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批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中,浙江74人入选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8年05月23日

  记者陈淡宁/文 通讯员陈晓/摄

吴传来为邻居讲《徐文长接联救先生》的故事。

  讲故事,也能讲成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是的。

  上周公布的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名单中,全国1082人中,浙江有74人。名列其中的陈秋强、吴传来、张嘉国、杨乃浚和许根才等5人,对应的非遗项目分别是《梁祝传说》、《徐文长故事》、《布袋和尚传说》、《王羲之传说》以及《海洋动物故事》这五个故事。

  提到非遗,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总是戏剧曲艺、礼仪民俗或者工艺美术。但事实上,国家对“非遗”的定义中,还包括了“传统口头文学以及作为其载体的语言”这一项,传说故事正是属于第一个分类中的传统口头文学。

  什么样的故事

  能入选“非遗”

  绍兴人吴传来今年75岁,算起来,他跟徐文长的故事,已经打了50余年交道。少年时听故事,青年时收集故事,中年时整理故事,而今迟暮之年,他开始讲故事,如果每天讲一个,他讲上一年多也讲不完。

  为什么是徐文长?

  “因为我小时候住的地方,走上几分钟就走到了徐文长的青藤书屋。”吴传来说,“大家是住一个小区么,老人长辈们讲得最多的也是徐文长。据说,许多故事,真的是从徐文长的亲邻那里一代代传下来的。”

  如果说,童年听过的那些故事是无心插柳,那么真正让吴传来打定主意一辈子与徐文长“打交道”的契机是,刚转业的吴传来,被分配到了与徐文长的青藤书屋仅一墙之隔的绍兴粮食机械厂。隔壁那间小屋,让他想起了少年时听故事的快乐时光,也想起了在部队自己给战友们讲故事,一礼堂的战友都听得津津有味的情景。于是,吴传来一有空就骑着自行车到处跑,找一些老人给他讲故事,一趟听不完,第二趟上门就备点烟酒,接着听故事。

  吴传来讲的徐文长,特别接地气,有什么秘诀?

  “讲徐文长啊,一定要用方言。”吴传来说,“很多故事,不用绍兴话,你还讲不来。”

  说着,他就讲起了一个《徐文长作蚊虫诗》的故事。徐文长去杭州遇到了几个附庸风雅、以貌取人的年轻公子哥,最精彩的地方是徐文长以绍兴方言作诗,公子哥却抓耳挠腮一脸狼狈。当吴传来用绍兴话念出那几句诗时,听得懂的人肯定会会心一笑,不仅押韵,还暗藏幽默机锋。

  能够成为非遗的故事,并不是凭空而来的故事,它是从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与这一方百姓生活的环境与历史,与他们的好恶、信仰、愿望有着紧密的联系。在吴传来看来,故事里的徐文长,才智过人,好打抱不平,喜欢替老百姓出头,这种嫉恶如仇、惩恶扬善的朴素价值观,正契合了绍兴的文化基因,所以绍兴的百姓都很崇拜他,故事也流传得最多。

  怎样讲故事

  能成为代表性传承人

  在第五批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中,浙江入选的人数全国第一,加上前四批仍在世的传承人,目前浙江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总数已达到196人。

  记者从浙江省文化厅非遗处了解到,其实在第五批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人公布之前,浙江已经有19个国家级的民间文学类非遗项目,比如《苏东坡传说》《钱王传说》《刘伯温传说》《西湖传说》《济公传说》《西施传说》等等,许多项目设有保护地,但在对应的传承人一项上却是空白。

  而在第五批中,民间口头文学项目的五位传承人中,陈秋强、吴传来、杨乃浚都来自绍兴。

  绍兴市非遗保护中心主任俞斌告诉记者,对于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把关,是非常严格的。民间口头文学,因为有很广泛的群众性,所以要挑出一位,其实很难。“一般来说,国家级的传承人至少要储存相关故事四五百个,故事也要讲得引人入胜,让人听得有味道。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要投身非遗工作,去记录、传承、传播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

  俞斌表示,这次入选的都是屈指可数的故事大王,更难得的是,这几位老先生多年来默默做出了很大贡献。90岁高龄的杨乃浚老人,仍然进社区、进学校讲故事,亲笔用小楷写下故事,复印后去景点分发给游客;还有吴传来,常年挖掘整理徐文长故事的文本及资料,书都出了好几本……

  根据相关政策,自2016年起,国家对于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补助标准为每人每年2万元。吴传来笑得很爽朗,“正好可以拿来补贴一下出书的费用。”他告诉记者,2021年正好是徐文长诞辰500周年,他要交出一本总集,让徐文长的故事永远流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