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佳:是诗歌唤醒了我
来源:青年时报 | 时间:2019年06月19日

  记者 王亚琪

  新荷档案

  星芽,本名饶佳,1995年生于皖南,2013年负笈宁波,同年习诗,现游学于北京。作品散见于《诗刊》《芒种》《青年文学》等期刊杂志,曾获第25届柔刚诗歌奖,第5届光华诗歌奖,第二届元诗歌奖,第五届极光诗歌奖,首届宁波文学奖等奖项。入选浙江省第六批新荷计划人才库。

  半个月前我曾约过一次饶佳的采访,这个1995年出生的姑娘,是我拿到手的名单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她的笔名叫星芽,令人想到夜晚的星光,也想起春日里田野上最鲜嫩的绿芽。90后的诗人会有什么特别之处?在这个刚刚走出象牙塔的年纪,爱情、工作或是学习,无论哪一样似乎都能满满地填充生命。她可以在毕业后义无反顾地选择“北漂”游学;当然也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无人区旅行,为此与我礼貌地协商:我们是否可以过半个月再来继续这场交谈?

  对此,我自然欣然应允,并十分尊重这样难能可贵的年轻人的随性。于是她便这么顺理成章地成了我此次新荷作家专访中最后亮相的一位。如果说写诗以前的饶佳还是按部就班、再普通不过的学生,大概从2013年见到顾城的那句诗开始,她本该按照剧本走下去的人生道路便产生了一些或许只有她自己察觉得到的微妙偏差。这句改变了饶佳命运的诗流传得很广:“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高中时代的饶佳,突然就宛如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头扎进朦胧诗的怀抱,并在未来几年陆续写下了上千首诗。

  “人没有必要完全按照一条轨迹去生活,所有人都被绑在这条线上,本就很奇怪。为什么不能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去生活呢?”饶佳对诗歌的态度很明确,她是感恩的。“以前我学的是绘画,我也曾经十分热爱画画。但后来经历过艺考培训后,我几乎失去了对它的兴趣,那种压抑的教学方式让我觉得窒息,留下了深刻的阴影。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完全转向诗歌,是诗歌救了我。”曾经循规蹈矩的饶佳形容那个过程为“唤醒”,唤醒了她天性中对大自然和自由的向往。

  大学四年,饶佳将自己的作品投给了许多的杂志社、论坛,攒下了一笔对学生而言还算不少的积蓄。毕业以后,她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专心创作,又在意识到自己需要提升的时候,毅然决定前往北京“游学”。北大、人大、民大……每个星期她都会为自己排出一张课表,记好自己旁听课程的时间。你或许会问,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选择考研去北京呢?她也直白地回答:“那样就不能自己去选择听什么,不听什么了。”这个倔强的姑娘从来不忧虑未来在哪里,对她而言:“路是走的过程中形成的,而不是先设计好你再去走。”

  她也同样很乐观:“我对普通人所追求的很多东西并不是那么看重,所以也并不会有太大的开支。”当然,她开玩笑,在她爱上了户外运动后,购买设备的确也成了一笔不小的开销。“很多朋友很羡慕我的生活状态,我目前——大概算是半个自由撰稿人吧。至于未来,即便我不追求它,它也必然会降临,那么,为什么又要去焦虑呢?我始终觉得,顺其自然遵从本心,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