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层》获普利策小说奖是环境文学的一座里程碑吗?
来源:界面新闻 | 时间:2019年04月18日

  理查德·鲍尔斯的新作《上层》获得了今年的普利策小说奖,他希望能借此“推动那些意图开拓我们视野的文学作家写出更好的作品”。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Mike Belleme

  理查德·鲍尔斯(Richard Powers)的作品《上层》(The Overstory)赢得了今年的普利策小说奖,这是一部关于树木的美好生命与其令人悲叹的死亡的庞大史诗。这一奖项花落《上层》,预示着这一类探讨我们生存环境的小说的地位正日益提高,并且达到了新的高度。

  鲍尔斯擅长通过小说的形式来探索复杂的科学问题,也一直因此而备受赞誉。他曾在之前的小说作品中探讨过遗传学、制药学和人工智能等话题。2006年,他以神经学为主题的小说《回声制造者》(The Echo Maker)荣获美国国家图书奖,并且入围了当年普利策奖的决选名单。

  “于我而言,这是我入行多年以来的一个非凡赞誉,”鲍尔斯得知自己获奖后在连线采访中说到,“这是我的第十二本书,我写作已经超过三十年了,途中也经历过曲折起伏,这个奖项算是我这么多年坚持写作这条路的一个美好回报。但对于环境小说来说,这个奖代表着更多的意义。普利策文学奖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文学奖项之一,组委会把这个奖颁给了我的作品——一本希望大家更加重视非人类的生物、更加重视人类与其他生物之间的关系的书——对于环境小说作者有着巨大的鼓励作用。”

  但鲍尔斯表示,环境当前的状态可以说是正“处于一个绝望的时刻”。“我总是在想,从一些人对这本书的兴趣和这本书收到的反馈来看,我认为一些人需要转变他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他说,“在我们似乎背道而驰、朝着我们与前进反方向之处奔跑的时候,有许多读者仍殷切地期盼着我们笔下的故事,一个能让我们重新与这个已疏离许久的世界再度连接的故事。”

  《上层》是一本复杂多元的小说。书的开头讲述了数个以不同国家、不同时代为背景的毫无关联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包括一名在美国南北战争前来到爱荷华州并准备在此定居的挪威移民、一名视频游戏产业先驱者、一名知识产权律师、一名群众演员,以及一名参与了越南战争的士兵——他从飞机上掉下来时,一棵300岁的菩提树接住了他,救了他的命。“这棵树给了他第二次生命。”鲍尔斯写道。这句短小精悍的话正是小说《上层》要表达的重点:树木给了我们所有人生命,有了它们净化空气和调节水土的能力,人类文明才能发展起来。

《上层》  

  在鲍尔斯这本书里出现的众多人物中,有一位富有创新精神的植物学家十分突出,她在20世纪60年代彻底革新了自己的研究领域,提出“树木是喜欢社交的生物”,她认为树木具备相互交流的能力,还能对环境作出反应。虽然一开始她遭到了同事的嘲笑,但在有生之年,她看到了自己的观点被接受的那一天——尽管这一天到来之时,越来越多她所仰慕的树林在世界范围内已岌岌可危。

  鲍尔斯说,这位植物学家的人物原型取自几个曾经启发过他的人:“在我的脑海里,她是许多人的代表和象征,当你提到‘真实世界’这个词时,这类人并不会马上条件反射地想到我们人类建立的那个虚假世界,他们所做的,是殚精竭虑地去更多地了解这个我们生活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我们的栖身之所,如果我们还想在这里生活更长的时间,就必须学着去了解它。”

  环境小说并不是新生事物,但在过去的十年间它收获的赞誉变得越来越多。TC·博伊尔(T.C. Boyle)、安妮·普鲁(Annie Proulx)和丽迪雅·米勒特(Lydia Millet)等著名作家都出版了描述地球所遭遇的困境的小说,这些作品里的灾祸迫在眉睫,读来扣人心弦,它们呼吁人们投入更大的力量来拯救我们的环境。

  “如果说这个奖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的话,”鲍尔斯说,“它的意义已经超出了这本书,它能够推动那些意图开拓我们视野的文学作家写出更好的作品,我们的眼界不应局限于个人问题或家庭问题,而应该更加关注我们的环境,以及关注在我们所创造的世界之外的东西。”

  《上层》是2018年最受广泛赞誉的小说之一,《华盛顿邮报》将其评为年度十佳图书之一。同时,它还入围了“国际笔会/福克纳奖(PEN/Faulkner Award)”的最终名单,该奖项将于本月底在华盛顿颁布。

  (翻译:黄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