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竞文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18年10月09日 10:12:27

杭州市育才外国语学校    四年级

我是妈妈眼里的小书呆子,一旦看到书,就抓住不放,跟着书里的情节哭笑是常有的事。我是爸爸嘴里的疯丫头,一旦玩起来就暴露出野性和大嗓门,他甚至跟朋友这样介绍我:“这是我家的‘人来疯’”。在老师和同学眼里,我算是活泼型的,爱笑爱闹爱发言,曾经有个转学的同学说:许竞文除了嗓门大,其他都挺好的。希望我一直能成为别人眼里“挺好”的人。


 

个人荣誉

2017年中国少年星全国总决赛儿童A组舞蹈一等奖

2017年杭州市“天堂儿歌”大赛银奖

2017年第三届“新星璀璨校园文化艺术节”浙江赛区总决赛(舞蹈)银奖

2018年第三届全国青少年“华语风采”浙江省总决赛金奖

2018年全国少儿诚信故事大赛西湖区选拔赛高段组金奖

2018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许竞文访谈

文/李晶晶  许竞文

李:看到“窗外”这个主题的时候,你的第一感受是什么?

许:我在看主题的时候感觉这篇文章会比较好写,透过窗外可写的镜头太多了,第一冲动就是想写个故事,而小区里我和小伙伴经常看到的那只花斑母猫就成了故事的主角,没有经过太多选择就开始写了。但写起来就感觉到好难、有压力,总觉得透过窗外看到的不止一个故事那么简单。

李:参赛作品《不只是阳光那么简单》中对花斑母猫有很多细腻的描写,说说你是如何处理自己的文字,有没有什么经验和大家分享。

许:写完后读读初稿,发现只写故事过程差得很多,总觉得“窗外”能带给人的感动和震撼不够,就是妈妈平时说的主题不厚。所以我就在“人和动物的和谐相处”和“母爱”双主题上下功夫,在脑海里放大镜头细节,像演电影一样每个镜头建立起联系,不断修改,就完成了那篇文章。经验的话,就是写完的文章我会多读几遍,有时候大声朗读,就仿佛那是别人的作品,看画面完不完整,有没有吸引力。自己都没感觉的文章,就说明不成功。

李:你的文字温暖,想必和周围环境有着莫大的关系,而父母无疑是最重要的角色。在你的成长路上,你觉得父母扮演的角色有什么不同?

许:妈妈代表严格,她有的时候是妈妈,有的时候是老师,平常对我的管教不是很细致,只要不触到底线。但是涉及到时间管理和外出的一些公德方面,她会很严厉。她讲道理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故事、见闻冒出来。爸爸代表宽容,但也有极限,经常会说“你妈妈说……”。爸爸算是我的一个知心朋友,出去玩出去野还是得找爸爸。

李:在现场赛作品《嘿,我这个人》中,你对自己的归属有一个充满哲理的思考:“我到底属于哪里?是城市,还是乡村?是心灵的深处,还是现实?”你平时也经常这样一个人安静地思考吗?你觉得一个人独处时是什么感受。

许:以前有过几次,感觉很孤独,但后来想到这些问题,感到时间很充实,经常有一些不同的观点在我脑海里打架,但每次都在快分出胜负局时有人来打扰我,我真的很希望有一次能完整把这些问题给想完,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

李:现场征文比赛和平时写作有什么不同,你觉得有没有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许:这是第一次参加现场作文,紧张了好几天。看到题目的时候有点慌,不知道到底写哪一方面,后来又觉得就写各种不一样的自己吧。当时是很投入地在写的,所以我觉得对于当时的自己来说已经尽力了。回过头来看作品,感觉选择的几个方面还是挺喜欢的,就是语句需要推敲、提高水平。

李:说说你最喜欢的一个作家。

许:我最喜欢沈石溪老师,我喜欢看他的书,《狼王梦》读了七八遍,有段时间的造句、作文中用的人称都是“紫岚”,还仿照他的环境描写去写读书笔记。语文老师还把作业拍给妈妈看,她俩背后偷偷笑。而且因为我也喜欢动物,他的书对我的作文有很大启发,我与沈老师见过面,交流过,他十分和蔼。如果可以再选一个作家,我会选曹文轩老师。跟他见面时我还告诉了他一个小笑话:我读着他的书想象他是个像老子一样白头发长胡子的很有学问的样子,但是见面的时候觉得他还是很有学问的样子,不过要年轻很多、眼神有一点点忧郁、劳累。

李:现在学生的时间都被各种兴趣班所充斥,你应该也学了很多才艺吧,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许:我觉得每个人想法不一样。每个孩子应该要有自己的时间。有一些家长会强迫孩子上一些课,比如说我们班有一个数学成绩很好的人,可是放学的时候,我看他总是愁眉苦脸的,就问他为什么,他说:“其实我并不喜欢上数学课,是我妈妈逼着我上的。我的成绩其实是老师的快速讲课和刷题换来的。我不喜欢刷题和老师的快速讲课。”所以我觉得如果兴趣班让我们不高兴,还是不要去了。我的兴趣班是自己想去,家里有时候还要等上一年半载才能给我报名。爸爸妈妈不硬塞我去上课,我还是挺满意的。

李:说说到目前为止对你写作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或者一个人。

许:对我写作影响最大的是妈妈。妈妈的语文很好,我遗传了她的想象力和敏感。她每天都读书,睡前必须看书。有时候她不让我看书,让我快睡觉,她自己却还要看很久,我会偷偷觉得不公平。我在写作文的时候不怕会写多,就是很愿意写的那种。不过考试的时候经常怕时间不够用,不敢写,考试作文就忽高忽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