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你追过的“大坑” 为什么多数都被填满了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8年05月07日

记者 陈淡宁 通讯员 竹嫄

电影《盗墓笔记》海报

  红猪侠的《庆熹纪事》填完了16年的“坑”,你还记得那些年你追过的“坑”么?

  在以连载形式为主的网络文学中,有相当一部分的“长篇”作品被大家称之为“大坑”。这些“大坑”的写作战线漫长、章节数目惊人、粉丝群体不离不弃。例如孙晓的《英雄志》,1996年开笔,2000年正式出版,全书现有二十二册,三百二十万字,20年苦写,仍旧未完结。

  网文写手同时开好几个“坑”,然后选择性地“弃坑”,都是很常见的行为。

  但是,近几年,那些大神写手的“坑”越来越少了。杭州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夏烈认为,“大坑”在早期的网络时代风行,是因为当时还没有一个完整的盈利和产业模式,写手欠缺一个动力在背后鞭打他们。当时,完结不完结、是不是每天更新都不太打紧,更新章节能够给一个作者带来的仅仅是知名度,而非资本。但在现阶段,网文IP化以后,影视公司和资本需要的都是网文作者完整的作品。也就是说,只有完结的作品才能够给作者带来更丰厚的盈收和影响力。

  至少在10年之前,网文写手大多数还都是兼职,不依赖也不期待写作能创造经济效益。而现在,专职网文写手大量出现,他们日复一日地保持恒一的写作产出来满足读者的阅读胃口。在IP风行之前的时代里,那些“写手大神们”一手挖出的“巨坑”,已经或正在被作者重新填充。

  “大坑”里有一代人的青春

  在夏烈看来,最具代表性的网文“大坑”是孙晓的《英雄志》。他认为,即使在今天看来,《英雄志》依然是一部顶级的网络武侠小说。

  不少狂热粉丝将《英雄志》称为“华人架空第一书”——在网络文学论坛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金庸封笔古龙逝,江湖唯有《英雄志》”, 其“武林地位”可见一斑。不少读者都跟随着这本书度过了自己的青春岁月。

  阿越的《新宋》也是一个颇为引人瞩目的坑。“《新宋》是架空历史中的经典之作。过去那么多年了,作者还是没有填完这个‘古早坑’。” 夏烈说。

  《新宋》的作者阿越是科班出身的历史爱好者,曾就读于湖南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攻读中国古代史。他的作品,根据爱好者们评价,有严谨的文风和真切、翔实的历史氛围。“我尽我的能力,在一部历史幻想小说中,向读者介绍一个自己所读到、所理解的宋朝,去与读者共同探讨小说中华夏文明的发展方向。” 阿越曾经在随笔中这样写道。

  近年来,愤怒的香蕉所著的《赘婿》也博得了许多关注。

  《赘婿》是一部2011年首发于起点中文网的网络小说,到2015年11月仍然在连载中。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从现代金融界巨头的身份回到了古代,进入一个商贾之家最没地位的赘婿身体后,涉及到一系列家国天下事的故事。

  在起点文学网站上,这部小说霸占了月榜,有两千多万的点击,累计获得了五十万收藏。这个庞大的数据听起来几乎像是神话。小说的写作战线和传统文学相比依旧拉得很长,在读者的催促下,小说完成速度依旧很慢。

  网文产业化是未来的趋势

  而在网络文学圈里,还有“太监文”的说法。夏烈举了烽火戏诸侯的例子,这位杭州作者唯一写完的作品还是前年的《雪中悍刀行》,其余的几乎都未完结,甚至无奈断更。尽管如此,他依然是男频最重要的大神作家,被读者称为”大内总管”。

  更有类似于南派三叔这样的超级IP户,《盗墓笔记》九部曲,一写就是十年,其结尾却饱受诟病和非议。夏烈也认为:“三叔后来写的《藏海花》等后续,试图翻盘,但也依然是个坑。”

  从这些大坑作品的演变中,不难发现的一点是,随着网络文学产业化的完善,写手们的写作动机也开始产生了变化。曾经的“太监文”、“神坑文”已经不是主流了。写不完的状态在当下文学影视改编产业里非常不利,有头有尾的完整作品是网络文学转化的新趋势。

  然而,有一点在网络文学的创作中是相当恒定的:类型文学是线上创作的主流,幻想小说为盛。“当然,这种趋势也会有所改变。现实题材网文的增长,甚至对正史与真实生活的正面书写,会成为下一个潮流。这跟网络文学的主流化,时代位置的中心化转移有关。”夏烈说。

  如何看文学的“工业革命”

  晋江文学总裁刘旭东曾将文学的网络化创作称为文学行业的“工业革命”。夏烈认为这个观点非常独到。

  在互联网时代,一切都可以由数据来计算量化生产,即便是艺术和文学——“在进行网络文学IP估值的时候,会考虑该作品的阅读量、收藏、订阅、打赏、粉丝情况、排行这些硬数据。很多资本就特别相信粉丝经济,认为作品的读者如果活跃、年龄涵盖面广,他们转变为影视粉丝的时候,该商品的接纳度就不一样了。”

  网络文学走向产业化,之所以能被称为“工业革命”,可以从多维度去衡量。文学在过去是独一无二的,特别强调原创的东西,而在产业模式中,走量才能繁荣。正所谓是,“快速写作,快速传播”。

  与此同时,网络文学创作也形成了一个完善的产业链。“在过去,作者就是关在家里写作,然后出版社看中作品,出版,这就是一个商业循环了。而今天,人们全方位地创造资本,一部小说的IP可以移植到电影、游戏、动漫、舞台剧、主题公园……”夏烈说,但这也意味着抄袭的问题被推上了舞台中央,毕竟,有“工业复制”就意味着有创意的窃取。

  或许在不久的未来,网络文学的文学价值将得到质的提升。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多少会有一个融合共生的状态,彼此学习,彼此借鉴。传统文学能学习互联网模式的传播;网络文学则学习传统小说精致的悬念、强烈的形式感和文学意涵。夏烈举了金宇澄的《繁花》做例子,认为这也是一部别样的网络小说——既尝试了线上传播的模式来取得相当的阅读群众,又保留了纯文学的素养和底蕴。

这些“大坑”,你入过吗

  《悟空传》 今何在;2000年完结

  《英雄志》 孙晓;1996-至今

  《盗墓笔记》 南派三叔;2006-2011

  《斗破苍穹》 天蚕土豆;2009-2011

  《诛仙》 萧鼎;2003-2012

  《凡人修仙传》 忘语;2008-2013

  《琅琊榜》 海宴;2007-2014

  《全职高手》 蝴蝶兰;2011-2014

  《新宋》 阿越;2004-2015

  《鬼吹灯》 天下霸唱;2006-2015

  《龙族》 江南;2009-2015

  《择天记》 猫腻;2017完结

  《九州缥缈录》 江南;暂未完结

  《赘婿》 愤怒的香蕉;2011-至今

  (此处列举仅为部分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