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璧祯

来源:省少作协办公室 | 时间:2018年01月29日 11:51:00

杭州外国语学校  高三年级

她期待凌晨四点的海棠花未眠,她感念江湖夜雨十年灯的此顾无言,所以依身文学,在字里行间寻找美;但她逐渐收获了一种更大的感动,当听到风暴中哭泣的玫瑰,当见到明月陷身黑暗的另一面,她想起狄德罗充满激情的演说,想起他说“这不是善的,但这是富有诗意的”——她慢慢地长大,从小学到高中,受到每一位语文老师的鼓励,一次次拿起笔笨拙地写下那些萦绕着她的对于复杂世事的观察和生发于心的真情。她知道自己面前的漫漫长路,或许听到远方的风暴涌动,她惶恐,也期待,站在文字的铅印上,她说她全然接受。

一、个人荣誉

2015年第十届冰心作文奖一等奖

2016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一等奖

2017年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

、文学之星采访

问1: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第十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你也参加了,而且成绩不错。这一次荣获“少年文学之星”称号对你的学习和生活会有影响吗?

阅读和写作是我一直坚持的事,非常高兴这次可以拿到奖项,家人和身边的老师朋友也很为我开心。我一直是写作文非常拖拉,很精雕细琢的那一类,所以现场作文赛的模式对我是很大的挑战。但我记得比赛的前一天,我无意中读到了契诃夫的一个短篇《大学生》,非常感动,所以第二天真的去比赛的时候反而一点忐忑都没有了——就是觉得文学给你的永远是礼物而不是负担——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大的影响。然后,通过比赛收获的一些短时间速构短篇的经验,这个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问2:世界本来就是时间与空间的经纬交错而成,在你的叙述里,我们看到的是不紧不慢 ,也蔓也枝,时间仿佛没有给你印上痕,的文字全是新的,新的感觉,新的语言,虽然气氛并不热烈,却更意义深远。我想,这已经是文学作品的水准了。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想离文学作品还是挺有差距的,但至少有一些笨拙的诚意吧。“我眼中的世界”,我觉得它首先是突出“我”的,就是“我”看到的应该和别人的不一样。所以我就写了这样一个在出生时候保留前世记忆,每次视物都重叠有两个时代图景的小女孩。这是形式上的铺垫,她在此间此世生存,怎样抗衡周围人给她的不认同的压力,又怎样一步步走向最终的自我和解——这是我最后想尝试突出的两条线。“我”的世界究竟如何,不仅仅是眼睛或那些客观事物干扰的问题。

问3:除了参加征文比赛和平时的文写作,你有没有参加过其他的文学活动。

我是我们学校文学社的社长,平常会组织现场作文比赛,开设文学社团课等等。举办文学活动和自己单纯地创作还是很不同的,它更要求一些统筹规划和与人交流的能力,在这些活动里我收获了很多新鲜的体验和思考。我觉得文学永远不是一个割裂的话题,生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你文学经验涌动的时刻,所以人们其实每时每刻都是在“文学活动”着的吧。

问4:因为自媒体的快速发展,网络碎片化阅读改变了越来越多人的阅读习惯。你否还会坚持看纸质书,为什么?

会。纸质书并不只是多了一重纸张的触感而已,它更体现了思维抽丝剥茧的过程。一本几十万字的书,作者怎么谋篇布局,怎么层层推进,如何摆放它的观点和情感,我感觉仅通过走马观花式的碎片化阅读很难感受到这些。现在人们都习惯依靠移动端来快捷地补充信息,可我想正是在这么步伐匆匆的年代里,缓慢、沉浸地阅读才更有意义吧。

问5: 描述一下你理想中的城市。

我希望我理想中的城市,复杂、包容,在流光溢彩的同时藏污纳垢,在水泥森林的冷漠中仍存万家灯火的温情。对于城市我印象最深的是布罗茨基在《一座被更名城市的指南》最后一段的叙述,描写圣彼得堡的白夜。我觉得重要的不是一座城市客观上的样子,而是我们对它的记忆,对它每一分每一秒不停流动变幻的怀念。

问6: 给爱好写作的同学一些建议和意见。

我觉得阅读和写作不分家吧,就像马尔克斯说卡夫卡让他知道原来小说可以这样写,余华说做他师傅的应该是威廉·福克纳——很多时候我们能从别人那里得到克服瓶颈的启发。最后希望爱好写作的我们能继续坚持自己的爱好,好好生活,好好经历,好好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