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玉虎:孩子气里带着对写童话这件事的认真
来源:青年时报 | 时间:2018年01月08日

  见习记者 王亚琪

  新荷档案

  孙玉虎

  1987年生于江苏沭阳,2003年开始发表作品。曾获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国语日报》牧笛奖首奖、青铜葵花图画书奖银葵花奖、香港青年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儿童文学》金近奖等。近年来致力于图画书的研究与创作,在第四届、第五届信谊图画书奖中共获得三项文字创作奖。已出版儿童小说集《我中了一枪》、桥梁书《遇见空空如也》、图画书《那只打呼噜的狮子》《其实我是一条鱼》等。

  曾任《儿童文学》小说编辑7年,现居杭州。2014年被评为凤凰传媒·中国好编辑。

  都说写童话的人内心是温暖的,长得也会讨喜些。今年30岁的孙玉虎长了一张娃娃脸,脸上稍微带点笑意就会显得很“无害”。这个在儿童文学领域称得上大咖的男人,有一个有趣的爱称——“日落大叔”。据他自己说,是因为喜欢《小王子》里看了44次日落的故事情节,才有这个萌系爱称。

  “日落大叔”开始写童话其实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契机。要说真的有,那就是“看了8年的《少年文艺》”。《少年文艺》是上世纪80年代影响力最大的儿童文学刊物之一,当时的发行量比《儿童文学》还要大。从2000年到2008年,“日落大叔”对《少年文艺》熟悉到了“哪一年的哪一期是什么我都知道”的程度。

  “我第一次在报刊亭看到《少年文艺》,那一期里有韩寒的《三个地方的三轮车》,还有李静睿的《三色堇》。你要知道,在当时,学校里教的多是应试作文,这样描写本色少年生活的故事,在我看来是很新奇的。”这段积累式的阅读经历也直接为他铺平了未来的求职大道,一直到去年4月,他在北京的《儿童文学》工作了7年,凭着丰富的阅读量被圈内人奉为“儿童文学百晓生”。

  孙玉虎的故事也带着“日落大叔”式的鲜明特色——看似天马行空实则逻辑缜密,结尾永远让人眼前一亮。在《上上下下》中,他写一架有人格的电梯“上上下下”小姐,在《遇见空空如也》中则是一个会把人吞进去的房子“空空如也”。孙玉虎说,“我看到过一句话,说‘短篇小说’就是在小圆桌上跳舞。我个人特别喜欢在不可能发生故事的地方去挖掘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但写童话也是要有逻辑的,你不能完全天马行空。”

  所以《上上下下》里,为了让大家相信“上上下下”小姐是架“活”电梯,于是就有了这个安排——要去几楼,“上上下下”小姐就能直接带你去几楼。再比如《遇见空空如也》里的设定是,朝着房子扔石子才能出去,但主人公又跑不到墙壁去。

  孙玉虎是有童心的,甚至是有些孩子气的。谁能想到这个拿到过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男人,写《遇见空空如也》是因为不服气呢?“当时当红的儿童文学作家陈诗哥是我的好友,他写了一个童话,就是关于房子的。我觉得那个故事‘看着像有想象力,但是不太高级’,于是我就说,我也写一个房子的童话。”

  不过,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种孩子气一直延续到了现在,与孙玉虎对写童话时独有的认真态度交融在一起,才成就了如今儿童文学领域里,读者心中独一无二的“日落大叔”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