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创作新状态:挖掘现实主义的力量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时间:2018年08月28日

文/虞婧

8月23日下午,由接力出版社主办的“大家一起做好书?真实的力量——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新状态”中外作家、画家交流会在北京图博会上举行。

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薛涛、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王璐琪,来自俄罗斯的翻译家玛莉娅?谢梅纽珂、插画师叶甫根尼?波德科尔津、儿童文学作家尤里?涅奇波连科和弗拉基米尔?济斯曼,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副总干事罗向京等参加了此次对谈。活动由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主持。

俄罗斯文学有着深厚的现实主义传统,为世界贡献了一大批卓越的现实主义文学经典,并对中国当代文学产生了巨大影响。对谈中,两国作家、学者围绕“我们为什么需要现实主义的儿童小说”、“孩子喜欢什么样的现实主义儿童小说和美术作品”、“当下中外现实主义儿童小说的新走向”三个主题进行了讨论。

以最高限度的真实性承载创意

儿童文学呼唤现实主义精神,是近些年来很多儿童文学作家的共识,人们希望儿童文学能更真实地反映当下少年儿童的生活现实和心理现实。

在谈及我们为什么需要现实主义的儿童小说时,曹文轩提到巴西著名现实主义作家若热?亚马多描述其代表作《可可》时的一句话——“我力图在这本书中,用最低限度的文学性与最高限度的真实性,来讲述巴西巴伊亚州南部可可庄园工人的生活”。曹文轩认为,现实主义是创作的根本之源,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故事是任何虚构、想象都无法比拟的,它们的神奇、出人意料以及其背后复杂、丰富的含义,是远远超出虚构和想象能够给予我们的。在儿童文学创作中,如果淡化了现实主义精神,忘却了对写实功夫的琢磨与操练,再好的故事与创意都无法表现。有价值的创意是建立在基本功夫之上的,中国的儿童小说必须重新面对现实主义。

为儿童文学注入现实主义的力量,就需要坚持细节真实。格日勒其木格?黑鹤在谈及自己的动物小说时说到,动物小说是杜撰的,但所有的细节是真实的。在创作关于蒙古马的长篇小说《血驹》时,为了得到最真实、最具有震撼力的细节,黑鹤走访了呼伦贝尔草原上的牧马人,搜集素材就花费了三年半的时间。薛涛也有相似的创作体验:“我的文字每天都在跟‘真实性’、‘现实性’较劲。”在他看来,作家笔下的真实不是琐碎的、零散的,而是要通过作家敏锐的“天眼”洗礼、升华、重构,这样的创作才能够承载起意义和思想,达到史诗的体量和格局。

尤里?涅奇波连科认为,现实主义小说与儿童成长的心理紧密相关,并且通过阅读,现实主义儿童小说会促进代际之间、家庭内部的沟通和理解,这也是现实主义的力量。

走入儿童的内心,建立与社会的关系

儿童文学要找到一条通往现实主义的合适路径,需要考虑孩子们会喜欢什么样的作品,包含文字的、美术的。而当下儿童文学的现实主义写作面临的一大挑战和困境,就是儿童文学作家和这个时代的儿童之间有些隔膜。

叶甫根尼?波德科尔津从插画艺术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现实主义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形式上尽量去模仿外在的真实,二是来自心理的真实感受。相对应的,插画也可以从这两面进行创作,一种是完全真实地再现作者所表现的内容;另一种是联想式的,可以通过变形、风格化的描绘,做更高级、更具想象力的阐释。这两种形式都可以辅助文字作品,调动读者真实的心理和情感,真正走入儿童的内心。

青年儿童文学作家王璐琪一直关注边缘化的少年儿童生活,比如留守儿童、艺术考生、少年犯等等,她的代表作《给我一个太阳》就是关于校园暴力的现实题材儿童小说。“如果说,轻灵的幻想和童话故事能让人香甜睡去,做一个美梦的话,那么真实的现实题材小说可以使我们在该清醒的时候,更加耳聪目明。”她认为,儿童文学场里不仅要有幻想也要有现实,他们是天平的两端,不能失衡。我们的孩子需要快乐的童趣,也需要在阅读中体会磨难,才能更完整地成长。

弗拉基米尔?济斯曼认为,尽管成人在信息接受和知识储备上有优势,但孩子在情感方面比成人更敏感,他们可以通过暗示理解故事所要传达的思想。所以并不是只有幻想性的东西才被接受,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故事孩子也会感兴趣。

对于现实主义儿童文学来说,“写实”并不只是一种手段和技巧,更是一种作家从整体性上建立与这个时代、与当下社会关系的能力。要挖掘出现实主义的力量,儿童文学创作需要在描摹童年生活表象的基础上,深入到他们的内心,观照同样处于社会之中的儿童生活的内部。

立足本土,打开世界的窗口

在谈及当下中外现实主义儿童小说的新走向时,罗向京认为,叶圣陶、冰心、林海音等老一代儿童文学作家筚路蓝缕,开创了以现实主义为主流的中国儿童文学道路,新生代的儿童文学作家也非常重视对现实的反映。现实主义儿童文学的需求长盛不衰,在当下就更需要考虑到适应的年龄段,以及相对于学校、家长而言,儿童自己的需求问题。

玛莉娅 ? 谢梅纽珂谈到,现在的孩子世界观和眼界都会越来越宏大、宽阔,所以他们不仅要了解自己的生活,也应该看到非幻想的、世界上的各个民族、各种文化。比如说如果俄罗斯的小读者如果想了解中国,不仅要读中国的一些童话故事或传奇故事,还可以选择一些反映真实生活的文学作品,了解中国孩子的日常生活、心理活动、问题和困难。这对孩子是非常有教益,他们能在阅读中产生共鸣,并得到解决问题的启示。所以现实主义儿童文学创作与交流,需要打开世界的窗口,越来越国际化。

就国际市场而言,能够成功输出并落地的,更多的也是反映当下中国少年儿童生活、心理现实的作品,海外读者希望通过文学作品了解到中国的真实状况。对此,接力出版社的儿童文学事业部副总监王莹表示,接力出版社一直以来都非常重视现实主义题材儿童小说的出版,无论在体量上还是选题上都已初现规模,之后将继续努力发掘、打磨现实主义儿童文学的精品力作。

多位专家在对谈中表示,中国改革开放40年以来,少年儿童的生活成长环境以及他们的精神世界有了非常大的变化,挖掘现实主义的力量,才能激发儿童文学创作的新状态,这也是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与时代同频共振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