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的白先勇侃侃而谈“传统文化的新复兴”
来源:杭州日报 | 时间:2018年12月07日

  首席记者 张磊

  你很难想象,一位82岁的老人,站着面对台下近800名的大学生,侃侃而谈两个小时,中间连水都没有喝一口。也很难想象,台上这个老人依然保持着纤瘦的身材,儒雅的气度,依然爱吃甜的,红丝绒蛋糕、英式松饼,毫不忌口,但听说要签书,顾不上多吃一口,手一推说,“那我们开始签吧”,气质丝毫没有被岁月挫磨得糟糕走样。

  他是白先勇,5日晚上,再次走入杭州师范大学的仓前校区,和大学生们分享从青春版到校园版牡丹亭的故事。和主持人夏烈聊起沟通的细节时,夏烈说原本安排是,白先生讲一个小时,然后回答提问半小时,再签售,结果“老先生发来的邮件说,我可以一口气讲两个半小时”。

  这次演讲的主标题是,“一个人的文艺复兴”,是应和了他的新书书名,谈到中国的文艺复兴时,白先勇说,“我常常回头看我们的文化传承,总有很多感慨,我们的重要文化不能逐渐衰落,中国需要有一个全新的文艺复兴。”

  这次来杭州,白先勇说,这是他第五次来了,第一次还是在1987年,跟着谢晋导演拍戏而来,湖上游船,在亭子里赏景酌酒,好不自在,“现在可是不能喝了噢”,口音还是乡音,但语调里,是那种糯糯的味道。好在,这次他住在西湖边的新新饭店,走出酒店大门,18步,就能走到湖边眺望烟雾雨景。

  这次来杭州,他还是来领奖的,他的短篇小说作品《Slient Night》(《平安夜》)获得了郁达夫文学奖的奖项,故有此一游,但短短几天行程里,还不忘插入一个大学的演讲,以及打算周四去灵隐还个愿。

  飞来杭州前,上周日他刚刚在香港中文大学做了一场演讲,讲的也是“牡丹亭”。带去香港的就是“校园版”的《牡丹亭》,和青春版最大的不同,就是里面的演员全是北京大学的学生,“都是票友”,白先勇说,但他们在专业演员一对一手把手地教授下唱得真的很好。“对的,很到位。”一旁,特意赶来和白先生见一面的“梅花奖”得主,浙昆团长林为林帮着证明。

  演讲现场,白先勇还晒了一张“校园版”演职人员大合影,围绕着他的四个“杜丽娘”三个“柳梦梅”两个“春香”,“大家都喜欢演杜丽娘啊,怎么办?那就轮流上吧。”他说,到香港中文大学演出时,他们学校还有两个,“一共六个’杜丽娘’,都有上场的机会。”

  《牡丹亭》从传统版到青春版,反响很大,那为什么还要做校园版呢?“其实和当初做青春版是一样的,昆剧没有年轻观众是没有前途的。我们需要共同的文化认同,并为之而骄傲。”白先勇说。

  现在还在写吗?“写啊,写啊。我有空就会停下来写一点。”那现在都看什么书呢?“嗯,看什么书?最多的还是古诗词方面的吧。”

  《牡丹亭》之后就是《红楼梦》,去年白先勇把他在香港中文大学一年半上课的讲稿整理成书,出了厚厚的两本《白先勇细说红楼梦》,站在台上,他说“真希望大学生多去读读《红楼梦》这本书,大学需要这种文化启蒙课程”,在台下闲聊时,提到“红楼”,他说,“《红楼梦》是写不完的”。

  一个人的“文艺复兴”,对于白先勇而言,也是永远在路上,讲不完也写不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