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伊朵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18年11月27日 10:31:00

陈伊朵   苍南县星海学校 八年级

年方十四,正值豆蔻年华。慕圣贤之道,闲时惟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常效先贤语:“请君莫羡解语花,腹有诗书气自华。”先生笑其有“书虫”之态,引以为豪。探路书山,文思泉涌,遂付诸纸上。久之,自成风格,疑有小作家之范。

个人荣誉

2017年温州市“五水共治 爱我家园”征文比赛二等奖

2018年第十三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全国一等奖

2018年第五届“《中学生天地》杯”作文大赛省一等奖

2018年13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预赛一等奖

2018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陈伊朵访谈

文/李晶晶  陈伊朵

李:是在什么契机下,你创作了《梨园惊梦》这篇小说?

陈:与同学闲聊时,偶然谈论到《霸王别姬》这部电影,颇感兴趣,我就趁放假时下载了该电影去欣赏。其中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的形象深深触动了我,而日渐消沉的戏曲文化让我担忧。我希望通过这篇小说使更多人能去了解和传承我们的国粹。程蝶衣的形象也赋予我灵感,希望自己在小说中塑造的人物也能有这份执着与坚持,不畏风雨前行。也希望在追逐创新,标新立异的现在,人们在浮躁中依旧能够不忘初心,这大概就是创作的契机。

李:在很多同学的写作中,涉及到整个电影故事的梗概介绍时,极容易流于表面,变成枯燥无味的文字,没有让人阅读的欲望。但是你对电影的描写极具画面感,仿佛就是电影本身在眼前一帧帧播放,你是如何把握这种文字的

陈:在对电影的描写中,我所采取的办法是选取电影中经典的片段着力描写,同时把自己代入主角所处的环境来想象和揣测主角的心理。这样所写的文字就更加细腻生动,不仅仅是对电影情节的描写,还可以通过电影的角度,将主人公的形象描绘的更加丰满。值得一提的是,描写的过程中可以掺杂一些自己的想象和联想,但必须符合主人公的形象。

李:《梨园惊梦》中你谈到电影《霸王别姬》,不知道你是否看过毕飞宇的小说《青衣》,这两者都刻画了一个“戏痴”形象。说说你对这种“痴”的理解。

陈:《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青衣》中的筱燕秋,这两位“戏痴”都有着相似的悲剧命运和对戏倾尽一生的执着。我认为这种“痴”就是把戏视作生命的寄托,这与他们性格中的单纯、敏感、忘我、执着的艺术家气质是分不开的。这种对理想的追求和完成艺术的渴望也是“痴”的一种体现。反观这两个人物,他们与所演绎的人物有着惊人的相似,在这种相似中他们同时体现了“痴”之所在。蝶衣在舞台上最后如虞姬一样自刎,而燕秋一直处于无人理解的孤独中,她对扮演嫦娥角色的痴迷乃至私心就如偷吃仙药的嫦娥本身的心境。这种痴不仅存在于他们艺术家的特殊性格中,也已经很深地渗透进他们的生活和命运中。

李:你的参赛作品和现场赛作品风格迥异,是你为了适应不同的写作环境去转换风格,还是根据自己的内心想法率性而为,哪者占了上风?

陈:我个人适应的写作风格比较多样,写《梨园惊梦》的时候时间充裕且话题包含范围广,所以采用了自己最擅长的一种风格,像工笔画那样细致描绘,陈辞华丽。现场写作时,时间较短,且主题是那种比较宏大的主旋律,所以采用另一种风格,更注重用词精炼,紧扣主题。对我而言,写作风格的转换其实是根据不同场合来转换,以此降低文章中的“不确定性”。

李:现在我们对文学的阅读已经由传统的文字阅读走向了对图像的阅读,文学图像化是大势所趋,你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

陈:我认为文学图像化可以使文字更直观,也可以给文字带来一种吸引力。但正如“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认为文学真正的魅力,就在于每一个人对文字不同的理解。文学图像化其实也限制了人们的想象力,使人们的思想容易随大流,缺乏深入的思考和独特的见解。在文学图像化逐渐普及的现在,希望广大读者在欣赏的同时,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

李:这个时代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而这些信息往往令人眼花缭乱,你是如何筛选出属于自己的有用信息

陈:选择经典,拒绝花边,比如我通常在看电影之前会查找一些影评和相关资料来选择合适的电影。在看完电影后自己动手写影评,还可以为写作积累素材,去书城淘书的时候也是如此,发现不适合自己的就直接舍弃,把注意力集中在经典作品中。

李:推荐你最喜欢的一本书。

陈:我最喜欢的书是《牡丹亭》。“但求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牡丹亭》中杜丽娘与梦中书生柳梦梅相恋,郁郁而终之后,化作魂魄寻找现实中的爱人,最终起死回生,与柳梦梅白首不离。杜丽娘与柳梦梅跨越生死的爱恋,不仅打破了理学的枷锁和封建思想的禁锢,也是对“至情”的完美泛释。“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爱情是很多中国古典小说的主题,但《牡丹亭》中运用的浪漫主义笔法,和故事的曲折波澜,荡气回肠都为其增色不少,缠绵绯侧的相思中,还有敢于反抗封建,对爱忠贞不渝的风骨。本书的情节、文笔、以及其蕴藏的人文精神,都达到了中国古典小说中一个不可企及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