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路138号: 一滴水墨,起于西湖山水间
来源:杭州日报 | 时间:2018年08月10日

  文/首席记者 张磊实习生姚丽洁

  图/记者丁以婕 浙江图书馆

  ·开栏的话·

  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这是杭州文脉的壮阔历史。

  诗成傲云月,佳趣满吴洲。这是杭州文化的丰硕成就。

  历史文化,创新活力。这是杭州改革开放40年来的独特魅力。

  人景合一,和谐共生。在这座城市,文人获土壤、文化获尊重、文脉获传承。

  这个夏天,我们将从地理出发,采撷城市文化明珠的宝光,叙述它们的光荣过往,展望它们的美好前程。

  接下来,我们还将关注平凡而敬业的文化工作者,回溯这40年的可敬故事,倾听他们对未来的憧憬。

  一花一风景,一步一故事。回首往事,是为了致敬来路,再出发!

  坐标

  浙江美术馆:

  坐落于杭州市南山路西子湖畔,毗邻万松岭,占地面积3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32000平方米。2009年8月正式向公众开放。开馆以来,坚持“重在当代、兼顾历史,立足浙江、面向世界”的立馆方向和“公共性、多元性、开放性”的学术宗旨,以“中国风”作为自己的风格追求。2015年,成为国家重点美术馆。

  愿景

  “浙江美术馆要和浙江文化精神吻合,与国际对接。我们要推崇想象力与原创精神,美术馆是艺术文化的生产基地,要继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下的转化”

  ——应金飞(浙江美术馆主持工作副馆长)

  西湖山水间,一抹隐约可见的“水墨”生长其中,这就是习近平同志在2003年农历马年的最后一天拍板建设的浙江美术馆。

  200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亲自参加浙江美术馆奠基仪式,并按下开工按钮——这是当时浙江文化大省建设的标志性项目。从2009年开馆至今,浙江美术馆已跻身全国重点美术馆。

  目前,浙江美术馆每年举办各类展览50个左右,公共教育活动近300场次,已成为大众享受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场所。在浙江美术馆,观众不仅可以免费看展,还可以听讲座、看话剧、参加教育工作坊、欣赏艺术电影、和艺术家一起创作艺术作品,免费参与各类公共教育项目,尽享公益性文化机构所提供的高品质艺术生活。

  9岁的浙江美术馆,在40年的改革开放中,显得很年轻,置身数千年的浙江文脉里,更是小字辈。可是再小的力量也会带来改变——它的美,让我们看到的是融入世界的杭州之美、中国之美,更是一种具有感染力的“与共之美”。

  “宜藏不宜露”水墨风格的由来

  “粉墙黛瓦,坡顶穿插,黑白构成,江南流韵”,这是浙江美术馆的基调。远远望过来,浙江美术馆的轮廓线从东边玉皇山逐层向西面降低,“仿佛从山上滚下的一块石头”,与西湖浑然一体。

  人们现在都爱用“宜藏不宜露”来形容浙江美术馆藏于西湖山水之间的水墨风格,这一“水墨”风的由来,在2016年10月14日《人民日报》刊登的《习近平总书记的文学情缘》里能追溯到源头——

  “浙江美术馆就建在西湖边上。2003年除夕,当时我还在浙江,美术馆建设有两个备选方案,一个是建在钱江新城,一个是建在西湖边上。有些同志认为应该建在钱江新城,我认为还是建在西湖边上好。要把西湖的自然景致与美术馆的人文韵味和谐地融为一体,这才是具有时代气息、中国气质的美。记得当时,我还跟许江同志说,浙江美术馆的建筑风格,就要跟你许江同志现在穿的这件中式衣服一样,要有中国风格。”

  在2017年推出的大型政论纪录片《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延续中华文脉》一集中,便是以浙江美术馆的一抹晨曦作为开头的。片中还采访了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他回忆道:“他(习近平)说既然建在西湖边,就应该是中国的样式。那天我正好穿了一件对襟的中国式的衣服,他说,就像许江穿的这件衣服一样,一眼看上去是中国的。”

  “打造一个有机美术馆”的背后:因为年轻,敢为人先

  2018年5月30日上午,浙江美术馆库房,昏暗的灯光下,随着海关人员的轻轻开启,来自法国蒙托邦安格尔博物馆遗产管理负责人兼馆长弗洛朗斯·维吉耶·杜泰伊女士,与众多媒体人一起,见证了法国国宝级新古典主义大师安格尔的作品安全抵达杭州。这70幅作品里有不少是八年未经展出的手稿,它们静静陈列在一个完全免费的美术馆展厅里,被人们围观、临摹、欣赏。

  “安格尔展”只是浙江美术馆今年大型展览中的一个。每一年,都有数十个不同形态、规模的展览在馆中举行,很饱满很丰富。但对于美术馆而言,他们想走得更远。

  前几天,浙江美术馆独立策划的“湖山胜概——西湖主题水印版画展”走到了捷克,用23组水印版画展品展现浙江的山、水、诗、情,让国外的民众了解西湖的历史与现在。这个展览目前已在国内外八个美术馆巡展,成为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

  展览形式与传播模式的创新,这是浙江美术馆想做的——打造一个有机的美术馆。浙江美术馆主持工作的副馆长应金飞说,他们一直在探索,想把每一个展览做成“一直在生长的展”,做成可以随时打包走出国门,走向海外传扬中国文化的产品。

  “从一开始的设计,到搜集作品进入典藏,再到国际交流,这是一整套的原创体系,它是可以被复制和迁移的,这样就能方便文化的传播拓展。”这一充满想象力的尝试,就如同“红船精神”里提到的敢为人先。

  应金飞说,“水印千年”之后,美术馆还将推出“纸上谈缤”和“山海经”系列展,以及以“星相万象”为主题的大航海时代的浙江精神展。这些都将成为美术馆建构的高端典藏体系的一部分,以创新手段,更好地宣传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

  对于一个具有未来眼光的城市而言,美术馆还承担着一个美育教育的责任,毕竟只有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都了解美懂得欣赏美,才能创造出更美的东西。

  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曾关切的询问:浙江美术馆现在怎么样了?许江答说,这个馆正引领浙江的展览和创作。这之中的引领便是培养一种懂得美欣赏美的能力。

  “学校教育的理念是向内灌输的,美术馆的公共教育是向外辐射的,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应金飞说。2017年,它的公共教育服务合作单位达到29家,涵盖大中小学和幼儿园,还将艺术的身影带到了田间地头。

  采访当天,美术馆的大厅里,满是孩子的身影。有的奔跑着,有的在长椅上静静坐着,好奇地看着大厅四边的门——似乎转过一个角落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此刻的孩子来说,或许在多年后的某一天,他们会回想起孩提时代来过这座美术馆,并萌发了对美的好奇与感知,从此一生受益。

  以创新之举传承,以艺术之名渡化人心。这一滴水墨正在中国梦的画卷上,慢慢地渗开,用力地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