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院,为这座城市储存美贡献美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8年04月08日

记者林梢青 通讯员付玉婷 邓菲 周祖妮 薛晶

东方竹 中国美术学院供图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 钱云峰 摄

  最近的中国美术学院,多了一道红色的“门”。

  一面,抬头可见“国立艺术院”,门框上为“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东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这是第一任校长林风眠提出的四句口号;另一面,则是“中国美术学院”,门框上是八字校训:“行健、居敬、会通、履远”,

  一步之遥,从1928到2018,整整九十年。

  今天,4月8日,中国美术学院满九十周岁。

  自3月24日始至4月9日,京杭两地活动不断。

  其中最重磅的,是一座建筑与一个校区的消息——4月8日,葡萄牙著名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lvaro Siza)设计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将在中国美院象山校区全新开馆;同日下午,中国美术学院良渚校区将进行奠基仪式,由著名建筑师张永和教授领衔设计。

  至此,中国美院校园集齐四位国际建筑大师的作品——放眼杭城,王澍打造的象山校区在山林中静静栖息,遥相呼应张永和领衔设计的良渚校区,又与南山路老校区一起,构成了“湖山望境”这一中国美院文化意象;而由日本建筑师隈研吾设计的中国民艺博物馆和由阿尔瓦罗·西扎设计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此刻正在象山校区内咫尺相望。

  东方与西方、传统与当代,在同一方天空下交汇。

  这不仅值得美院人庆贺,也是杭州乃至全国的焦点。

  诚如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所说,这些博物馆,是九十岁的国美献给这座城市的礼物;人们能在这里看到珍视自己传统、珍视自然之心,看到了思想解放和社会创新的力量,看到绵绵传承的学脉和新一代人童话般的想象。

  设计博物馆,大师西扎操刀每个细节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筹建准备历经5年,2018年1月交付,这是中国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博物馆。

  阿尔瓦罗·西扎在1992年获普利兹克奖,是20世纪公认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这座博物馆是他在中国完成的第二座建筑作品。

  86岁高龄的西扎,对在东方建一座设计博物馆,一直心向往之。

  第一次来杭州参观包豪斯藏品,西扎就被深深打动了。当时象山校区可建博物馆的地方已经不多,而“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现代设计系列藏品”临时展馆16号楼附近,只有一条临街的狭长地块,还有一棵老樟树,以此树为界,建筑红线不允许突破。

  第二次来美院,西扎拿出了让人眼睛一亮的概念设计:三角形的建筑,犹如一把角尺,用来象征设计最合适不过。

  建筑外立面覆盖的红色阿格拉砂岩砖尤为引人注,西扎一改以往常用的典型白色,坚持用红色的砂岩。

  博物馆执行馆长袁由敏说,西扎亲自操刀,馆内所有陈列家具也均由他一一设计,“包括我们现在坐的这些椅子,甚至小到一些开关等。”

  如今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博物馆,总建筑面积为1.68万平方米,其中展厅面积6300平方米,库房面积4500平方米,公共教育空间3000平方米,研究空间约1200平方米。

  整个建造过程中留下的工作模型、工程图纸、回忆文档等,也都保存了下来。我们还将在这里看到西扎在亚洲最大个展,展示他60年设计生涯中,在全球留下的主要创作成果,涉及建筑、雕塑、家具等。

  包豪斯等五大展览同时亮相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最初的因缘,始于2010年美院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近现代设计收藏谱系的引进。这些年,它一直藏于美院库房。

  这批亚洲最大的包豪斯收藏,涵盖了城市规划、建筑设计、工业设计、平面设计、染织设计和绘画、雕塑、戏剧作品及相关文献。为了更好地呈现以包豪斯为核心的150年西方现代设计历史,便有了“打造中国首个具有现代设计原作系列收藏的博物馆”的构想。

  此次校庆,随着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开幕,包括这批包豪斯作品在内的五大展览也同时揭幕——两个长期陈列、三个临时展览,还有一场公教活动。

  此次包豪斯藏品展名叫“生活世界”,包豪斯就存在于日常生活中,至今许多设计产品的源头、样式都直接来源于包豪斯的思想库。

  另一场临展“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中,能看到设计史上那把著名的“红蓝椅”。2019年是包豪斯诞辰一百周年,这场大型国际研究与展览项目在美院率先拉开帷幕后,将在2019年前往柏林世界文化宫展出。

  收藏家朱钦骐先生在2013年捐赠的意大利服装设计师马西莫·奥斯蒂的男装作品,是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另一大核心馆藏,数量达36000件。

  或许你对马西莫·奥斯蒂的名字还陌生,但如今我们穿的T恤,在上面第一个采用丝网印刷的人,就是马西莫·奥斯蒂。奥斯蒂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从军装、工装和运动服得到的创新理念和设计思想,对服装领域的工艺进行了变革,发明了面向未来的全新技术。

  竹子有多少种可能性

  在隈研吾的民艺博物馆,还有一场“东方竹——亚洲竹生活艺术展”。

  百余根粗壮兀自挺立着的修竹在展厅拔地而起,空间被分隔成竹与竹之间的小小间隙,观者仿佛遁入一片竹林中,甚至还能闻见竹独有的清香——片片竹瓦堆砌成沧浪,那是新鲜的切面所散发的味道。

  展览展出来自亚洲30余名竹工艺师、设计师、建筑师和艺术家的百余件作品,以及部分有关竹的古代和当代的研究文献、影像记录等。

  看了才知道,原来,“竹”有如此多的可能性,那些精细的竹编针线篮、茶叶篓、面包箱……在灯光下的弧度,竟然如同人体、丝绸般柔软;还有湖北江陵出土的春秋时期的竹笥、汉代马王堆出土的竹简以及传播到日本被正仓院收藏至今的唐代尺八乐器,诉说竹的传统工艺。

  最引人注意的是九件来自日本的传统竹制花器,编织工艺的精巧程度令人赞叹,且都有着引人遐想的美名:新黄清幽、交干拂云、瑶翠……竹编的交错重叠构成和谐的整体,率真冷寂而富有禅意,还未插上花,就已让人叹服。

  此外,4月7日至10日,美院“国美之路——继续教育学院教师教学示范作品展”在恒庐美术馆展出,“国美之路——继续教育在路上”主题系列展则将于4月9日在中国美院继续教育学院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