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琛:一个人的隐秘所在(组诗)
来源:浙江文学院 | 时间:2018年09月18日

 文/叶 琛

梦的净地

短篙撑开小船

江上积水瞬间摊得很宽。荒城颓壁之郊

两岸便是幔帷

在这里,你曾爱过的,流水般向你归依

纵使没有雨

草木从容深蕴其中

潮湿,一如我向往的初始命意——

木屋石灶,灶上烧清水

每日擦洗祭器

扫门前石板蒙尘,向江中游鱼敬献我

鲜为人知的恭敬

江岸晚至。我从轻浅的睡梦里退了出来

我知道那些事与愿违的

都将另有安排

在河边

低湿的小河边

黄昏臣服

野鹭泛水起飞,摆动的翅膀与风缓缓交会

据拥这片山水之时

暮色已经开始拘捕现有的光线

而我冒失的访问

心无旁骛独处于欢爱的漩涡中

芦苇多么嫩泽茂盛啊

它诗意得不需要任何关心

我就这样一直静静地远看,像是在看

时间消瘦的仪容

雨来了一些

大地临水致意。我不止一次

听到这片暗光遮蔽的缄默一滴一滴渗进

草木的细语

下雨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雨,被我轻轻惦念

它落下来的时候,我欢喜,甚至热泪盈眶

它无事可为

只是细流浸润万物血脉

靠近春天,所得的雨水应该更多吧

一个信命的人却找不到宿命的源头

他乡的夜真难容身啊

好像有一阵孤独,随着山势延伸

下雨一定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雨下过后,天就晴了。尘埃会在哪一粒阳光中

缓缓旋转

雨下过后

从自己体内取出一个春天应该是容易的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那片篱笆地

都种上了野菊

我的秘密充满怀念

你好,旧时光。一切皆有情 

一只在山坡上吃草的羊深陷黄昏 

你好。大地辽阔 

生活之门永远敞开。一种期待刚刚醒来 

雨水未至,晚风的欢愉 

隐藏忧伤 

这像是一个人独有的秘密—— 

一边爱你一边孤独 

你的绝望如此暖心 

我常常在这样的时候 

想起一个原本已经消失的念头 

想起一幅画里 

沉寂的乡野和另一个涉密之人

静静的夜晚

说夜。夜晚就来了

带来无端的怅惘,水一样藏着源头

我着迷于星空呈现微弱光亮的躯体

它们的颤动

点亮银河的荒原

我总是在梦里,来到这片无人之地

独木桥上,月光光

一个人漫不经心把衰老的事物

重新梳理。独自趁着月夜偷渡

可是,再往前走一点

风就停了。时间无巨细,草木生长

群山之下

黑夜襟怀一颗臣服的心

雨后

——写给妻子

阵雨过后,枝叶染满水

山间林下,我一伸手就触摸到了

叶片上

水滴的小小蔚蓝

这多像是我触摸到你的

那颗宽怀温暖的内心啊

容纳下我

有时候的暗自坚硬和不讲道理

阵雨过后

风还在吹,生活四壁如春

你用你全部的清澈

放大着一片叶子温情的绿意

云乡

远远地,坐看云边细草

清澈得没有尘隔

风总是这样漫不经心地吹。我想要的

都已到来

漫天的空空如也,白而轻浅

你看到春天的气象了吗

你看到舒缓的水流了吗

山谷之间,水草幽幽会心

可是呀。面对这虚写的云乡

我又显得那么颓丧和无能为力

风物于此,心欲何处?

我像是一目击者

在茫茫人海中,隐隐探看

一段准确的乡情

乡野独行

寻花不遇花,我只好在山腰上

卧听轻风吹拂

无人之地

山野变得更为宽广。孤村

已然成了轻易受伤的触媒

没有木杵捶击石臼之声

没有青生生的菜园

沿着一条山野小径

我似往而还。心想,就拿这一身尘俗之气

返还庄稼曾予我的知遇之恩吧

如今的我

不再空幻一弯流水围绕的乡舍光阴

也不再等待乡情入梦

那些意料之外的才真正改变着我们

在我走远以后

我走远以后

风继续赶往山中,花开时节

雨水疏密有致。我那么不情愿地

猜到了凋零

如此的漫不经心

如此坚韧、辽阔,灿烂得不可原谅

我看见了悬在天上的白云

白手绢一样柔软的白日梦

隐于事物的低处。日子离我最近

家离我最近。一旦我走远

日子跟我走远;家,也跟我走远

对于这样的好幸福

我从不拒绝

是的。我迷恋上了越走越远

家乡以外的每一个虚构的回望啊

都闪耀着星星迷人的光亮

有时是在重逢

更多的时候是在提醒

劝慰诗

回乡去吧

合欢花都开了。母亲做了手擀面

不必为曾经的热爱感到犹豫

广阔的乡野

稻秧油绿,羊群

在水边休憩。你就倾身于某个空隙

打量山崖那边新生的枝桠吧

你也不妨

穿过这个纯粹地存在的七月

唱出你所知道的美

像一支歌,起伏于棕榈树的枝桠间

回乡去吧。天空太低了

失去的那些

被风轻轻刮过田野。你的提水浇灌

多么像是傍晚的一场雨

一个人的隐秘所在

黄昏下边

风吹不止

光秃秃的山岗一点也不入人心

掉落的

好像都被回忆垫高的梦所接住

轻如树叶

一片接连一片,红红的

那么烫手

没有哪一粒种子不被成为过去

没有哪一种暗

不具备相同的脾性

这加紧了一个人对雪的渴望

只有雪,填补

大地的荒芜和绝望

雪,还原一个人

最冷的那一部分

一场雪的怀念

暮色渐生之时山山皆是雪

世事败于眷恋

一次枯萎,缓慢地张开又闭合

雪不过道出事实,那转瞬即逝的

并非生恨之物

白,已结成果实

大雪所及之处

我用喜欢的生活拱卫。心地朴素

并在忍耐中积累

雪落下来。一个人

讳莫如深的幽暗,纷纷扬扬

所见之物

所见之物,隐忍着解释——

在草岗上

羊群唱新歌,风欢喜

在水湾边,落叶冰凉

不远处,冬日正在潜行而至

这容易让人想到

孤零零的月光,以及岁月深处

一个人的山间旧事

也容易让人想到:雪

这一枚,白色的果实

冬日田园

愿望这样空旷,一如湖石边倚靠的

轻轻喘息

这心思并不陌生

这心思触碰水田里交错的草影横斜

田地之间,饱满的、缺憾的

在大风里无一幸免

田的伤口波光粼粼

田的夜晚,雨淋湿一片大大的凋零

然而,我所提及的

是不朽的远方,热爱与善良

夜江边

夜大寒

已然是斜月帘栊之时

不见投宿的鸟儿

流水长淌

于江边前行

像往常一样,初识人世

初识加速的凋零——

离伤不尽不灭

只是时光,在锐减

爱那么苦

那么轻便天地之间

能够抱紧的,那么少

江边无心事

冬天了

江岸的花事,不了了之

江岸的雨

冷冷的,滴答滴答消磨人事

大午过后

我懒懒地

偏爱这片山林

偏爱,浩渺的湖山

在这里,我如山水一身盈袖

一个人排演

一个人祈祷

一个人,接受枯萎的判决

一个人,于败絮残草中,感慨时光

人命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