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天一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18年09月30日 15:35:00

俞天一:薅文学的羽毛添翼

俞天一,她是金庸先生的校友,她的名字并不是天下第一厉害,而是天下第一可爱。她留意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渴望心灵上的惺惺相惜。她快意执笔书写青春,欣然泼墨渲染灵魂。奇幻灵动的文字,建起心灵的宫殿;透过阳光的书页,折射最美的映像。张望有云朵飘过的天空,借问彩虹与雨幕之间,蒂落的文字让天一如龙添翼。她愿自己的文字在你心中留下如花的一笔。

获奖荣誉:

最年轻的衢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在全国40多家报刊发表小说、童话、散文100余篇;

《学语文之友》等7种报刊专版或专题介绍写作成绩;

15篇作文入选《灵魂的香味》等12本公开出版书籍;

第十五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全国十佳小作家;

第十五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现场决赛一等奖;

第十九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三等奖;

第五届浙江省十大校园新锐写手三等奖;

第十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恒源祥文学之星”一等奖;

第九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一等奖;

第四届浙江省十大校园新锐写手中学生天地文学之星;

第十五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

2017年6月作品入围浙江省作家协会少年文学分会《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四辑》。

俞天一访谈:

Q:介绍一下《留痕划过天空》这本书。

A:这本书收录了我从小学高年级到高一年级创作的青春校园小说、魔幻故事、散文等40余篇,分为“萌萌青春”“彩色魔幻”“美心美情”三辑,记录了我真实成长历程的欢欣忧虑和真诚的青春感悟,阐述了我对亲情、友情、生活和社会的感触与看法。这些文字或古典,或婉约,或清新,或俏皮,不管是随笔而作,还是刻意构思,都充满纯真与幻想。

Q:入选《少年文学新星丛书·第四辑》,对你来说是个什么事件。

A:非常惊喜也令人欣慰。得知入选后,觉得这么多年写下的一笔一画终于有了很好的纪念方式,像是看见了小时候相片里的自己一样。书里的作品不是我最优秀的,但可以明显看出我在成长,我在进步。可能羞于展现从前不那么完美的我,但那个努力的无畏的我恰恰是最可爱的。这对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一本书,算是新的开始。

 

Q:书马上就要出版了,是怎样的心情。

A:非常期待。像是孩子看见油炸鸡排马上就要出锅一样,我深知我的文字有多幼稚多不合逻辑,但我想告诉你们,我和大家一样普通而又平凡,想出书的话只要努力用心,大家都可以。

 

Q:梦想是什么,文学在生活中的位置。

A:我想当语文老师,医者医身,师者医心。我希望自己的工作能一直与文学有关,也希望能用自己的思想与文字去打动更多的人,改变更多的人。虽然才十七岁,我已经做好了职业规划,做一名教师,这将引领着我继续不懈努力。虽然自己获了不少奖,也拿到了全国十佳小作家的称号,但我最希望的,还是能评上一年一度的“衢州一中十佳文学之星”,得到学校的认可。要想成为学校十佳文学之星,着实不容易。高一我没成功,高二继续努力。文学不只是工具,还是一种习惯。没有人可以脱离文学,只是对文学的选择不同,所有人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文学类型。

Q:平时写作和学习有冲突吗,怎么平衡。

A:写作与学习的冲突不可避免。最明显的就是时间问题,写作很花时间,但我觉得努力挤一挤还是有的。我特别享受挤出来的时间,因为我觉得那样的时间如黄金般珍贵,也会特别珍惜,写起来效率也特别高。周末的空余时间我会出去寻找灵感,平时也用小本子把想写的东西记下来。尽量把冲突减到最小,让它们互相磨合互相促进。

 

Q:谈谈特别喜欢的作家或文人,他们对你写作的影响。

A:我现在最喜欢的是李碧华。《霸王别姬》是她非常优秀的作品,但我更喜欢《饺子》。李碧华所描绘的爱很大胆,很纯粹,很深沉。在浮世游离,多少人被大大小小的事情阻隔,不敢爱,爱了也不敢尽全力,因为爱必须有付出。她笔下各类性格男男女女无畏不羁的爱令人叹服,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是我在情感描摹方面学到最多的。这些爱的本真,也融入了我对家人对朋友还有对未来的种种爱意中,对我的情感和写作都有很大帮助。

 

Q:介绍你喜欢的书籍,谈谈感受。

A:毕飞宇前辈的《青衣》。这本书算是男作家所展示的万般柔情。《青衣》中的女主有中国女性骨子里的悲情气息,是连喜气都盖不住的苦水。前辈笔下的女子会嫉妒会虚荣,有血有肉非常真实。这是一种独具特色的中国式悲剧,读了让人心里像绽开了苦水一样难过,但又意味深长。

 

Q:平时写作有什么怪癖吗,或者在写作的过程中有趣的经历。

A:写作嘛,也不是天生就喜欢。我比较喜欢画画,一开始看书总是只看插图,后来开始注意文字,再后来就喜欢上了阅读。阅读优美的文章,渐渐心痒了,就开始自己写,写多了就熟练了。然后尝试写故事,写故事的时候又很想画画。所以写作最开心的不仅能欣赏美的词句,还有就是能配上自绘的美图。我是全能王,我为我的作文和插画代言。纷纷而落的流光里,我读读写写,写写读读,我手依旧写我心。愿做青石小巷中的文人,在楚水河边吟一曲缠绵小调;愿做沪沽烟水里的墨客,在水乡的桥上邂逅多情的才子佳人;愿做山野老林间的隐者,在凄婉的月光下一梦氤氲到天明。

Q:平时还有哪些兴趣爱好。怎么安排自己的课余生活。

A:喜欢纯白色,喜欢兔子。爱阅读、书画、古筝,古筝表演获得过全国金奖,上过央视;书法获得过全国银奖;绘画获得过浙江省三等奖。小学初中时,虽然古筝、书画我学得不错,拿过许多奖项,但我依然只是把它们当作兴趣爱好,也从没因此影响过学习。现在上高中,学习时间紧,但我还是参加了校辩论队。最近还参加了第九届衢州市高中生《论语》学习辩论大赛,获得冠军,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这让我明白了论辩的意义不是玩辩论、秀辩论,而是在辩中学,在论辩中提升核心素养,看待问题也更冷静客观有思辨性。

Q:家庭生活、教育的氛围是怎样的。

A:我有一个爱好阅读的老爸,书多,是我家的标志。小时候老爸经常带我去他工作的地方,他工作,我看书。平时在家也会经常探讨交流阅读故事,我也很乐意分享,应该说我的文学启蒙很成功。老爸从小给我订一些阅读刊物,我从四年级开始发表文章,一直坚持阅读与写作的习惯。我阅读广泛,中国古代、现代、当代文学,日本青涩文学,还有植物学、天文学,甚至地质学、野外生存、生物学、历史学等都有涉猎。写作来源于生活。初中时,我所在的班级很活跃,趣事也多,我笔下的每一个角色都有原型。高中学习紧张,挤压了阅读与写作的时间,我一直尝试着协调写作与学习的关系,在语文老师的帮助下继续自己的文学创作。

作品选摘:

我是风神,听起来是个很气派的名字,可知道我、敬重我的人并不多。我可以去任何地方,没有人顾及我,也没有人陪我。我的生命有多长?上帝创造我时,也没有想过。

这是一片沙漠绿洲。我来这里时,起初最爱看茫茫大漠中飘起的一缕炊烟。后来我才发现,我最爱看的风景,是她。

她是一个旅行者,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来到这片沙漠绿洲的。她的头发是阳光的颜色,眼睛是西域的孔雀蓝。她很美,至少是我见过的女孩中最美的。“可惜是个瞎子。”有一天,我听人这样说她。瞎子是什么?哦,就是眼睛看不见的那种人。她的眼睛那么漂亮,为什么会看不见?当我看见她在窗前摸索着找一个水杯时,我还是不情愿接受这个事实。

她不喜欢呆在旅舍的屋子里,总是喜欢穿着白荷叶边的裙子,躺在软软的草地上,沐浴着软软的阳光,做她最喜欢的事……我常常会陪伴在她身边,尽管她不曾发觉。就像我明明没有看见她张口,却听见她说:“风,我喜欢你。”这让我幸福得受宠若惊,却不敢开口应答。我喜欢吹起她金色的长发,看她笑的样子。我不敢问她的名字,我怕她会被我吓到。

那天她又去了草地,她又说了一次:“风,我喜欢你。”我想回答她,却又犹豫着,最后我还是说了:“真的吗?”她愣住了,伸出双手,那双很瘦的小手。我握了握她的手,但不知她有没有感觉。“真的喔!”她笑了,像我宫殿里的铃兰花。这时,我很庆幸她看不见我。我要守护她的笑容,我在心中默念。

她居住的旅舍所在的村子里有一群人看不惯她,想把她赶出绿洲。我听见了他们的谈话:“那个瞎子会给我们带来不幸!”“是啊,应该把她赶出村子,赶出绿洲!”“好多年了,只有今年来了一个瞎子,一定会给我们带来灾难!”“对,把她赶走!”……我为她难过。

她很久没有来到草地上了。我在草地上等她。她生病了吗?我去了她住的小屋。“不要,不要!请别把我赶出绿洲!我会没有地方落脚的,求求你们……”我看见她跪在地上,头发凌乱,衣裙很脏,眼睛也不再漂亮。她在哭,泪水打湿了她的脸颊。几个壮汉不由分说将她用绳子绑起来,带走了。我看见了那个村庄的村长,那个坏老头,是他在谋划这件事。“去,先关起来,明天把她丢到沙漠里,我们村不能容忍一个瞎子。”他大喊。

我狠狠咬着牙。这不公平,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被人抛弃?为什么?

茫茫大漠,我独自一人宣泄着怒火。

第二天,我在沙漠中,在她眼前,亲手杀死了那几个壮汉,血流了一地……我把她送回那片草地,我希望能继续看见她的笑容。可是她始终在哭,她在颤抖,我不敢和她说话。许久,她伸出手来,那双沾满灰尘的小手。她说:“是你吗?风?”“是我,是我!”我为她开口说话而高兴。“那些抓了我的人,怎么样了?”她沙哑着嗓子问。“都被我杀了,你高兴吗?”她哭得更厉害了,眼里尽是哀伤。“你,你不该这么做……”她眼里的泪水流个不停。“你走。”她说。“什么?”我感到奇怪。“你走,别呆在我身边,我不要你为我毁灭生命!”她边说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自己摸索着离去。

我不会安慰人,我明明只是想守护她的笑容,这难道有错吗?为什么她会讨厌我,为什么?我的愤怒引起了沙尘暴,一夜之间,绿洲变成了废墟。她的泪水再一次刺痛了我的心。这时,我才明白,我原来也是有心的,我也会开心、会愤怒。不过,只是为了她。

我想我应该去找找我的老朋友火神。

“嘿!老兄,好久不见,混得好吗?”火神备了一桌的美酒佳肴招待我。我开门见山地说:“我喜欢一个人,我想守护她的笑容。”火神来了兴致:“然后呢?”“有人讨厌她,我便杀了他们。为了守护她的笑容,我已经很努力了,可却只是给她带来泪水。”火神听了一挑眉:“你根本不是真的喜欢他。你杀了她身边的人,让她有危机感。你好像是在用喜欢的名义囚禁她,让她痛苦万分。”“我该怎么办?”“我的老朋友,看来你还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喜欢。”“真正的喜欢是什么?”“是自由!”

真正的喜欢,是自由吗?

我终于离开了她,也许这样才是真正的守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