

  五、“自由”:我目前已经完成的70余万字文艺评论文字都是纯义务写作的。纯义务写作尽管付出巨大,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一、因为没有收钱,我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真实观感进行评论,赞美与批评,都可以绝对本乎真实与真情,忠实于自己的内心,没必要讨好谁,也没必要作践谁。这就避免了因“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从而影响自己的臧否;二、因为没有收钱,在时间安排上基本上能摆脱作者的挟持,有空则写,无空则罢;有兴趣就写,无兴趣则罢。这就充分保证了我在对作家作品进行评论时,个人的自由写作意志不受褫夺。

  六、“视角”:我认为,一切文艺现象,都是社会文化现象的表征,孤立的作品研究,最终会制约和削弱文艺评论大气象的呈现。从事业余文艺评论十余年来,我坚持将社会视角和文化视角引入文艺评论,力避孤立的文本分析:从社会的视角、文化的视角看作品;透过作品看作者、看文化、看社会。

  七、“感性”:我认为偏理性的文艺评论益于文学理论的建设和文学潮流的引领,而偏感性的文艺评论对个体的文学创作活动作用更直接、更明显,也更富有生趣。可能是由于个人的性格特点和审美趣味所致,偏感性的文艺评论比偏理性的文艺评论更让我心仪。我追求一种偏感性的评论风格。

  八、“诗化”:应该说,诗歌创作出身和多血质、属相马、O型血的生命密码,使得我的文艺评论呈现出了一种迥异于专业文艺评论家的评论风格。我认为,“文艺评论”,必须是一种“文艺的评论”。多年来,我一直自觉追求“评论家的文学化”,自觉追求将艺术的感知力和我个人的生命体验,融入文艺评论之中,对文学作品进行诗性言说、诗化解读。从美学出发,而不是从文艺理论概念出发;最终又以审美为旨归,而不是以文艺理论的宣讲为旨归。将诗与思、情与理、感与评浇铸在一起,努力将文艺评论打造成一种激情四射、汪洋恣肆的“诗化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