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绘展览在浙江赛丽美术馆开幕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9年08月06日

  记者 林梢青

  说起日本浮世绘版画,几乎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那幅著名“巨浪”——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名作《神奈川冲浪里》,在大英博物馆等机构皆有收藏——这是世界上曝光率最高的浮世绘之一,在手机表情符号“emoji”里也能找到它。

  浮世绘在全球认知度很高,但在中国,能看到大量浮世绘原作的展览不多。8月3日,“浮生绘世——浙江赛丽美术馆藏浮世绘原作展”在浙江赛丽美术馆三楼多功能厅开幕。据主办方介绍,这是国内迄今为止原作数量最多、规模最大的浮世绘展览,全程免费对外开放。

  浮世绘看什么

  看江户日本的风土人情

  本次展览共展出葛饰北斋、歌川广重、喜多川歌麿、月冈芳年、歌川丰国等十一位浮世绘大师的330余件浮世绘原作。

  这些作品都是夏赛丽女士近两年的最新珍藏,展出的仅是其中三分之二。

  对,就是那位越剧迷们很熟悉的夏赛丽,曾经的小百花之一,离开舞台多年后,夏赛丽闻名于商界,同时在浙江的艺术界也无人不晓。

  两年前,夏赛丽与中国美术学院刘正教授等聊天时,欣赏到一组浮世绘佳作,于是托人在日本细细寻找收藏。至今,她还有许多心心念念的成组作品,还在苦苦寻找中,如歌川广重的《名作江户百景》,目前已积累了三四十余件。

  这也是赛丽美术馆开馆近五年来60多场展览中首次大规模的馆藏展。这几天,夏赛丽不断接到日本朋友要赶来看展的电话,还有许多版画系学生也专程赶来学习,而能让更多杭州人感受到浮世绘艺术的魅力,让她觉得“非常值得,非常有意义”。

  不过,对普通读者而言,看这个展览之前,还是有些功课要做,如果事先了解一些日本的风土人情,看起来会更有意思。

  浮世绘看起来是很亲切的。这是日本德川时代(1603~1867)在江户兴起的一种民间绘画,表现的多为当时庶民阶层的市井生活,诸如四季景色、历史人物、山川景物、民间传说、古典名著、嘲讽时政、市民生活、戏剧演员等,都以明快的色彩、流畅简洁的线条表现出来。除了琴棋书画内容之外,梳头、洗脚、更衣、沐浴、焚香、逗乐、玩耍、嬉戏、调情皆很美地入画,被喻为江户时代日本民风民俗和人情世态的百科全书。

  比如展出的歌川广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描绘的是江户时代从江户到京都的53个驿站的景色。而月冈芳年的代表作《风俗三十二相》,画的是江户时代美女的32种神态,里头有大量可看的细节,如美女怀抱猫咪时的慵懒姿态,充满日本风情的纹饰等等,都非常生动。

  如何看懂浮世绘

  梵高在里面找到《星空》的灵感

  本次展览,我们除了可以看到歌川广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月冈芳年的《风俗三十二相》、歌川国芳的《木曾街道六十九次》、三代丰国的《役者见立东海道五十三》等系列作品,还能看到葛饰北斋的《笑般若》和《阿岩》。不过,与他笔下知名度更高的《富岳十三景》相比,这是一组相对不易被读懂的作品。

  画上的是什么?妖怪。

  在日本,人们对妖怪更多抱着“敬畏”的心情。他们坚信,“万物皆有灵”,除了像河童这样源于自然的妖怪,就连一盏纸灯笼、一面琵琶都可以是妖怪。他们将各种各样的妖怪以图鉴的形式描绘、记录下来,坚信以这种具象化的方式便可以限制它们为非作歹,降低对未知的恐惧。

  所以在浮世绘盛行的江户时代,日本坊间出版的怪谈小说中,书中插图多以木刻版画为主。葛饰北斋的《阿岩》《笑般若》就来自于《百物语之图》系列,正是当时这些版画的杰作。笔端生动的鬼魅妖怪扣人心弦,充满动感与诡异,显示出这位浮世绘大师巨大的想象力。

  就是这样一种日本的民间绘画,还在漂洋过海后征服了巴黎印象派的大师们。

  梵高的《星夜》中,漩涡般的星空就受到北斋笔下“巨浪”的影响,《唐吉老爹》上也出现了浮世绘的背景;而莫奈也珍藏过葛饰北斋的作品;雷诺阿的不少名作里,也能明显见到浮世绘的影子。浮世绘的影响又不止于绘画,作曲家德彪西也颇爱《神奈川冲浪里》,并从中得到了灵感。

  据说,浮世绘在欧洲的流行出于一种巧合。当时日本向欧洲出口瓷器,在用来塞箱缝的纸上有人发现了浮世绘作品。经过评论家的推荐,浮世绘走红欧洲,成为上流社会的最爱。

  而在美国,最早大量收藏浮世绘的是波士顿美术馆。2015年,波士顿美术馆举行“‘葛饰北斋’大型回顾展”,首次完整展出其名作《富岳三十六景》——这组以富士山为主题的创作,堪称浮世绘版画中的最高杰作,《神奈川冲浪里》正是其中一件。

  浮世绘大师的作品很多都值得细观,因为经典资料也都唾手可得,去之前可以根据兴趣事先查询做好功课。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还打造了一批精美的衍生品,价格却很亲民,比如39元一只的手机壳才刚开幕便已近售空,如今正在加制中。

  展览将持续至10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