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上学、租房、逛雷峰塔……
学霸小徐的杭州生活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8年06月11日

  记者 马 黎

  泰戈尔、徐志摩等一行。

  徐志摩是海宁人,但杭州有诸多他的痕迹。

  如果从徐志摩的母校杭州高级中学出发,北向行走,仅仅一站地,就可以走到杭州徐志摩纪念馆。

  前段时间,杭高的一则校庆公告在朋友圈刷屏了:全文用骈体文写成,共932字。“秉一代之文枢,营两间之意匠,则刘大白、徐志摩、郁达夫、朱自清、叶圣陶、曹聚仁、柔石、冯雪峰、金庸、木心、刘吉、张抗抗之载道也。”徐志摩的名字出现在第二位。

  而杭州上塘路97号院内的徐志摩纪念馆也重新开馆——它有了开在六百弄的大门,门外连接起一道百米长的“志摩墙”,讲述着他一生都在追逐的“爱”、“自由”与“美”。

  人生短短35年,徐志摩太多次写到杭州。梳理之后,会发觉有两个时间点,对徐志摩来说,很不一样。

  如果翻一翻徐志摩的日记和研究者的考证,我们可以找到“志摩的杭州”。

  1911

  学霸小徐

  算出全国人口总重240万兆斤

  杭高校庆公告里,徐志摩后面是郁达夫,两人是同班同学(郁达夫是插班生,从嘉兴府中转学来,插入初一下期)。

  小郁对于小徐,是有点“小嫉妒”的,从这一段描述中可以感受到:“而尤其使我惊异的,是那个头大尾巴小,戴着金边近视眼镜的顽皮小孩,平时那样的不用功,那样的爱看小说——他平时拿在手里的总是一卷有光纸上印着石印细字的小本子——而考起来或作起文来却总是分数得最多的一个。”

  那时的徐志摩,用的是另一个名字:徐章垿(字槱森)。7年后去美国留学前,他才改名志摩。

  1911年,也就是107年前,14岁的徐志摩从故乡海宁的开智学堂毕业后,第一次离开家到省城杭州府中读书,此时,杭高的前身已经改名杭州府中学堂。

  到杭州3天后,徐志摩就在西湖边暴走,跟同学游“清和坊”(今天的清河坊),买了《新三国》、《新西游记》,“阅《新西游记》三册,颇具讽意,此书非无益小说可比,以有言外旨也。”

  杭州几个风景点都走遍了——他在玉泉看到的鱼,远比现在的丰富,长有七八尺,颜色有黄、红、青、黑、绿、白;还有一种鱼身弯成三折,志摩不知其名,叫它“弯鱼”。

  郁达夫说的没错,小徐就是学霸,连算术也好。他在《立夏日称人新乐府》中,讲到了杭州人立夏称人的风俗,这还不够,居然还计算出全国人口总重量为二百四十万兆斤,然后又联系清政府向英法美德日五国列强所借巨款,摊压到每个国民身上,“他年称人人嗟怨,一群捆载当刍薪。问君何为作此语,恐有求荣卖国人,送与眈眈虎视之强邻。”他还热爱科学,在校刊《友声》上曾发表一篇科学小论文《镭锭与地球之历史》,表达自己对居里夫人发现镭这一事件的关注。

  这些生活,都来自徐志摩1911年在杭州读书时,写下的《府中日记》,其中记录了各种琐事:租房,考试,游历,阅读等等,还附上了课程表,时间是从1911年正月20日到6月22日,总共112页。其中,还说到了一场足球赛。

  107年前的6月11日,杭州府中足球队的活跃分子徐志摩早晨五点钟就起床了,前往操场做热身。七点钟后,球队要与安定中学(现杭七中)相约在陆军小学(现已不存在)操场进行足球比赛。

  到赛场时,大家发现安定队已经先到了,所有球门、边线安定队已经画好了。八点钟两校球队各振雄威,立决胜负。四顾操场很宽阔,很难组织进攻……这一天的日记中,徐志摩记录了一场小冲突。

  徐志摩所在的球队球员周麟振与安定队的一位球员发生口角,随着两人就要动手。本来,这只是球员个人之间的纠纷,在场的人纷纷劝解希望息事宁人。但是,因安定队的场外人士也有气势汹汹介入之势,杭州府中学生也不肯让步,“几以赛球场为争斗场”。虽然,架没打起来,但是,比赛就此中止了。

  2011年,徐志摩在杭高读书100周年纪念时,杭高和杭七中老师约定要进行一场球赛,把100年前没踢完的比赛踢完。

  2012年,这场比赛终于圆满了,那年,徐志摩的嫡孙徐善曾、孙女徐稘,从美国来杭州,在杭七中看了比赛。徐善曾先生开球,帮徐志摩完成了百年前那场球的后半场。

  有意思的是,当时提议恢复比赛的杭高老师高利,也是不久前杭高120周年校庆文言文公告的执笔人之一。

  1924

  徐志摩第一次近看雷峰塔

  第二年的同一天,塔倒了

  徐志摩写过不少关于杭州的诗文、日记,比较有名的是《西湖记》,写作的时间是在1923年9月7日到10月28日之间。

  1923年9月25日,刚好中秋节。那天,徐志摩本来约了胡适,结果被放鸽子。彼时,胡适的表妹曹佩声也在杭州。徐志摩就和另一波人坐轿子去南屏山下,逛雷峰塔,这是他第一次近看雷峰塔。

  “三潭印月——我不爱什么九曲,也不爱什么三潭,我爱月光下看雷峰塔静极了的影子——我见了那个,便不要性命。”他在《西湖记》中写道。第二天,他写下了著名的《月下雷峰塔影片》: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影,

  满天稠密的黑云与白云;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

  明月泻影在眠熟的波心。

  ……

  10月21日,他在日记里写,和胡适夜游阮公墩:“但昨晚却为太戈尔的事缠住了,辜负了月色,辜负了湖光,不曾去拿舟,也不曾去偷尝‘西子’的梦情;且待今夜月来时吧!”

  太戈尔就是泰戈尔,这里提到他原定是1923年来中国,但因故推迟到了1924年。

  1924年的4月12日-5月30日,徐志摩全程陪同泰戈尔访华。

  4月14日早上8点,泰戈尔在上海北站搭早班快车来杭州,一共要呆3天。中午12点,他从杭州城站火车站走出来时,已经有人在月台上等候多时。文化界人士张君劢、张东荪、郭秉文、朱经农等,还有几个记者,一共10多个人。

  海宁徐志摩研究会的张云鹏老师查过当天的老报纸。上海《申报》全程采访了这趟杭州之行。4月15日,报纸其中一版,头条标题《太戈尔昨日赴杭》,其中写道“定寓西湖饭店”。

  这3天,徐志摩连日记都没来得及写。

  1924年9月25日下午1时40分,雷峰塔轰然倒地。徐志摩可能并未想到,他第一次见到雷峰塔,是前一年9月25日。当时写的诗,竟像谶语一般。

  又过了一年,1925年9月17日,他在西湖边等陆小曼而不得,“发傻”独自去灵隐,转到雷峰塔附近,才发现塔已不在,写了《再不见雷峰》——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一座大荒冢

  ……

  发什么感慨,这塔是镇压,这坟是掩埋——

  镇压远不如掩埋来的得痛快!

  ……

  像曾经的梦境,曾好的爱宠;

  ……

  志在摩登:我的祖父徐志摩—新书分享会【杭州站】

  6月10日14:00

  西西弗书店·杭州国大城市广场店

  参考——

  《徐志摩未刊日记(外四种)》虞坤林整理

  《浙江籍》陈子善

  《新发现徐志摩影像所想起的》 陈子善

  本组报道图片,由中信出版社授权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