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者无言:他的诗歌中 是一线工人的生活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7年08月15日

  

哑者无言本名吕付平。1980年生,陕西旬阳人,现居浙江宁波。2010年3月开始写诗。诗作见于《诗刊》《星星》《诗潮》《诗歌月刊》《诗选刊》《绿风》《诗探索》《延河》《天津文学》《文学港》等。

       与诗歌结缘,不过是六七年前的事儿。那时我已经三十岁,大学毕业也已七年。从陕西来到浙江,先杭州,后宁波,一晃就到了做父亲的年纪。

  三十岁的某一天,因为报纸上一则打工诗人的报道,让我偶遇了诗歌,开始读诗写诗生涯。

  我有了另外一个名字:哑者无言。

  诗歌让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渐渐地我抛却了其它爱好,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全部奉献给了诗歌,伺弄那些分行文字成为我乐此不疲的事情。即便是后来女儿出生,属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我依然给诗歌预留了一些零碎和细小的时光。

  早期的写作其实就是在网络上照猫画虎,在新浪博客上写写贴贴,一两年后才初见雏形,诗歌的叙事性风格从那时起就形成了,这种风格的好坏众说纷纭,但毕竟也算是一种风格。

  至于写作题材,好像也从来不是问题。在定居宁波之前,我在某公路、桥梁建筑企业做了近五年的管理人员,先后辗转于杭州、盐城、青岛等工地,接触了很多一线民工,因为管理上的要求,我几乎和一线工人同吃同住,对工地和民工生活有很深的体验,这些阅历和经验对我后来的诗歌写作影响非常大,这也注定了我写作中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占有相当的比例。

  2007年底我到了宁波,安家生子。一个北方人,从此落户江南,彻底远离了家乡。故乡成了客栈,在新的城市,又要将他乡熬成故乡。种种现实,投射到诗歌上,就是故乡和异乡的撕扯。有回忆的美好,也有现实的无奈。在城市中,那些身在底层的人和事,无奈和承受,冲突和和解,皆是故乡异乡之间的缩影。这些生活经历又成为我写作的另一种素材。就这样一直写到现在。

  诗歌从来不会在物质上给人以捷径和助力,但它却是通往精神世界的窄门。诗歌是我的贵客,它在精神世界给我的暗示和指引转换成现实世界的快乐和满足,这也是它的魅力所在。同时,因为写作,也让我认识了更多成绩卓著的老师和志趣相投的朋友,和他们交流、对话亦让我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这些都是我人生中的无价财富。

  诗歌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但它却是连接一个人内心和现实的窗户。它一旦真正走进一个人,便会入骨入髓,成为其身体的一部分。毫无疑问,那是非常美妙的一部分,值得让人去呵护和坚守。

  慢

  期待彼时大雪封门,我们在乡下的老房子里

  围炉,烤红薯,剥花生,抿红酒

  听窗外松枝断裂的声音

  偶尔回头,看看墙上的父母。再伸出手

  抚摸对方额头的皱纹。在玻璃窗上画上各种动物

  然后在旁边写下心中念叨着的那个人的名字

  刊于2014年第12期《延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