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电影之前,先看看重版的《侠隐》
张北海:在文字中复活老北京
来源:杭州日报 | 时间:2018年07月11日

  首席记者 张磊

  7月13日,由姜文执导的电影《邪不压正》即将在全国上映。这部电影是根据旅美作家张北海的小说《侠隐》改编。讲述青年侠士李天然留美归来,为寻找五年前师门血案的元凶,深入古都的胡同巷陌,从而引发一系列的故事。

  与所有热门电影在上映前后都会带动原著销售一样,《邪不压正》的热度也带动了原著《侠隐》的重印出版。早在十一年前,世纪文景出版了这本小说,而十一年后,文景“重版归来”。封面依旧由著名设计师陆智昌操作设计,全书依作者意愿更动个别文字,新增后记及“《侠隐》作者张北海答客问”。

  张北海,本名张文艺,1936年生于北京,后来随家人前往台湾,又赴纽约定居。1994年,58岁的张北海因病住院,“觉得两年后退休,是人生又一阶段的开始,应该去了一个心愿。然后即开始构思,找资料,做笔记,六年后写就《侠隐》。”

  在六年的写作中,张北海参考了好几百本有关老北京的中英文著作,为此也耗费诸多人力财力。因而,书中对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北平的描写确凿、细致,一街一门,一草一木,都符合当时史实,宛如城市在笔下复活。

  如同徐浩峰写的《最后的武林》,那些我们熟知的侠士们,作为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过程中最先失落的那一批人,《侠隐》是对他们最后的挽留。侠义终结的主题,一举颠覆了武侠小说写作的格局,另一个主题则是老北京的消逝。

  对于这部小说,作家阿城的评价是具有“贴骨到肉的质感”“果然好看”。张北海笔下的北京,是一个“有钱人的天堂,老百姓的清平世界”,传统和现代,市井和江湖,最中国的和最西洋的,最平常的和最传奇的,熔为一炉,杂糅共处,显示出“一种特殊的现代性”。

  张北海创造的这个老北京,与以往作家的不同,给读者带来了新的景象和新的可能:透过今日开放社会的眼光去回望传统,发现其中的美好,并创造一个理想的城市。真正的老北京已经消失,张北海却用文字使它复活,使它栩栩如生。“我努力在利用这个虚实世界,将我出生那个年代的一些信息传达给今天年轻世代,即在没有多久的从前,北京是如此模样,有人如此生活,如此面对那个时代的大历史和小历史。”

  曾有记者问过张北海“如何看待电影的改编”,答曰“这是导演的事情。”这个回答也显得纵情豁达,有着北京人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