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穆朗玛不仅是最高峰,还可以是最美童书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时间:2019年03月22日 16:40:00

2019年度的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还有一周就要开幕了,前段时间最佳童书奖揭晓时,菠萝君非常兴奋,因为我们的老朋友——菠萝圈儿国际插画奖评委Lisk凭借科普绘本《Everest》(暂译名《珠穆朗玛峰》)收获了新人奖特别提名奖,评委们称赞这本“将现代印刷术和老式的上色、素描、印刷方式下的图画风格结合起来”的书是大师之作。

回想起去年8月,Lisk曾在菠萝圈儿绘本工作坊上,花了三个半小时的时间,分享了自己的创作之路,特别提到了绘制这本书的过程,和完成一本儿童绘本的心得。菠萝君今天就把这部分宝贵的内容整理出来,分享给每位想要做出好绘本的插画师朋友。

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人追随埃德蒙·希拉里和丹增·诺尔盖的脚步,攀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但是这座高山不只因勇敢的攀登者而闻名,神秘的起源、神奇的植被、有关当地宗教、神话等方面的奥秘,同样令人心驰神往。而在《珠穆朗玛峰》这部科普书里,则将这些知识一一揭晓。

文字:SangmaFrancis

插画:Lisk Feng

出版社:Flying EyeBooks

(2018年10月,中文版即将由爱心树出版)

我把心中最美的雪山画到了纸上

《Everest》这本书是我的第一本童书,是和英国的Flying Eye出版社合作的。明年(2019年)国内就上市了,今年(2018年)10月份在英国、美国、加拿大、德国、法国都会出版,还有很多国家购买了版权。

这本书一共80页,讲的是珠穆朗玛峰。我去年一直想要画雪山,没想到真就来了一个活儿,让我把雪山画到吐为止(笑)。今年4月份的时候,我又在想有没有什么项目能让我画海画到死,还真来了,我现在在画大堡礁。

Flying Eye是Nobrow旗下的独立童书出版社,我喜欢他们的书有很多年了。这本书创作时,我给他们提供的草稿比平时要细致、完整很多。所以我草稿画了很长时间,还打破了自己正常的创作流程。

很多人在绘制童书的草稿阶段会先做分镜,在白纸上打印几个框,标上页码,然后头脑风暴出构图和文字的摆放位置,构图定了以后再放大尺寸,画细节。而我直接跳过了第一步,因为他们是独立出版社,我想节省时间。而且这本书是非虚构的科学类童书,没有那么讲究构图,主要是把东西画对。

当然构图上也得有设计,比如翻页的时候边框与边框之间的关系,必须要成熟地去安排。可见,插画师不仅仅是插画师,还要懂平面设计的基本规则和印刷技术方面的知识。

最简单的一个知识,为什么书的页数是4的倍数,你买的童书一定是24页、28页、32页或者40页等等,为什么?就是跟印刷厂的机器有关。当然你可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你要知道规则是这样的。

我这本书画山都是脑补,没怎么看资料,我就把心中最美的雪山画到了纸上。我最喜欢的一张是一个人站在山顶,俯瞰藏在云雾中的小山峰。画了这张图,我觉得自己也像登顶了一样。

我眼里的“中国风”不只是表现传统文化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给另外一个出版社画的一本有关“拥抱”的书《A Hug is for Holding Me》,讲的是小孩子在大自然中寻找拥抱,在家人面前寻求拥抱的故事。这本书的作者是个白人,但我故意把两个主角画成了中国人,因为我认为,你是什么人种,决定了你擅长画什么样的人物。黑人画的插画里通常是黑人,白人画的插画里通常是白人。那么中国人为什么要画白人?我为什么不能画中国人呢?

有个美籍华裔的出版社编辑跟我说,他小时候买到的书大部分都是黄头发、蓝眼睛的小朋友在做一些我们普通人会做的事情,却很少在书里看到中国小朋友这样做,因为涉及中国的选题基本是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的,普通人的故事就不行吗?难道只有传统文化的题材才足够有特色?

我认为传统文化是有它存在的必要的,但是我们也需要做一些别的东西。如何定义“中国风”?我的思考是:我不是古代人,而是一个90后,小时候是吃大白兔奶糖和大大泡泡糖长大的,这些对我来说也是传统。但是现在很多人提到传统,只能想到传统民间故事、古代的神话传说。

对比日本的很多童书,是在描述日本人的日常生活状态,比如有本书就是讲一个小孩被妈妈叫去上街买牛奶的故事,这是她第一次上街买东西,这本书的画风你一看就是日本的,但是中国的插画不一定能看出是哪里的人画的。有时候他可能画得很欧美,或者很像40年前的中国,比如总是画住在胡同里的人,但是现在还有多少人住在胡同里?

中国的绘本作者不少是儿童文学作家,写文章的思路和绘本的思路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创作留给插画师空间不多,文字篇幅又大,插画很容易成陪衬。我曾经给一本儿童文学作品配过图,真本书每一页的文字都超级大段,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两个小孩画在一边,画成两个人在对话的样子。

然而我的这本有关拥抱的绘本里,每个跨页可能只有一句话,看着人一下子心就暖起来了。

不要天天研究画画,而是研究你的生活

登顶俯瞰

这本书里我最喜欢的插画就是一个完美的花园,很像我喜欢玩的《模拟人生》,阳光很灿烂,然后我画了一对夫妻,一只狗和一只猫,还有一个女孩,还有一个人在帮他们洒水浇花什么,这就是我认为的完美生活,它确实不存在,却带我走出了一个焦虑。

我非常感谢画画这件事,画画有时候会给我带来一些完全意想不到的东西,也让我联想到生活比画画更加重要。不要天天都在研究画画,而是研究你的生活,所以你需给自己一个双休日的时间去休息、去旅行。发展更多的爱好,多看一点书,多看一点电影,多看一点绘画以外的世界。它可以让你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更好的人才能够画出更好的画。

画什么总是比怎么画更重要,只关注怎么画真的很肤浅。所以我从来不讨论板绘时用什么笔刷、用什么工具。板绘的还是手绘的又如何?工具而已。你用哪个用的顺手就用哪个,都可以成功。

这就是我送给大家的一句话总结,希望大家能有所体会。

菠萝君后记

这几年,有越来越多的插画师朋友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无论是与国外顶级出版社合作出书,还是赢得了国际插画界的大奖,都令我们欢欣鼓舞。然而,菠萝君也希望大家奔向国际舞台时,不要忽视了国内的一片天地,虽然像Lisk指出的,国内的图画书出版还有不少需要提高的地方,但是菠萝君相信,只要大家一道努力耕耘,一定能在这片肥沃的土壤上迎来大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