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祝琴:读书,为了遇见更美好的自己

来源:浙江省青少年作家协会 | 时间:2018年09月19日 16:18:00

喜欢汉字,喜欢那一横一竖中的周正与慎重,那一撇一捺中的决绝与豪情,那弯折勾挑中的曼妙与婉约。

阅读文字,让人脱离现实的禁锢进入另一种风景。读着沈从文的《湘行散记》,会看到沅水两岸的秀丽风光、湘西的民俗风情;跟随伊瓦石凯维奇的文字,我们看到热那佐瓦沃拉的平原、小道和麦草覆盖的屋顶,肖邦蔚蓝色调的玛祖卡曲,飘荡在故乡茫茫的四野,幽远而深邃,宁静而安详。有时,在夏天跟随杰克·伦敦小说走,你甚至会看到,零下四十度主人公打喷嚏,唾沫瞬间在空中爆炸。翻卷浸润着墨香芬芳的书页,一页页延展着时间涮洗后的沉静与唯美。那种美有“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春景美,也有“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冬景美;有落寞的“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的孤独美,也有“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儿狼”的豪情美。沉浸其中,仿佛进入哈尔的移动城堡,每一扇窗都开启出明媚的风景。

阅读文字,让我们的耳朵听到另一种声音。《诗经》有痴情女子呼告:“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而罗蜜欧在月光下对朱丽叶款款情深地诉说“啊,那是我的爱,她脸上的光辉会掩盖星星的明亮”,爱情的告白如出一辙,是情到深处古今同。会听到孔子吟唱“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马丁·路德·金狂喊着“我有一个梦想”,帕特里克亨利在弗吉尼亚州议会上发出“不自由,毋宁死”的愤慨。我跟着吟唱着“岭上白花喜欢春天,放心开”陕北小调,有时也会说一些自己的话语,隐隐渴望着与那些声音达到同一频率。

阅读墨痕中流淌着的宁静、繁华,一如抵达传说中的普罗旺斯,地势跌宕,平原广阔,峰岭险峻,峡谷寂寞,却正值夏季,暖风和煦,薰衣草迎风绽放,在苍凉的古堡旁,在蜿蜒的山脉中,浓艳的色彩铺天盖地,演绎着万种风情。只要有美,生活便会有意义。阅读产生的愉悦是,纵天地只一人,一人也成了风景。

康德曾说过:看到美的东西,常常让人感到惆怅。这种惆怅可以形而上地解释为爱之无奈。越是美好的东西我们越惶恐。只因天意宿命,由不得人。很多时候生命因为真实而残酷,也因为真实而有力量。

也许因美而爱,因爱而忧伤,因忧伤而纯真地对待生命和未来。阅读过程中,我们看到美,看到了爱,看到了真,最可贵的是阅读激发我们内心的悲悯情怀。曹雪芹借贾宝玉之口而哀伤“千红一窟,万艳同悲”,狄更斯在《雾都孤儿》中细细描绘了奥里弗悲惨的童年,甘地以天下苦难为己之苦难直面人生,无论是个体还是一个时代,都书写出人性的真谛。阅读让我们从美的欣赏进入到心的追问,最后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养成内心的浩然之气。

我们的生命如此短暂,有所营谋,必有所烦恼;有所执著,必有所束缚,有所得必有所失,我们阅读,我们就懂得了美,懂得了真,懂得了悲悯,我们在内心营造一个花园,有了春花秋月之谐和,能容纳幻灭,自盎然生成一世界。纵沧海桑田,墨痕留处,自有那美好而真实的芬芳汇成江河,奔腾不息,浇灌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田。

作家链接:

傅祝琴,浙江省名师工作室学科带头人,绍兴市家长满意教师,诸暨市学科带头人,绍兴市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