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勇:文学教师是我一辈子要从事的职业
来源:青年时报 | 时间:2018年01月12日

  见习记者刘婕

  新荷档案

  徐勇

  男,1977年生。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青年教授,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复旦大学中文系博士后。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研究员,获得《当代作家评论》2016年度优秀论文奖,第十八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等杂志发表文章100余篇,出版专著3部,编选作品1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等项目多项。主要从事文学评论工作。

  不是所有人做的工作都是兴趣所在,也不是所有人能将事业视为毕生的理想,而总有那么一部分人享受着做自己快乐的事,徐勇就是其中幸运的一位。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复旦大学中文系博士后、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青年教授,刚拿到徐勇简历时我想他一定是一个“学霸”,采访之后我发现,与其说他是一位勇于挑战自己的“文人”,不如说他是一位往自己身上“挑刺儿”永远不甘落于人后的“武士”。

  长期受“墨水儿”浸泡的人身上都有一股特有的书卷气,徐勇身上也有。他留着短寸,衣着简单干练,戴着一副800度的黑框眼镜,和很多人一样他是从高三开始近视的。只是那时候的徐勇还没有成为一名“学霸”,所以谈到自己的大学时,他说:“不值得一提。”大学毕业后,徐勇在江西某小镇上做了一名中小学教师,可是对于没有找到教学方法的他来说,那段经历并不是很好。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徐勇发现周围的同学都开始考研,觉得自己不能落后的他,于是也加入了考研大军。“我用了两年的时间准备英语,题海战术加背单词,每天花六七个小时学英语。”

  “我觉得别人可以,我也行。”“同学们都考了,我也想去尝试。”徐勇的言语之间总透着一种好争上游的干劲儿,这种不服输一直支撑着他提高自己的学历,在这样的过程中他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心之所好——文学。与许多文人一样,徐勇也是一个典型的书虫,“买书”“藏书”早已成为他生命中最大的乐趣之一,“我已经数不清楚家里有多少书了,每年我花在购书上的钱有两三万,家里的书价值有二三十万吧。”他买书也从不专注在某一门类或是作家上,这和他写文学批评文章有关,徐勇认为想要保证文学评论的公允性就需要广泛地阅读,“一个文学批评家需要大量的阅读,只有这样才能在拿到一个作品的时候,对其进行有效的定位并作出自己的判断。”

  徐勇有一篇作品《以象征的方式重新介入现实——论苏童<黄雀记>的文学史意义》,这篇近15000字的文章,他花了近3个月才完成。“我用两个多月的时间把苏童几乎所有的作品和批评文章都看完,而后写作花了近半个月。”徐勇在写作上的较真,甚至有点“处女座”的细节控,他对自己的要求是“必须写出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所以他总会在阅读的字里行间做笔记,从细节中找到写作的切入点。

  在不工作的日子里,他甚至把时间三等分,上午的时间用来看专业书理论,下午的时间阅读各类作品,晚上就是他的创作时间,他像一个难以“喂饱”的婴儿,随时都保持着对文学的“饥饿感”。三尺讲台也是他吸收灵感的地方,“我认为教学相长,当我教学时,也能激发很多想法,对自己的表达和思考能力都有提升。”

  目前作为一名现当代文学教师的他,不仅能享受每天与文学在一起的满足感,还能将自己的所学所长传达给更多的人,徐勇满足地说:“这应该是我一辈子都会做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