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晓明连出三本诗集,用小号把冬天全身吹亮
来源:当代先锋诗人北回归线(微信公号) | 时间:2018年04月07日

 

 

  《用小号把冬天全身吹亮》

  (梁晓明的单篇诗歌的合集。包括《个人》《玻璃》《真理》《林中读书的少女》《剥》等。)

  出版: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序言:霍俊明

  责任编辑:彭明榜

  后记:梁晓明

  最新消息——

  此书刚获得羊城晚报文学副刊“花地”:2018中国原创诗歌集十佳榜

  序言(霍俊明)摘录——

  从写作能力、风格学和个人创设性而言,梁晓明显然是一个强力诗人、生产性诗人和总体诗人。里尔克说作家天生就应该有对所处的时代、母语和自己的三种敌意,这三种古老的“敌意”最终成就的正是总体性诗人。按照奥登在《19世纪英国次要诗人选集》中诗人的标准,梁晓明已经具备了“大诗人”的某些品质。

  后记(梁晓明)——

  考虑到这本诗集的容量,故而有意识的选择了以单篇的诗歌为主。以下的这些组诗和长诗,便没有选入。(后全部选入了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印迹——梁晓明组诗与长诗》),编辑好后,觉得也还能够自成一统。编辑体例上分为三个部分,也是一个大致的选择。第二辑的《批发赤足而行》,本来加拿大艺术长廊出版社出过一个单独的诗集,但国内见不到,这里便精选了一些,作为一个专辑独立。特此说明一下。

  评论摘录——

  谢冕(北大教授,著名诗歌评论家)

  梁晓明的(各人)代表了90年代以来,中国现代诗歌开始“由热情向着冷静,由纷乱向着理性的诗的自我调查”的分水岭。

  沈泽宜(著名诗歌评论家)

  梁晓明84年的(各人)是开创了中国现代诗中个人意识的“开篇”之作。还有他的《等待陶罐上一个姓梁的姿态出现》《荡荡荡荡我躺在蓝天大床上》等作品都宣示了与前人彻底划清了界限的意义。

  卢辉(诗人,诗评家)

  梁晓明的作品一向以独立特行的姿态傲立诗坛。他的诗歌语言看以极其平凡简洁、单刀直入却又是如此的不可置换、精确、传神与珍贵。

  《印迹——梁晓明组诗与长诗》

  (梁晓明迄今为止全部的组诗与长诗的合集。包括《歌唱米罗》《开篇》《死亡八首》《种菜》《长诗》《告别地球》《敬献》等。)

  出版: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前言:梁晓明

  责任编辑:项宁

  序跋:汪剑钊

  前言(梁晓明)——

  今年对于我似乎是一个总结的年份,先是上海古籍出版社签约出版我的诗译唐诗集《忆长安——梁晓明诗译唐诗五十首》,然后是中国青年出版社马上要出版我的一个单篇诗歌集《用小号把冬天全身吹亮》,现在是这本《印迹——梁晓明组诗与长诗》。这样一来,我的大部分诗歌作品就算基本都出版了。就像结束与开端,这样三本书一出,对于我也就像是一个结束,也是对三十多年来诗歌写作与思考的一个总结。

  写诗三十多年来,也就这点作品,实在不算多,但是我一直坚持最好的诗歌写作一定是可遇不可求的理念,所以虽然不多,但自觉也还算满意。

  接下来,就是为中年到老年阶段的诗歌写作做一个计划:希望能在去世前,还能完成一个本来就一直在规划的我的中年写作目标“三吏三别”中剩下的“二吏三别”,以及桀骜不驯的另一本诗集《不一样》。

  希望老天佑我。

  序跋(汪剑钊)摘录——

   据我所知,日常生活中的梁晓明多少有些懒散,几乎没有什么功利性的生活规划与筹谋。可是,透过这种懒散的表象,我却从他的诗中读到了精神的勤奋,一种活跃的智力活动。正是这种积极的活动,使他极有分寸地把握了自己的天赋,对西方超现实主义的写作进行了本土化的移植,以此对接了唐诗宋词的风韵。这里,我想借用一下后现代主义理论的术语,将梁晓明的写作定义为“后超现实主义”的风格。这种风格吸收超现实主义的有益成分,将之推陈出新,在它的非理性层次上进行了智慧的提炼,使作品介乎理性和非理性之间,在“明修”表面纷乱的“栈道”中“暗渡”目标清晰的“陈仓”,表象是无序的,内质却有着紧密的联系。

  梁晓明无疑是一位天才的诗人,但他不曾滥用自己的这种天赋。他清楚写作的难度,这种难度与“生活的海洋”密切相关。“缓慢”造成了他20世纪90年代诗歌的转向以及21世纪的“低产”,报答这种“低产”的是此后作品的厚重与丰富。《开篇》便是这样一组作品。人在大地上的存在之诗,这是海德格尔的看法,也是梁晓明笃信的理念。

  评论摘录——

  陈仲义(诗歌评论家):

  我多次肯定《开篇》组诗,是90年代中国诗坛重要收获。它犹如茫茫海面高矗的灯塔,连续超强闪光,刺穿层层夜幕,又如盘旋俯冲的鹰隼,一阵唳叫,穿过天宇。在精神失血和物欲决堤的溃散期,《开篇》先后用了3年时间,重新祭起酒神精神。冲破犬儒、疲软、低迷.....

  王自亮(诗人,文论家)

  梁晓明的《开篇》是深入到时间与虚无的作品,具有高度思想性与艺术感(包括歌唱性和新的意象组合方式),可以说,多年来绝大多中国诗人并没有能站到这样的开阔地,对精神问题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探索,并以内心的坦诚来与之匹配。《开篇》继承的是屈原“天问”和杜甫“秋兴八首”等伟大传统。一生能有《开篇》这样诗歌,足矣。

  刘翔(浙大教授,著名诗歌评论家)

  梁晓明的代表作是《开篇》,这部大组诗是他迄今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受到了唐晓渡、耿占春、陈超等诗评家的高度评价。无疑,这是九十年代中国抒情诗的高峰之一。毫无疑问,梁晓明是当代诗坛最有才华的诗人之一。

  沈健(诗歌评论家)

  梁晓明的《开篇》是迄今为止集大成式的作品。它傲视群雄,独立寒秋,在当代诗歌泡沫化的沙漠中,是类似于金字塔式的巨作!

  汪剑钊(北外博导,翻译家,诗人)

  梁晓明的写作有极高的起点,他在八十年代初就把现代诗的抒情性带入了超现实、超语义的境界,其用词的精确、流畅和由此展开的想象力,让写作获得了创造的快感,同时也调整了时代的审美标准和趣味。可贵的是,数十年来,他的写作一直保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平线上,从不曾坠落和滑脱,影响了一大批追随者,其最近对中国古典诗歌的吸收,再一次完成了东西方文化在灵魂深处的汇合,因而呈现了一种伟大的气象。

  《忆长安——诗译唐诗集》

  (梁晓明三十年来的用新诗译写古诗的全部作品)

  出版: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前言:梁晓明

  策划编辑:方晓燕

  责任编辑:钮君怡

  评论摘录:沈健、郭初阳

  前言(梁晓明)摘录——

  (以前国内所有的唐诗白话改写)重点都放在了“白话”两字身上了,故而力求能懂和解释明白,这点是做到了,但是于改写的诗味便觉失落了不少。故“白话”毕竟是白话,把唐诗用白话说出来,于普及明白是好,于艺术再现便感不满足了。

  我因为一直在写着现代诗,便有了用现代诗的语言来改写古诗的念头,这是一;其二,是因为中国的古诗对于当今世界尤其是美国的现代诗坛也有着极大的影响。美国自现代诗的先驱庞德翻译了中国的古诗后,中国古诗的光芒便渐渐地照到了美国这块陌生的地方,并引起了极大的回响。雷斯克洛斯、加里.斯奈德、罗勃特.勃莱、詹姆斯.赖特等著名诗人的诗作中都有着中国古诗很重要的影响和痕迹,有的干脆将翻译的中国古诗作为自己的创作收入诗集。勃莱甚至把中国古诗作为一种新的诗歌传统来进行继承和学习。由于中国古诗的出现,不说改变了美国的诗风,至少可以说是大大的丰富了美国的现代诗,是不为过的。

  现在终于完成了五十首,也终于可以作为一本书的样子出版了。这几乎像一个心爱心疼的女儿终于要梳妆打扮,她终于要出嫁了,心中感受也是非常复杂,但是高兴自然是最为主要的。另外一点是关于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出版,我觉得真是太美好了,因为由这个出版社来出版这个书,我觉得真是最为恰当,最为满意的结果了。就像女儿嫁给最好的女婿,作为生产与养育者,其心境只有四个字,叫:夫复何言!

  评论摘录——

  沈健(诗歌评论家)

   就像庞德等人对于汉诗的译写一样让人深深着迷,梁晓明的《忆长安——诗译唐诗集》,二十多年前就让我爱不释手。如今看来,它也许为百年新诗开辟了一片新疆域,为现代汉诗注入唐诗源远流长的气韵与格调,拓展了一个海纳古今的大境界。

  郭初阳(语文教育学家)

   诗人梁晓明的《忆长安——诗译唐诗集》,如一杯调和古今的好酒。一位现代诗人,用现代诗歌为唐诗发声,让现代人既看到了唐诗的风景,也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就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在这本小书中,就藏着一整个苹果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