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曲总杂的小演员们“夏练三伏”到底在练什么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9年08月01日

  记者 陈淡宁

正在练功的杂技演员

  气温一路狂飙,杭州的盛夏有着和这座城市不相称的咄咄逼人,很多人恨不得24小时蹲在空调房里。

  但7月29日才结束第十届全国杂技展演,从广西飞回杭州的浙江曲艺杂技总团的演员们,却立刻展开了他们的“夏练三伏”。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这是老底子中国戏班、剧团的传统。但为什么非要在这么热的三伏天练功?

  在浙江曲艺杂技总团的排练房里,钱报记者找到了答案,原来“夏练三伏”不光是为了保持原有水平,更是提高技巧难度的好时机。

  这么热为什么还要练功

  7月30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位于杭州西湖文化广场的浙江曲艺杂技总团。

  推开走廊尽头大排练厅的门,明显感觉到了室温比走廊上还要高几度。眼前,身怀绝技的演员们,正在练习着各自的节目:有蹬伞的,有抖空竹的,有在做柔术训练的,有在高空练平衡的。尽管只是训练,也足以让外行人发出“哇”的惊叹。

  而这样的“夏练三伏”,他们已经坚持了三年。

  浙江曲艺杂技总团有限公司杂技团团长朱德平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是老底子中国戏班、剧团的传统,为的是“封箱歇夏不退功”。

  以前的戏班,到了年节岁末都会有暂停演出的“封箱”期,而夏天最热的时候也会“歇夏”暂不作表演。但这“封”和“歇”针对的只是演出,并非训练。传统舞台上的演员都非常清楚“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师父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无论是文戏还是武戏,不管是曲艺还是杂技,演员手头的“功”是绝对不能停的。因而,越是在“三九天”“三伏天”这种没有演出的“淡季”里,演员就越需要勤奋练功,拳不离手曲不离口。

  练杂技出身的朱德平说,实际上,“夏练三伏”不光是保持练功水平不退步。三伏天虽然炎热易出汗,但相对的人体关节、韧带、肌肉与其他季节相比,也会更为舒展,不宜受伤。因此是提高自身技巧难度的好时机。再加上夏天白昼较长,可以适当延长训练时间,对演员巩固基础有良好效果。

  此外,在三伏天的训练,也更能锻炼演员对环境的适应能力。朱德平说,作为省级院团,曲杂经常会下基层演出,有时候会碰上在露天的舞台上进行表演。而杂技演员的表演,容错率很低,有时可能还有一定的危险。因此演员需要更快地适应天气,克服环境带来的不利因素。

  “夏练三伏”练的是什么

  但“夏练三伏”也是有技巧的。

  比如练功房的温度不能太高,否则容易中暑,但也不能太低,一般是控制在27℃左右,保证人在运动状态下可以发汗。

  “三伏天人的体力消耗本来就大,容易疲劳,所以‘夏练’不能做过多的耐力训练,主要以技巧为主。”朱德平说。

  训练技巧最好的方式,就是“细抠”节目。

  三伏天的排练厅里,你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倒立在高台上的小姑娘,不断尝试调整着角度,站在高台下的指导老师细细地纠正她的动作;

  另一边刚刚从全国杂技展演回来的空竹演员,反复地练习着一个将空竹抛起接住的动作,直到动作连贯成功;

  再一边,练习滚杯的姑娘用装着水的塑料瓶作为道具,在教练的指导下完成一个双人柔术的造型;

  角落里,一个姑娘躺在软垫上反复练习着蹬伞。

  朱德平说,演员从上午9点要练习到下午5点,除去午休时间,一天起码要练6个小时。而楼下学员班的小学员们则要练习8个小时。

  在另一间排练厅里,记者看到五六个男孩子正在练习跳大绳。在他们手里,绳子仿佛是活的一样,围绕着他们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临近午休,几个男孩子终于停了下来,脱了上衣往一个水桶里拧水,瞬时有了小半桶。问他们辛不辛苦,他们摇摇头,腼腆地笑笑跑开了。

  “这些孩子从小一起训练,团体意识很强,夏练虽然辛苦,但他们也能从中找到乐趣。”朱德平说,其实“夏练三伏”在更多时候是作为演员勤勉的形容,团里恢复这个传统,为的就是来提升演员在舞台上的精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