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院副教授彭小冲昨在杭因病离世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8年04月13日

记者林梢青 薛建国 通讯员付玉婷

《瑞雪》

彭小冲生前照

  昨天上午9时18分,当代优秀花鸟画家、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副教授、原中国画系花鸟教研室主任彭小冲,因病在杭州离世,终年56岁。

  在画界的朋友圈里,昨天大家都在怀念彭小冲,曾有媒体用“像李白一样的现代人”来形容他,而朋友们说,表面上看,小冲潇洒而充满个性,实际上,你几乎很难想象,这个时代还有这样一位在艺术和生活中都如此真诚、无私、毫无保留的人。

  昨天,得知噩耗,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写下“芃芃彩荷沐雨栉风独秀,冲冲人生放逸率性难求”的挽联,悼念彭小冲。副院长王赞与彭小冲则是多年挚友,4月10日深夜,从外地赶回的他,在浙一医院的病床前,俯下身子,和小冲进行了一番长长的告别。“我们这些人,在他透明的人生面前,真的无地自容。”王赞说。

  彭小冲告别会将于4月14日上午8:30分在杭州殡仪馆大厅举行。

  彭小冲1962年生于湖北武汉,198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院前身),毕业后留校任教。王赞说,当年的班主任、著名花鸟画家舒传曦教授的无私和低调,对彭小冲影响极深。

  去年初,彭小冲被查出身患重病,但一直积极达观。就在十几天前,他还赴北京参加了中国美术学院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九十周年校庆纪念活动,之后还赴遂昌参与教学活动。

  中国人常说“画如其人”,这也是大家对彭小冲老师的一致印象。

  中国美院教授、博导曹意强曾专门撰文评价:

  “评论中国写意画时,人们常用的套语是笔墨率真之类,而率真又与人品相系,所谓人品高画品亦高。率性似总与酒相关,明代何景明在《祭董先生文》中概括了这种观念:‘学书以游艺,饮酒以率真,蔑俗以肆志。’品性、笔性和酒构成率真之画的有机要素,而这也往往成了画家自誉、评画者吹捧的修辞手段,失去了本来的内涵。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花鸟画教研室主任彭小冲教授其人其画却体现了这三者的自然结合,达到了何景明所说的境界。”

  用王赞的话来说,小冲是一个真实到“透明”的人,无论对学生、对同事、对家人、对友人,他对任何人都是毫无保留、不求回报。

  彭小冲与钱江晚报记者薛建国多年亦师亦友。此前,薛建国曾撰文《小冲的智慧》,他还记得,初次见面,若别人尊称彭小冲“彭教授”,他会耸耸肩或挤挤眼,感觉“不受用”,所以,年长一点的,都喜欢叫他“小冲”,年轻一点的,则唤其为“冲哥”,这是彭小冲所要的一份“亲切”。

  在薛建国笔下,小冲有太多故事。“小冲有三好,茶烟酒,但这些东西,经不得他手。有一次,有人送他两条中华烟,他掂在手上,在去学校途中,每遇上一个熟人就递上一包,结果到了学校门口,自己想抽一根时,才发现自己原本兜里揣着一包也‘贡献’出去了。他穿的衣服,朋友一般不敢说好,一说好,他就执意要把衣服脱下来送给你。他有一件皮夹克,国外买回来的,价值好几万,一位朋友夸了一句漂亮,结果他一定要朋友把这件皮衣拿去,朋友不收,他立马以‘断交’相威胁。”

  “小冲的故事,大都与酒有关。前些日子,有媒体把他比作‘像李白一样的现代人’……杭州一家画廊重新设计装修后首展是为小冲安排的,策展人提前三个月前就通知小冲,而他大多数时间都在与朋友喝酒,在离画展还有15天时,他只完成了两张画。策展人急了,带着酒把他堵在工作室,逼着他画画,陪着他喝酒。小冲喝了三天酒,完成展览所需要的30余幅画。”

  彭小冲的英年早逝,令王赞深为痛心,这不仅因为他失去了一位挚友,也因为学生们失去了一位良师。“彭小冲长年几乎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学生,让学生清晰地把握到笔墨纯正的味道,这种味道,正是老师们一代代传承下来的。”

  王赞反复念念,彭小冲超乎一般人想象的真诚与大度。“他带学生下乡,从来不让学生掏钱,半个月一个月所有的费用都是自己来承担。绘画的时候,从不忌讳别人看,所有的技术都毫无保留。彭老师从不希望欠别人,此刻,我们就让他静静地离开。把悲痛都放在心里,把哀思放在今后,以后我们来举办展览和研讨会,共同追忆小冲,是对他最好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