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爱乐乐团2017-2018音乐季完美谢幕
来源:杭州日报 | 时间:2018年07月23日

  记者厉玮文 丁以婕摄

  上周六傍晚,走位飘忽的台风“安比”在正式登陆之前,提前给杭州来了猛烈一击。作为杭州爱乐乐团2017-2018音乐季的收官演出,音乐会歌剧《卡门》稳稳地“屹立”在台风圈之内,等待着全城乐迷的到来。

  当晚的《卡门》由杭州爱乐乐团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杨洋执棒,中央歌剧院、杭州爱乐乐团以及“钱江之星”少儿合唱团联袂呈现。没想到,疾风骤雨没有抵挡住杭州观众对《卡门》的狂热与期待。开演之前,“安比”倏地拐了个弯北上“魔都”了,一道难得一见的双彩虹出现在杭州大剧院的天际。

  年轻士兵们纷纷换上了时髦的迷彩军装?烟厂女工们个个脚蹬鱼嘴高跟鞋,身穿大摆连衣裙?最后一幕,唐何塞竟然一身铆钉皮衣帅气上阵?这个由青年导演王珩创新编排的歌剧《卡门》,大胆采用了清一色的现代服装,为19世纪的塞维利亚风情增添了一层充满穿越色彩的底色。

  没想到,这样的“脱胎换骨”让《卡门》焕然一新,也非常符合当前观众对歌剧艺术的审美需求。现代奔放的服饰设计与浑厚古典的歌剧唱腔毫无违和之感,尤其为哀转低吟的后期剧情及角色形象,注入了无时代隔阂的无奈与彷徨。

  这版《卡门》的新颖独到之处,不仅仅在于服装和舞美。整部歌剧的演唱都是法语,对白却改编成了中文,并加入了现代流行语。这样的尝试让歌剧的呈现更具真实的生活化气息,也让观众产生了更为强烈的角色代入感。台上的一颦一笑,一嗔一覃,都使台下的人仿佛置身其中。

  “我去印度带药,没想到那里比杭州还热呀!不过,印度药可比我们这儿便宜一百倍!”在一段走私情节中,卡门的同伴cue起了大热电影《我不是药神》的梗,引得全场观众哄堂大笑。

  卡门唱得美,才能传达作曲家比才的匠心;卡门演得美,才能为整部歌剧锦上添花。旅欧女中音歌唱家朱慧玲诠释的卡门,为观众百分百还原了一个自由奔放、敢爱敢恨、妖艳放浪的吉普赛女郎。

  不靠花拳绣腿的表面性表演,朱慧玲的精彩在于她胸有成竹的大胆表现,从歌唱到表演全部放开,不上任何保险,令台下的观众特别过瘾。尤其当最后唐何塞的匕首刺向卡门的身体,不同于其他版本所流露出的恐惧与绝望,朱慧玲反而冷冷一笑,充满无畏,临终前唱出了一句:“要自由生,也要自由的死!”

  比起朱慧玲,大家更熟悉饰演米凯拉的女高音歌唱家幺红,她的嗓音被歌剧界称赞为“漂亮得无可匹敌的花腔”。在《卡门》中,幺红对每一句的演唱都做到了“极致”,她诠释的米凯拉端庄、贤淑,正是19世纪的人们对女性的完美想象,和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卡门形成鲜明对比。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音乐会歌剧保留了原有歌剧《卡门》中的所有经典曲目。杭州爱乐乐团的现场演奏,既有大管和笛鼓的洒脱活力,又有长笛与竖琴的温情脉脉。从欢快热情的《爱情像一只自由的小鸟》到雄浑有力的《斗牛士之歌》,再到呼应悲剧的《阿拉贡舞曲》,时而哀婉时而铿锵的管弦乐正是整部歌剧的特色所在。

  巧合的是,去年秋天,杭州爱乐乐团2017-2018音乐季以一出英文歌剧《红楼梦》的管弦咏叹拉开大幕,如今以一曲法文歌剧《卡门》的爱情之歌完美谢幕。一个最恢宏的开始,一个最风情的结束,让这座城市被乐声紧紧包裹。

  “致敬”经典,“朋友”再见

  一曲对爱情与理想充满反思的生命咏叹调,宣告杭州爱乐乐团2017-2018音乐季完美收官。在本音乐季中,杭州爱乐乐团邀请了弗拉基米尔·费多谢耶夫、里科·萨卡尼、约翰·尼尔森、让-伊夫·蒂博戴、樫本大进、王健等近50位国内外优秀的音乐家,与乐团共同完成23场交响音乐会、40场普及音乐会、6场室内乐、1部舞剧、1部歌剧。

  值得一提的是,本音乐季杭州爱乐乐团的普及音乐会场次增加了一倍,让更多的观众有机会与古典音乐发生“亲密接触”。尤其是刚刚结束的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彻底激活了这座城市的古典音乐因子,让各个年龄各个层次的杭州市民都参与其中,尽情欢乐。

  2018-2019音乐季将是杭州爱乐乐团第十个音乐季。如果说“致敬”经典是本音乐季的主旋律,那么新音乐季将以“朋友”为主题词。在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辉煌时刻,杭州爱乐将用一个特别的形式向音乐致敬,等待八月揭开谜底。

  提前透露一下,乐团决定在新音乐季做一件疯狂的事:推出“疯狂马勒”系列,把马勒全套十部交响曲完整地呈现一次。这也意味着,杭州爱乐乐团将成为中国首个在一个乐季内演全马勒十部交响曲的乐团。带着活力和实力,带着感性和感恩,我们来赴“十年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