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77年传奇历史的佳作书局来杭州了
来源:杭州日报 | 时间:2019年01月04日

  记者潘卓盈 摄影朱丹阳

  佳作书局(Paragon Book Gallery),如果你对艺术理论、摄影史、亚洲历史文化研究有兴趣,也许对这家隐藏在北京花家地、中央美术学院对面的艺术书店不会陌生。

  这是一家有着77年传奇历史的书店。它诞生于1942年的上海,1948年迁往美国纽约,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变迁和几度易主,拥有亚洲艺术及文化研究领域非常重要的书籍文献资源。2014年,一位名叫朱帅的中国80后,花光自己积蓄,又借来钱,买下Paragon Book Gallery,并把它带回了中国。从此,它有了中文店名“佳作书局”。

  如今,佳作书局来杭州了!在1月12日即将正式开业的单向空间杭州乐堤港店内,你将看到佳作书局继北京、美国芝加哥之后的第三个实体空间。

  佳作书局杭州店位于单向空间3层,空间不大,占地大约100平方米,但包含了艺术、摄影、设计、建筑等诸多门类的原版书籍5000多册。除了出自塔森出版社、耶鲁大学出版社、泰晤士与哈德逊出版社、大都会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等国外顶级机构的前沿出版物,还有大量颇具学术价值的文化研究领域的书籍,其中不乏罕见珍本、限量本和绝版图书。

  这几天,虽然单向空间整个书店还在装修中,但“店中店”佳作书局已经布置完毕。同时为了杭州店开业,佳作书局特别推出的“艺书志——百部佳作展”已经启幕。这也是自5年前,书局回到中国后,第一次举办书展。

  展览将持续到1月20日结束,到时候这100本精选好书将撤离杭州。有兴趣的别错过了。

  有着77年传奇历史的书店

  佳作书局成立于1942年,算起来,朱帅已是书局的第四任经营者。

  1938年,创始人马法伯以犹太难民身份从奥地利维也纳来到上海。1942年,在日本占领上海期间,他开了一家书店取名“Paragon”(有“典范”之意),专营欧洲语言内容的书籍。

  1948年,马法伯带着一万多本藏书将书局从上海迁到美国纽约。由于有中国的生活背景,书局开始专注于有关亚洲的书籍,慢慢被称为“美国的东方书店”。它还常年与博物馆、大学、研究机构及学者合作出版东方文史经典、亚洲艺术研究的相关书籍,渐渐成为艺术研究,特别是亚洲艺术研究领域专业人士、艺术收藏家、学生搜寻资料、汲取养分的胜地。

  1989年,一位来自芝加哥的亚洲艺术品商人,将即将出售的书店买了下来,并迁址到了芝加哥市中心。

  再后来,就是朱帅接手,并把书局带回中国。

  为什么北京之外的第二站会选择设在杭州?朱帅告诉快报记者,一方面是单向书店的合作邀请,单向空间创始人许知远就是佳作书局的常客,常常跑去买书,一挑就是一箱;另一方面,是他个人与杭州的渊源,他曾在杭州求学读研。2006年,朱帅从湖南到北京,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习美术史。本科毕业后,2010年,他又南下杭州,在中国美术学院学习美术文献方向。

  正是这段研究生经历,让他开始接触大量原版艺术文献。那些被放在注释或参考书目里的书籍,他一本一本去找,喜欢的、需要的,千方百计通过各种途径买回来。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通过网络成了Paragon Book Gallery的顾客。

  疯狂购买藏书,一度使他花光了积蓄,几乎连房租都无法负担。后来不得不整理出一部分书籍,放在旧书网上出售。“那时,根本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买。2011年4月1日,我记得很清楚,接到一个电话,是美院的老师,要把这些书全部买下来,后来,他们问我能不能继续帮他们买书。”

  2012年,朱帅记得自己第一次在芝加哥踏进佳作书局的印象。没有任何广告牌,在5000平方英尺(约合465平方米)的空间内,全是关于亚洲文化研究的书籍。朱帅在书局几乎待了整整一周,也仅仅翻阅了全部藏书的三分之一。从那以后,朱帅开始频繁地往返于美国和中国之间,每年甚至五六次往返,在佳作书局选购了一批又一批书籍。

  展出最老图书出版于16世纪1/3展出图书是绝版古董书

  正在佳作书局举行的“艺书志——百部佳作展”,展出100本从书局历年收藏、挖掘、出版资源中精选出来的代表图书,其中近1/3是绝版古董书。

  策展人朱祈桦介绍:“佳作书局常年从各种渠道搜求古籍珍本,收藏范围涵盖美术史与考古专著、器物图录、外国文学等各方面,藏品年代最早可至16世纪。”

  比如展出的《希罗多德历史》,就出版于1542年。希罗多德是公元前5世纪的古希腊作家和历史学家,在西方被称为“历史之父”,他游历了欧、亚、非很多地方,晚年把旅行中的所闻所见,以及第一波斯帝国的历史记录下来,著成《历史》一书。

  斯摩莱特的《英国历史:从大革命到乔治二世之死(5卷本)》,出版于1793年,每一卷都有古老的藏书票,卷一封二处还有18世纪古董书店的纪念贴纸。

  出版于19世纪的弥尔顿诗集五卷本,包括其代表作《失乐园》《复乐园》,每册卷首还有英国著名浪漫主义风景画家透纳创作的插图和标题图饰。

  同时,还有众多已经绝版的限量版书籍,像文学作品《约翰·伊佛朗日记》是1882年出版的豪华4卷本,全球60套限量,此套编号33,还有出版人亲笔签名;玻西瓦尔·大维德爵士曾收藏大量宋到清的中国精品宫廷陶瓷,展出的《大维德所藏中国陶瓷图录》为伦敦1934年的初版,限量编号650册,本册编号363。青铜器研究者广为引用的权威书籍之一《荷兰万孝臣著宝鼎斋三代铜器图录》,是荷兰资深青铜器收藏家万孝臣以自己的藏品为基础,1952年在东京由私人出版社出版,限量1000套。还有《尤氏藏瓷:尤摩弗帕勒斯藏中国、朝鲜、波斯陶瓷》《奥立佛·高德史密斯作品集》《中国青铜文化:公元前1400—771年河南北部青铜器考古研究》《摩尔藏品中的中国绘画研究》等。

  半个世纪前卖出的藏书又回到书店

  100部展品中,还有一本特殊的图书——荷兰莱顿大学教授许理和1959年出版的《佛教在中国中古早期的传播与适应》。

  朱帅特地打开藏书扉页,指给我看:“看到了吗?签名David T. Roy 4/11/60。”藏书主人David T. Roy,中文名叫芮效卫,是美国汉学家、中国文学学者,曾担任芝加哥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化教授,也是最早将《金瓶梅》译成英文的人。

  “这本书出版于1959年,藏书签名是1960年,可见当时他买的是市面上的新书。他整整收藏了半个多世纪。2015年,晚年的芮效卫大概想给自己毕生的藏书找个归宿(芮效卫于2016年去世),就联系将个人藏书卖给我们书局。整理时,我们发现,很大一部分其实都是他于上世纪50至70年代在书局的纽约店购得的。等于一本书,走过长长的几十年,又回来它们出发的地点。展出的这本只是其中一本。”

  朱帅说,他接手佳作书局后,保持了书局的传统,会从不同的渠道回收老书和个人收藏。像此前,佳作书局已收入已故中国艺术史学者艾瑞的整体藏书,学者巫鸿、包华石的部分藏书。正像芮效卫生前认为的,“佳作书局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书店,它承载着时间的印记,凝聚着太多学者穷尽一生的研究精髓以及不朽的文明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