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祖安:这部奇书里 寄托着他的大义微言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8年03月30日

  林梢青 通讯员付玉婷 薛晶文/摄

  反复用“传奇”来形容中国美术学院教授章祖安先生,似乎有一种落入俗套的危险。就像十余年前,章先生就曾撰文《再说慎言“国学大师”》,对于当下的无知,他忧心,却也不屑。

  但在我们身边,没有谁,比章先生更能呈现上一个时代的凝聚。这不是传奇,又是什么?

  2017年末,章祖安所著《周易占筮学》(修订版)由中华书局出版。这是一次时隔了近30年的修订——初版《周易占筮学》由浙江古籍出版社于1990年8月刊行,首印三万五千册,加印五千余册,迅速售空。学术著作四万余册的印量,在今天看来,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2012年,在钱报“文脉”栏目中,深居简出的章先生曾接受记者专访;近日,他就此书再度接受我们采访。

  关于这本书,章先生有两句话,令人印象深刻。第一句,他说:我这一生,其实就这一本书;第二句,他说:这本书里,我说的全部是真话,既没有拍马屁的话,也没有攻击抵排之习,全部都没有。

  这篇访谈于3月26日在钱报艺术微信“ART一点”率先推出,一天不到,《周易占筮学》在亚马逊、京东等各大网站现货均告售空,并一度跃居亚马逊图书销售榜前十位。

  七百余封来信

  多数请他“算命”

  初版时,正值上世纪90年代“周易热”,章祖安在两年里收到了七百余封读者来信,只可惜,来者多求其“算命”。

  那么多人误解《周易》,它究竟是一本什么书?章祖安在《周易占筮学》中写得很清楚——《周易》是以卜筮为其外壳的一部纯中国式的哲学兼社会学著作。

  想研究《周易》的人多,但《周易》难懂。面向大众标榜为《周易》入门的书,看似不少,真正高水平的学术著作却不多。“比如《周易入门》,但读完入不了门。还有很多江湖类的,因为《周易》本是用来预卜未来的,容易把它和算命相联系。还有一本《周易预测学》,发行量非常大,但里边一句《周易》本经都没有,毫无道理。”章祖安说。

  那,《周易占筮学》又是一本什么书?概括地讲,这是一本透过“空框结构”和“咨询文化”的视角,深入浅出地带你真正走入《周易》的学术著作。

  “一提起卜筮,我们往往把古人估计得太低,动辄以迷信愚昧的行为目之,不屑一顾。其实,占筮是其中一种决断方法,并不像我们现在讲得很迷信。”章祖安说,当年很多年轻人知道他懂《周易》占筮,会到他这里来咨询。但是这个跟《周易》也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他在《绪论》中说,要从社会学的角度,把占筮当作一种高级咨询文化,“这种咨询,最终必须以启发智慧为原则,而不能以迷其心窍为伎俩。”

  章祖安写这本书,主要希望推广几个思想:一、有疑惑的时候要咨询;二、《周易》其实是一种哲学,具有精深的辩证法思想。

  杭大毕业近30年后,章祖安始著成《周易占筮学》,伏案仅半年,却是此前三十余年的研究心血。

  遗憾的是,《周易占筮学》初版时章祖安身在日本,事后才发现成书讹误疏漏极多。近三十年,他始终为此深感不安。

  2015年,他决定正式修订《周易占筮学》。因为书中涉及大量卦象,而自己年近耋耄,目力衰减,深思再三,他遂委托“夙覃精文献,研求易理”的中国美院艺术人文学院王霖老师代为修订,为郑重起见,以亲笔致信王霖。

  章祖安说,当年姜亮夫等先生们有要事相委,也都要写一封亲笔信,以示郑重。这是礼数,也是传承。

  老一辈看重什么

  章先生作出示范

  1956年章祖安考入杭州大学中文系后,经陆维钊先生推荐,求教于王焕镳(驾吾)、姜亮夫两位赫赫有名的一流学者。

  王焕镳先生对《周易》研究极深,他常说,《周易》的学问太深,是一辈子的。

  而姜亮夫先生早年在清华亲炙(指亲身受到教益)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诸先生,逝世时,杭大讣告中称其为“国学大师”,同时代仅其一人。姜先生当年若是找不到《周易》的相关古籍,首先想起的便是章先生的书架。

  陆维钊先生曾是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之首王国维先生的助教,上世纪70年代末,他致信吕叔湘先生引荐爱徒,专门提到:“章生祖安……于《周易》、《左传》、《史记》、《韩非》等书,夙称娴熟。”

  1984年,已任杭州大学古籍研究所所长的姜亮夫先生,特邀校内外各领域名师为该所古文献专业硕士研究生上课,《周易》一课,他请来的老师便是章祖安。

  关于这段时光,复旦大学中文系傅杰教授曾在《师从姜亮夫、章祖安诸先生的岁月》一文中有过生动的描述。当时,他正是古籍研究所台下听讲的第一届硕士研究生。

  “一九八四年秋,亮夫师约他(编者按:指章祖安)来讲《周易》专题,共计八次,课时不多,却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因为他跟别的老师显著不同。……章先生对我们的不屑全写在了脸上。讲到某段古典,他念出上句,点着名让我们站起来接下句。虽然号称古文献专业研究生,我们真能读过几本古书?在我们瞠目结舌无地自容之际,他失望地向我们伤口上撒盐:‘你们学古文献,这些书都没读过?’

  “感谢他的公然鄙视。惯听表扬、从无痛感未必就是好事。有的病人神经麻木,病入膏肓仍无知觉,这是最危险的。有了痛感,才能及时明白自己的缺陷,才能及时加以救治。”

  今年,章祖安先生82岁。2016年,章祖安书法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影响深远。在这个时代,章先生当然被视为一位书法大家,但在此背后,老一辈真正看重的是什么?《周易占筮学》无疑是他以身作出的示范。

  章祖安曾在其论文集《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书法艺术》的序言中,提出过“全人格”的观点:“艺术欲达最高之境,必又与全人格有不可分离的关系。聪明秀出之辈,于优秀传统文化中吸取精华以自养,实乃天性使然;而此种养分又促使其人格发展之健全,至最后,文化、技艺、人格混然为一,从而成就其‘全人格’。”

  由此,了解章先生这个人,再来深读他的书,深思他所言,会更有所得。

  人物

  名片

  章祖安,中国美院教授,书法家,陆维钊先生弟子。1937年生于浙江绍兴。1960年毕业于杭大中文系。参与浙江美院全国首届书法篆刻本科生的教学工作,并为中国美院书法专业首任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