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涛:孩子“哲学”让人耳清目明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时间:2018年07月04日 16:58:27

  近日,儿童文学作家薛涛新作《薛叔叔哲学童话(全10册)》媒体分享会在中国出版集团举办,薛涛带着用20年“孕育”出世的10个“孩子”亲临现场。该书由现代出版社出版,书中聚焦深邃的精神世界,梳理出“哲学启蒙”这一关键词,用故事启蒙儿童的哲学认知,用极具艺术特色的绘画方式激发儿童对哲理的无限遐想。薛涛认为,“哲学”天生就属于孩子,只有在孩子手里“哲学”才让人耳清目明。同时,他倡导应将童话写大,也要把童话读大,阅读的起点越高,效果才会更好。

谈创作 生命体验中流淌出的“小宝贝”

  薛涛的本职工作是写小说,而对于创作童话,他称更像是自己的业余生活,“写童话就像散步、喝茶、聊天。我特别珍惜这次出版的10篇童话,它们是我在心情最好的时候写出来的。虽然不长,一两千字,但我觉得它们更像我的‘小宝贝’。”他透露,之所以用20年时间积攒了这10篇童话,是因为他觉得写童话不是任务,不用每年有一定的产量。“这些童话都是在不写出来就难受的情况下写出来的,我敢说真正是从我的生命体验中流淌出来的10篇‘小宝贝’。虽然我知道一次出10本在插图绘制上工作量太大,但我还是希望可以同时出版。”薛涛翻动着手中的书,欣慰地说:“终于看到这10个‘小宝贝’排着队从我面前走过,用20年时间生了10个‘小宝贝’,我也算是有精品意识,但也算是严重‘超生’了。”

  对于薛涛来说,《薛叔叔哲学童话》中的10个“小宝贝”都是挚爱,故事全部来自其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他分享了其中被他称为“老疙瘩”的一本名为《看家狗的演出》的故事,“这本是最后一个写的,目前我最爱它。”薛涛回忆称,小时候曾养了一只“不务正业”的狗,在他看来,一只恪守职责的狗是盯着生人看,而它却总是盯着主人。“生人到我家来,它不管。它总希望引起我的注意,喜欢给我表演,还希望我配合它,用东北话说就是整天嘚瑟没用的事。”他笑称,自己觉得这只狗特别好玩,于是儿时就幻想如果以后能当作家必定要写这只狗。“后来我具备了一定的写作能力,就把这只爱表演、不务正业的狗写了出来。这只狗得到的鲜花、掌声,但最后曲终人散时,它才发现陪伴着它的只有影子。”薛涛说,所有故事都有他的人生体验在背后,要讲的话,其实每个故事都比这个要长得多。

谈寓意 “哲学”两个字天生属于孩子

  从图书封面上醒目的大字就不难发现,《薛叔叔哲学童话》是一套以“哲学”为主题的童话绘本作品。内容聚焦在他深邃的精神世界上,梳理出“哲学启蒙”这一关键词,用故事启蒙儿童的哲学认知,用极具艺术特色的绘画方式激发儿童对哲理的无限遐想。薛涛希望通过这套作品,可以带着孩子们在童话故事中进行一场思辨游戏,不仅锻炼孩子们的思辨力,开拓他们的思维视野,也带领他们享受自己的思维成果。对于哲学这个深奥话题对孩子成长的意义,他表示,其实“哲学”两个字天生就属于孩子,跟大人没什么关系。“我想很多人一看‘哲学’两个字脑袋都大了,但我在中学时期就很喜欢哲学,喜欢它什么呢?我喜欢的就是读不懂的感觉,因为读了哲学而更加困惑的感觉。”他称,哲学把人带到更困惑的地方,因为只有这样,一个人的灵魂才能觉醒。“我觉得读了那些乱七八糟又不懂的哲学书,才让我变得越来越豁然开朗。而且我觉得‘哲学’两个字天生就属于孩子,我有时会想‘哲学’为什么把大家搞糊涂了?是因为‘哲学’后来到了大人手里。”薛涛认为“哲学”在孩子手里时让人耳清目明,孩子经常会说出一个真相,莫名其妙的一语道破天机。

  薛涛称,把“哲学”两个字还给孩子,孩子们不要害怕,家长们也不要害怕。书中无非是让孩子们记住自己是个初生的孩子,而不是一个被乱七八糟的培训班搞糊涂的孩子。“读了这些书,你是一个孩子,你的眼睛很明亮,你的心里很清醒,你会说出一个孩子最善于说的话。那么,它就是‘哲学’。”同时,他希望通过读这本书的大人们,能想起自己曾经是个孩子,曾经拥有的清醒和明白。

谈表达 把童话写大,也要把童话读大

  作为国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薛涛曾荣获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等多个奖项。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曾这样评价薛涛的作品:“薛涛的作品一般不关心那些形而下的社会问题,他关心的是一些较为形而上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关于人的存在价值的,是关于生命的意义的,他喜欢直接进入人性的底部去看那里的风景和气象。他的文学世界,比初时深邃和开阔。无论是在题材领域的开拓,还是在主题思想的深化方面,他一直就没有停止过思考和实验。”确实,薛涛善于通过故事表达生命中的“大爱”,在他的作品中,拥有构建“人类精神家园”的守望意识,并且在作品中表现出对人类精神“还乡”的温暖期盼,这些奠定了哲学童话的大格局。

  “童话其实是大话,你小它就小,你大它就大”。薛涛说,童话虽然前面有个“童”字,但它并不是很小的东西。童话可以夸张,可以比喻,可以把整个人生寓言浓缩到一篇东西里;童话可以关怀人类的命运,可以有悲悯情怀,可以有救赎,还可以有爱情;童话什么都可以写,所以说童话是大话。“你说它小,它就小,就看你怎么看待。如果你说它是儿童文学、低幼的,童话就小。其实童话是被写小,也是被读小的,但童话既是被写大的,也是被读大的。”薛涛主张读书的时候不要由浅入深,直接从“深”开始。“如果你开始就是浅阅读,那么将来你永远都喜欢浅一点的书,没办法,小时候的口味已经定了。童话开始就是大话,把童话写大,也要把童话读大,让阅读的起点越高越好、越深越好,让童话变成实实在在的大话。这样中国的阅读才可能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