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杨

来源:省少作协办公室 | 时间:2018年01月29日 11:53:00

苍南中学  高三年级

我喜欢曼妙的异数,喜欢心动的感觉,喜欢纷繁的故事,喜欢冷暖的人情。我期待饥来吃饭倦来眠的生活,努力把路过我心上的每一句话记得清清楚楚。在内心柔软,恰有山色风彩,恰有诗情画意之时,我不想去表达什么深刻的主旨,受到了感动,觉得心动,产生了冲动,就立刻动笔。我不愿做他人思想的奴隶,只愿做自己思想的上帝。我相信,我无法像契诃夫那样“只做证人不做判官”更无法像巴别尔那样做个冷而酷的“外人”,我能神气活现地给笔下的人物安排命运,却无法让自己全身而退。只想用最原始的个性写最真实的文章,只求给自己一个交代。

一、个人荣誉

2014年温州市第四届“我的课外生活”青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2017年温州市“我的暑假生活”现场作文大赛三等奖

2017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浙江省三等奖

2017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二、文学之星采访

1:对传统与民族文化的挖掘与探索,在文学上似乎有一个词可以来代表它——寻根文学。你的参赛作品《根》是向着这个方向而写吗?

构思这篇文章时,我并没有想过往这方面写,我可能没有这么大的情怀,怕是也写不出称得上寻根文学的文字。我小时候就对中药房的药香味有种莫名的迷恋,我一直觉得,喝一口中药,就饮下了五千年的厚重。一直有想过,要写一篇以中草药为人名的文章,所以也很感谢这次比赛给我这个机会,圆了我的一个心愿。言归正传,我在这篇文章中想展现的是人们在中国的传统文化的纵向继承和时代剧变的横向冲击所构成的十字路口前的不同表现,以及我对两种文化冲击的看法,通过制造阿爷与叔的矛盾,再到他们解决矛盾,来表达我自己的一些观点。

问2: 说说你喜欢的文学类型。

我喜欢神话传说、民间故事一类的。因为我这个人喜欢天马行空,喜欢漫无边际的想象,是一个脑洞很大的半浪漫主义者。每一个温柔有情,历人事沧海、四时更替却难以消磨的故事和传说都会唤起我的惊奇感,那种带有浓重烟火味的“俗气”的感觉,让我有种中蛊般的痴迷。我喜欢为奇人异事和传说中的神兽凶兽编写一段文字,让山精鬼怪有了灵性,便行走于天地间,生出爱怨情恨之事,让他们在我用笔构造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肉与灵,在人间烟火里,品尽世味。然后把我自己感动。

问3:当现实理想差距悬殊时,你什么样的方式来面对?

我算是一个偷偷摸摸的乐观主义者,当理想与现实差距悬殊的时候,我会戴上眼镜,让自己看清眼前的一切,告诉自己尽管情况很复杂,现实很残酷,它还是会有所改变的。但是我这个不正大光明的乐观人士在有时,还是会摘下眼镜,让眼前的一切朦胧起来,让所有锐利的人的线条轮廓和物的棱角边缘,都消失,让所有肮脏的细节被稀释,所有的声音被过滤,整个人变得醺醺然的。

问4: 通常在什么时候写作。

我通常会在深夜写作。夜晚的我会更加感性,在夜晚独自咀嚼所有沉默的时候,我很容易想起很多人,想起很多物,想起一个又一个氛围,整个世界在这时就像一个枕头一样,那么大,那么软,让我很安心。听觉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格外敏锐,手表里时针和分针的碰撞,窗外微风和树叶的呢喃,眼前的笔尖和稿纸的摩擦,所有的声音都惊人的协调,让人莫名的有种处在远古的寂静里的感觉,灵感的迸发和心脏的跳动就这样同时进行着。

问5:电子书和纸质书你更喜欢哪一种?

我更喜欢电子书。就我个人认为,一本书的核心在于他的内容,书的使命是承载内容、传承文化、传播思想并引发读者的思考。所以,只要我对书的内容保持着应有的崇高敬意,不断地就作者向我抛来的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阅读纸质书和电子书就成了一种对内容的载体的选择。而且,我倾向于在有限的时间内阅读的精华的内容的“碎片化阅读”,毕竟,学业的压力就摆在那,阅读的时间也相对没那么充裕。况且,我觉得阅读电子书并不是一种轻本质而重表象的行为,阅读是不注重形式的,知识与智慧,你吸收了就是你的。

问6:推荐本文学类书籍。

我想向大家推荐的第一本书是《民国风度》,民国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在那个纷乱的时代,拥有迥异风度,却同样在意、守护中华民族精神的一批“大家”以铁肩担道义的精神仍然令人既敬佩又感动。在最黑暗的时刻,以最耀人的风度,诠释了“士子气”的内涵。让我明白了,什么样的心灵造就什么样的风度。将书读到最后,我只觉得真的是“斯人已去犹忆影”。第二本书是英国V·S·纳保尔的《米格尔街》,最初读这本书的原因是被作者的名字吸引,觉得V·S是个很有趣的名字,但当我开始读这本书时,我渐渐被作者所用的与名字相当的有趣的简洁明快的语句所吸引。米格尔街上的人们麻木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的生命在生活无休止的重复中得过且过的消耗着,所有的人都在忍受乏味的煎熬,都努力摆脱过,但是他们被压迫的命运是无法被挣脱的,是已被书写好的。这本书很容易引发我们对心灵和生命的思考。作者对于小中见大的微观世界的构造,也给了我很多写作的启发。最后一本书是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记得读这本书的时候,外面正下着小雨,我感觉自己被一种湿漉漉的难过包裹着,很想哭。鄂温克族的驯鹿文化,正被弥漫全球的文明的冷漠包裹着,正如作者所说:“这难道不是人世间最深重的凄风苦雨吗?”我深深感到,陷入了人类中心主义的大自然,需要一盏招魂灯,被现代性所遮蔽的少数民族文化,需要被保护。用淡淡的语言带给我深深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