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秀莹:文学与时代同行
来源:文艺报 | 时间:2018年12月27日

1978年到2018年,中国改革开放走过了40年光辉历程,这个宏大的时间跨度格外令人感慨,因为我个人的生命历程几乎恰好与这一伟大历史时期重合。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同代人、亲历者、见证者,我有幸亲身经历了时代的风云变幻,亲耳听见时代的列车在身畔呼啸而过的巨响。

上世纪70年代末,我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普通乡村。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改革的春风吹过中国大地的时候,一个村庄内部万物生长的喧哗与骚动;依然不能忘记,改革大潮风起云涌的时候,中国乡村沸腾、激越的历史表情。从懵懂无知的童年到青涩稚嫩的少年,从热血奔涌的青年到稳健沉静的中年,40年来,我亲眼目睹了乡土中国在时代洪流中发生的深刻变化,我的乡村经验,天然地与改革开放这一历史进程血肉相连,无法分割。多年以后,当我终于拿起笔写作的时候,那些波光和云影,那些沉默和喧嚣,那些大历史中耐人寻味的精神细节,那些大时代风潮中闪闪发亮的人性的光彩,必然会化为文字,成为我作品里最为打动人心的部分。

10多年来,我写了大量中短篇小说,逐步构建起一个叫做“芳村”的文学世界。大风起于青萍之末。中国的改革开放最早从中国乡村发端。中国乡村的敏锐触角,最早感受到时代风云的暗潮涌动。中国乡村的巨变,应该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我试图以艺术的方式,描绘出中国乡村的此时此刻。我的长篇小说《陌上》写的便是当下时刻的中国乡村,吐露的是时代变化中乡土中国的隐秘心事。那些芳村里的普通男女,早已不是40年前木讷迟钝的传统农民,经过现代文明的洗礼和熏陶,他们见多识广、从容淡定,他们身在乡村,心怀世界。我期盼着,写出了芳村,便有可能写出千千万万个中国乡村,写出时代巨变中的乡土中国。

当然,我也写城市。随着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城市日益成为时代经验、时代审美以及时代精神的巨大容器。我即将出版的新长篇,写的便是城市经验。我试图在这部长篇里写出一个女性在城市里的精神成长和命运遭际。小说以人物情感为脉络,时间跨越近40年。时代转型时期的城市正在发生新变,而这种新变又为我们提供了新鲜、复杂而丰富的中国经验。如何面对城市生活中的精神难题,如何理解个人与城市、个人与时代之间的复杂关系,这是我在写作中意欲探讨的问题。作为作家,我想用手中的笔,记录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书写这个伟大时代中那些坚韧、勤奋的人们,描摹他们的人生和命运,勾画他们在历史洪流中奋然前行的面影。

我在《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工作。作为办刊人,我始终牢记意识形态责任,坚守党的文学阵地。《长篇小说选刊》以遴选优秀长篇小说为己任,坚持以积极的文艺、正能量的精神、深入人心的优秀作品,引领社会风尚,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长篇小说以其长度、密度和难度,以及它对复杂经验巨大的吞吐能力,注定与我们的时代生活发生更为密切的关联。优秀的长篇小说因其最能反映一个时代的精神面貌,被称为“时代的百科全书”。作为编辑,我有幸能够始终站在中国当代文学现场,得以有更多机会,见识更多优秀同行的优秀作品,在这些作品中,我真切地看到波澜壮阔的时代生活画卷。同时我也特别荣幸,能够把这些精心遴选的丰美的精神食粮奉献给我们的读者。我们书写时代,参与构建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生活。40年来,我们的文学始终在场。40年的文学史,也是我们时代生活的注脚,是历史现场的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