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菱:我想描绘出梦境的色彩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19年02月27日 14:25:00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喜欢做梦。

白天的世界循规蹈矩,一切都有章可循,人只能老老实实地在地上行走,不能像鸟一样翅膀一扇就飞到很高很远的地方;不能像黄瓜一样,懒洋洋地躺在架子上,开出嫩黄的小花,结出翠绿的小黄瓜;不能变成一块隐藏着神秘藏宝图的鹅卵石,悄悄地让自己躲在被太阳晒得发烫的沙子里,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一双孩子的手发现自己。

而在奇幻的梦境里,这些通通可以在自己身上实现。

我梦见过自己在一棵笔直的蓝色大树上行走,从树根一直从容地走到了高高的树梢,身体稳稳的,在梦中仿佛浮在水中一般,有一种奇妙的平衡感。仰起头看,看到蓝色大树的树叶蓝盈盈的,沙沙地擦着深蓝色的天幕,发出细微的动人乐声。我在梦里侧耳倾听着这乐声,浑然忘记自己是在梦里,醒来的那一刻,心底还悠悠地回荡着那美妙的音乐。我迷迷糊糊地想,那乐声,是星星与星星之间的亲密私语,还是树叶对月亮的深情倾诉?

我感到神秘与惊奇,不由得想,梦境与现实有什么样的联系呢?如果说现实世界像太阳一样灿烂明媚,那幻想世界就像月光一样变幻莫测,充满神秘的色彩与动人的气息。

因为迷恋幻想世界的神奇,我喜欢创作富有奇妙想象的童话故事。

当我做了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梦时,醒来后我就会急切地回忆梦中所发生的一切,迫切地想要抓住梦的碎片,把梦境的细节描绘下来。我常常惊奇地发现,梦中的故事更肆意自由,每一个情节都有着不可思议的创造力,那么天马行空又那么自然流畅,只要抓住一个梦的碎片,就能创作出一篇充满趣味的童话。

每当这种时候,我就细细地思索,梦究竟是从什么地方飞来的?通往梦境的那个幻想世界究竟在哪里?梦中的我,是不是现实世界中的我的一个轻盈而自由的影子呢?而在梦的国度里,是不是也生活着另一个我,过着与现实世界中的我完全不同的生活?在梦的世界里,我是女孩还是男孩?是年轻人、孩子还是已经头发雪白的老人?

我醉心于幻想,童话中的幻想世界能展示出非同寻常的美丽景象。

我在童话集《小白的奇幻夜》中写到,小白曾画过一幅关于春天的画:一群洁白的鸟儿站在桃叶上,桃叶变成了琴键的模样,它们用鲜红的脚爪兴致勃勃地踏在上面,踏出妙不可言的曲子来。那些透明的音符在空中轻轻飘扬,飘到空中就变成了曼妙的云,天空飘满了音符变成的云,整个世界都荡漾起若有若无的音乐声……

这些天真美妙的幻想,是只属于孩子,只属于童年的,当我长大后仰望天空的时候,还记得童年时仰望天空的感觉:渴望自己能沿着洁白的云做的梯子,一直走到很高很高的天空中去。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广阔无边的幻想,才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无穷无尽的好奇,我想触摸这世界,我想了解这世界,我想描绘出梦境中的奇妙色彩,描绘出心中细腻的温暖与感动,寻找到那条通往人们心灵深处的秘密通道,用清澈的文字与纯真的幻想打动读者的心。

这是我最大的梦想,也是我一直创作的力量所在。

作家链接:
赵菱,自13岁起开始发表作品,18岁时获得“第六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成人组一等奖,迄今已发表作品百万字,荣获“冰心儿童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紫金山文学奖、首届“青铜葵花”金葵花奖、华语儿童文学中国故事短篇创作金奖等。出版有长篇小说《少年周小舟的月亮》《如果星星开满树》《南飞的苜蓿》等,长篇童话《厨房帝国》《故事帝国》等。作品《父亲变成星星的日子》入选2015年中宣部“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荣获第六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新闻出版广电报优秀畅销书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