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亚平长篇报告文学《枫桥和静》后记
来源:人民网浙江频道 | 时间:2018年11月26日

  浣纱石,传为东晋书法家王羲之所题,神韵与碧水长流。袁亚平摄

  文/袁亚平

  绝然没想到,我对一个地方竟会如此着迷。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长篇通讯《立足稳定和发展——浙江诸暨“枫桥经验”纪实》,并配发评论员文章《“枫桥经验”值得总结和推广》。这之后,二写“枫桥经验”,三写“枫桥经验”,四写“枫桥经验”,五写“枫桥经验”。

  可以说,在我的记者生涯里,这是唯一的了。

  写了这么多,该喘口气,歇一歇了。

  不料,更大的写作任务来了。

  那天,诸暨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孔羽,诸暨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外宣办主任俞燕,诸暨市文联主席金海炯,来到我的办公室。这一次,不是要我写一篇通讯,而是要我写一部书,为了纪念毛泽东批示“枫桥经验”五十五周年!

  我对“枫桥经验”是熟悉的,也是深有感情的。然而,要写一部书,这确非易事。

  一是时间太紧了,二是太熟悉的反而缺乏新意。我有些犹豫。

  人民日报社浙江分社社长王慧敏,人民日报主任记者顾春,作为同事和朋友,热情鼓励我为“枫桥经验”写一书。

  无论从题材的重要性,还是从友情的分量感,我都无法推托了。那就接下任务,写吧!

  我又到诸暨市枫桥镇,走村入户,见到了多年前的采访对象,所谈甚欢。当然,见到更多的是新景象、新人物。

  我在采访本上速记,举着长焦镜头捕捉,一路几乎不停。全新的见闻,全新的感受,实在太多了。心情激动时,忍不住大声喝彩!

  待采访结束,我安静下来,梳理写作的思路,明确创作的指导思想与主要内容:

  以习近平总书记在二〇一三年十月就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作出重要指示,为写作指导思想,充分认识“枫桥经验”的重大意义,发扬优良作风,适应时代要求,创新群众工作方法,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矛盾和问题,把“枫桥经验”坚持好、发展好,把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贯彻好。

  以“枫桥经验”五十五周年的发展创新过程,为写作基本脉络,体现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以“枫桥经验”中的典型人物与典型事件,为写作主要内容,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探索社会治理体制创新,提升基层治理现代化水平,使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

  以诸暨枫桥深厚的人文背景,为写作重要依托,揭示“枫桥经验”的文化成因,呈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绵绵不绝。

  以文学的形式,展示“枫桥经验”最新的成果、有效的社会治理、良好的社会秩序,显现新时代诸暨人的精神面貌。

  此书所写“枫桥经验”,时间跨度五十五年。其实涉及内容则更多,如“枫桥三贤”的王冕、杨维桢、陈洪绶,分别为元代、元末明初、明末清初,为考证而花了大量的写作时间。

  此书主角为来自乡村的“枫桥经验”,所以基本采用白描手法,尽量朴实。考虑全书需要起伏变化,故在尾声,用了魔幻手法,让“枫桥三贤”穿越至今日,亦寓意文化的传承,生生不已。

  深知史料的重要性。

  我参观枫桥经验陈列馆时,见到展柜里一本陈年的小册子,展示的内容为《“橡皮碉堡”改造记》。我知道这是最初形成“枫桥经验”所涉及的特殊人物,可惜只能见到翻开的两页。询问枫桥镇的同志,能否见一下全文内容?回答是,展柜是全封闭的,无法挪动。

  若当事人健在,我就会上门去采访。然而,此人去世已五十年。相隔半个世纪,绝对无法令其开口了。

  而我于其他地方寻找,则难见此件。在写作时,这一段史实便成了一个缺口。若是写小说,完全可以凭空想象,随意添加。但是,真实是报告文学的生命,必须有史料作为依据,才能下笔。

  我想到了诸暨市“枫桥经验”研究会会长陈善平,他为保存“枫桥经验”史料,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我发了手机短信过去,陈善平回复了,真是巧了!

  这本小册子就是陈善平当年在公安学校学习过的,毕业时带回家,后来就成了枫桥经验陈列馆的展品。

  陈善平让绍兴原布展公司的员工到现场,打开陈列馆展柜的隔层,爬进去,将小册子取出来,拍了照,用手机发过来,总共七页。

  就这样,我见到了《“橡皮碉堡”改造记》从头至尾的全文内容。

  因是手机照片,有一页边缘的文字模糊,其中五个字,我贴近看,放大看,横着认,竖着认,横竖就是认不出。无奈,我又发手机短信给陈善平:“五字模糊。您处若能辨认,请告知。多谢!”

  过了二十多天,陈善平回复短信说:“不好意思,小册子放回去了。今天原布展公司来,才拿出来。”重新打出来的内容附后,清清楚楚。

  为这五个字,陈善平竟然让布展公司派人第二次取件。真是太费心了,我为之感动!

  这五个字的辨认过程,或许可以读出纸背的含义。

  对历史负责。

浣纱女捧着悠久的故事,袅袅婷婷而来。袁亚平摄

  积累素材,依据史料,提炼主题,升华思想。在此书写作的过程中,我很有底气。

  我写完此书章节《老杨调解中心》初稿,便寄给“枫桥经验”中的典型人物、全国优秀人民警察杨光照审阅。

  杨光照回信说:

  稿件收到后,阅读全文,很敬佩。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如此真实可信、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息息相通的记述文章,不愧为人民日报社高级记者,令人十分敬佩!你在百忙中专程来枫桥采访我,以最小的故事展现忠诚为民的宗旨,充分体现了“民声、民心、民意”,为我们老杨调解中心团队增添了光彩和荣誉。衷心感谢袁老师的辛勤付出!在今后的工作中,恳请袁老师多多指教。我们也将为习总书记提出的创建“法治中国、平安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应有的贡献。

  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臧军,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曹启文,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成员、秘书长晋杜娟,浙江省作家协会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创联部副主任孙明龙,浙江省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苏沧桑,浙江文学院副院长朱向海,或热情推荐此书申报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或尽心帮助相关创作事宜。

  按照《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经重点作品扶持论证委员会综合评估后,报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审批,《枫桥和静》获批二〇一八年度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列为报告文学、纪实文学之首,在《文艺报》头版、中国作家网首页公布。

  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出版业务部主任邹亮,作为多年的朋友,一直关心我的创作。此次一听我的写作选题,当即抓住不放,申报浙江省重点出版项目。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党委委员、浙江教育出版集团董事长、社长何成梁,浙江教育出版集团总编辑周俊,浙江教育出版集团学术出版中心主任莫晓虹,责任编辑吴颖华,给予了热情的帮助。

  诸暨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姚汉松,诸暨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元清,诸暨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周光荣,均是老朋友。那晚乘暇相聚,尽享友情。

  诸暨市委外宣办副主任徐学峰,诸暨市委宣传部调研室主任吴飞坚,外宣办干部孟建阳,热心联系,陪同采访,提供了诸多方便。

  在新闻界有句行话,“脚板底下出新闻”,意即深入基层、奔走一线,人在现场,眼观实情,才能获得有价值的新闻。

  作家并非记者,文学创作亦非新闻报道。然而,身为当代作家,若有良知与使命感,就不能窝在室内冥思苦想或无病呻吟或胡编乱造,须投身于火热的生活,体验于丰富的社会实践,行走于新时代的伟大进程中。作家应该探究真实的力量,寻求真理的光辉。

  我此次在诸暨城乡行走,拂面而来的,是时代的劲风,是社会的新风,是人心的暖风。而在我内心深处,还感受到古之风尚。

  有幸在故地旧址,识得“枫桥三贤”。他仨皆为善“走”之人。

  王冕有诗云:“江河万里归沧海,山岭千重走剑关”,“鹿走平原沙莽莽,龙飞沧海雨浪浪”。

  杨维桢诗中吟:“十年落魄走吴下,一日奋迅游天都;草衣言事不畏死,请剑欲斩崔司徒。”

  陈洪绶咏之:“丈夫怀壮猷,结发走四方;家人不为顾,饥寒免自强。”

  有抱负者,胸怀壮志走四方。

  日月星辰在走。

  山岳峰峦在走。

  江河湖海在走。

  前方,宇宙无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