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曹禺剧本奖的《大清名相》上演
西湖之春”艺术节闭幕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8年05月28日

  《大清名相》虽是黄梅戏,却有着浓浓的“杭州血缘”。

  一年前,也是这个时候,杭州编剧界CP余青峰、屈曌洁夫妇,凭借戏曲剧本《大清贤相》荣获了第六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第二十二届曹禺剧本奖)(注,实际演出时改名为《大清名相》)。

  余青峰目前是杭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直属单位杭州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的一级编剧。2008年凭《赵氏孤儿》剧本获得第十八届曹禺剧本奖,2014年凭《青藤狂歌》剧本再次获得第二十一届曹禺剧本奖,而《大清名相》,是他第三次获得曹禺剧本奖。

  《大清名相》大改九稿,小改近20次,历时近两年。2015年创排以来,先后在全国各地演出百余场。

  这一次,它算是回到娘家。

  这部戏源自大家都熟悉的安徽桐城“六尺巷”的故事:吴家与张家为了一块宅地,争执不休。张家人向在京城当宰相的张英求助。谁料想,张英的态度很明朗,不就是一块宅地吗?让他三尺又何妨。

  但这部剧没有写张英的“让”,而是写了张英的儿子张廷玉,写了一个“不让”的故事。

  谢幕时,很多人流泪了,余青峰也坐在观众席,这颗“光头”太显眼,以至于大家一找就找到了,第一时间跟他交流看戏的感受。

  何为好戏,有各种评判标准,对于观众而言,最直接的反应,莫过于意犹未尽,急着找到相关的小说和文章“充电”。观众“大雯”就是如此,她一看完就手机百度了张宏杰写的《饥饿的盛世》,因为其中有一部分正好写到了张廷玉。她对记者说:“这部戏的呈现很干净,有文化深度,融汇了诗词文化中的一些精髓,引导人们去探讨历史。”

  余青峰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这次,为什么又“绕远路”,去写张英的儿子张廷玉,要写“不让”?

  “这个故事已经有过一个《六尺巷》的黄梅戏了,写来写去就是两家吵架。直到发现了张廷玉,康雍乾三朝重臣。我们从他的角度重新去诠释这个‘让’与‘不让’,这里面具有反腐的时代意义。”

  余青峰说,《大清名相》中的张廷玉为乾隆朝惩贪肃吏立下汗马功劳后,为了平息乱象,执意让贤还乡,最后连“太庙配享”的殊荣都让出来了。“他说我不是为了沽名钓誉。只要你乾隆能够下大决心整顿吏治,我就回家赋闲。归去之前,当时很多事情全部被他揭出来了。所以我们最后写的,就是这样一个高风亮节,几十年不犯错的三朝老臣的让和不让。”

  而余青峰的“不让”又是什么?

  余青峰笑:“我不让的东西大概就是,不会随波逐流。我不会人云亦云。我宁可在家里享受着孤独,也不愿意融入外面的喧嚣,这大概只有像她(妻子屈曌洁)这样的人才接纳我。”

  余青峰骨子里的这份叛逆,让同样文气的杭州人很懂他。“我敬畏古代文人,敬畏我们的文化传统,这些精神跟戏曲是比较契合的,也能跟我从小的戏曲情结结合起来,所以我的创作基本上是遵循着这样一条路子走下来,也会一直走下去。” 记者马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