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怀

自认平凡,实则不凡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19年01月07日 15:14:00

夏怀   富阳区永兴中学  八年级 

喜文不好理,瑶琴不行钢琴可以,围棋不懂五子棋勉强,书法龙飞凤舞,虚学过几年丹青,平日琢磨几首打油诗,不喝酒鲜品茶。

个人荣誉

2018年第十三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预赛一、二等奖

2018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夏怀访谈

文/李晶晶  夏怀

李:你的参赛作品和现场赛作品中有一种历史的沉重感与沧桑感。你平时经常阅读关于历史的书籍吗?

夏:看过,但不常看。我的父母是学历史的,我从小耳濡目染,因此对历史比较感兴趣,平时喜欢看一些和历史相关的书和电视节目,但纯历史书籍看得不多。在我看过的历史书籍里面,我觉得比较经典的是《明朝那些事儿》。小学的时候看它觉得很有趣,写作方式也很新颖。进入初中后,有了一些关于历史的基础知识,再去二刷、三刷,历史的厚重感若隐若现,之前的有趣变成了幽默,故事变成了历史。

李:现场赛题目《我爱你,中国》其实很难写出吸睛的文章,但是你另辟蹊径,写了一篇出色的小说,说说你当初是怎么解题的

夏:刚听到题目的时候,我脑子里蹦出来的想法就是以小见大,写我喜欢的历史文化,用我擅长的小说题材,尽量避免纯粹地写祖国大好河山、历史文化这些。本来是想写一个名叫“中国”的人,取既爱人又爱国家的双关含义,但又担心这样的作文写起来可能会很长,故转而写物。开始的构思是写一只钟和一只锅,后无奈发现此二者谐音实在过于牵强,只得作罢。最后,联想到社会课中学习的火烧圆明园这段历史,才决定写这篇小说,并选择了自己认为在清朝皇室里可能有的琉璃盒、乌金鼎作为小说的主角,以物抒情。

李:这两年,主旋律电影层出不穷,《湄公河行动》、《战狼》、《红海行动》等都票房口碑双丰收,说说你对这类电影的看法。

夏:这三部电影中我看过《湄公河行动》和《战狼》,导演、编剧、特效、演员都是专业的。记得当时,影片所传达的那种“国家力量”让我热血沸腾,自豪感油然而生。这类主旋律电影又将目前大众喜爱的元素巧妙地融入进去,让整部电影有很强的认同感,所以才能票房口碑双丰收。

李:参赛作品《窗外秦淮》是在什么情况下写出来的

夏:彼时湖南电视台在热播《歌手》,听郁可唯唱《旧梦+秦淮景》的时候,妈妈就感叹了一句“秦淮就是情怀”,又想到音乐课上曾经学过《秦淮景》,就留心积累作一个写作素材。

李:你的文章中意象和环境的描写有中国古典小说的神韵,苍凉,渺远,平时写作中,受哪位作家的影响最大?

夏:论影响的话,安意如、麦家、曹文轩、龙应台、玄色、流潋紫、唐七、南派三叔等或多或少有影响,博采众长也未必不失一种好方法。我很多的写作素材源自平时的积累,比如说读过的一本书,听过的一首歌,看过的一个节目,背过的一段话等等,写作文时如果捕捉到那个点我就用上。

李:谈谈你最喜欢的一部作品

夏:我平时看书很杂,古籍、古典小说、诗集、言情、玄幻、科幻、历史类、中外名著、网络小说等都有涉猎,每部作品里都有感动到我或者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李枫老师有一部作品叫《燃烧的男孩》,看完之后,感触颇深。这部作品剧情简单,描写朴素,也很少有鸡汤,但它的冲击力非常大,“正义”与“邪恶”、“爱”与“恨”、“幸福”与“不幸”、“完满”与“孤独”等两个极端的元素不断碰撞、交织、摩擦,最后引爆,看到结局却发现明明是极端的东西,界限却模糊得很。小说的篇目名也很有意思:三灵寺、二氏病、一个人。三灵寺是故事的源头,二氏病是故事的转折点,一个人是故事的结局。小说的男主角用一生追求爱与幸福,最终孑然一身,爱他的人一个个离去,他也走向了无边业火。“在天堂里,形单影只,孑然一身,便是地狱;在地狱里,有人伴着,爱着,便是天堂。”我相信,他找到了天堂。

李:参加过其他的征文比赛吗?和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有什么不同?

夏:参加过。相对于其他的征文比赛,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要正式很多,从预赛到现场作文前的定题都非常正规,而且题目的思维范围很广,具有很强的发散性,没有条条框框,能够激发参赛选手写出惊艳的文章。

李:在写作过程中,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夏:有些时候,许多的情感与情怀是丹青与歌舞无法表达和展现的,文字则可以将那些想法融入景中、含入事中,使其更加婉转动人。安意如说过:文字是通往梦的甬道。我觉得写作可以帮助我找到梦的入口,最重要的是,写作使我快乐,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