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首献:胸有锤鑪 笔具造化
来源: 仙居县文联  | 时间: 2016年12月09日

  文/朱首献

  与陆原先生结识,是一种文学缘分。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两年前浙江省作家协会报告文学创委会的一次会议上。他谦和儒雅,文质彬彬,虽然彼此间的交谈并不多,但他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然,早在见到他之前,我已拜读过他的一些作品,折服于他的文学激情和写作上的较真精神。此后,逐渐熟悉起来,知道他同时担任着仙居县文联主席。有一次,在信中,他向我提到自己忙于公务,近年发表作品不多,这当然可以理解,但当我拿到《谁为翘楚》的书稿时,才恍然大悟,原来陆原先生近年是在仔细经营、挑战着一座更高的文学巅峰。

  说是巅峰,绝非过誉,因为《谁为翘楚》这部作品不仅题材重大,时空跨度也不小,而且行业性、专业性强,采访任务艰巨,可谓是一块写作的硬骨头。陆原先生自言他为写此作,采访历时一年之久,累计阅读的材料逾数百万言,其中有些更是反复研读。他的这种较真态度着实让人钦佩。文章易作,逋峭却难。过去有人讲报告文学要“七分跑三分写”,说的就是报告文学作者要有好脚力,作品写得好不好,首先得看脚底板。但是,“七分跑”对报告文学来说也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它需要的是“十分的跑”。陆原先生这次显然是又一次较起真来,心无旁骛,认真地拿出了“十分跑”的精神和劲头。

  报告文学需要“十分的跑”,更需要“十一分的写”。说《谁为翘楚》付出了“十一分的写”,绝非夸张之语。它局大气盛,对浙江建筑业的辉煌历史进行了一次文学总结,从特殊行业的角度诠释了浙江精神,这种总结和阐释是成功的,堪称一部浙江建筑业发展的恢宏诗篇。

  首先,这部作品所涉题材重大,充分体现了作者在把握重大文学题材上的突出才力。而且,它关涉的材料非常庞杂,历时长,专业性强,不易雕琢。但从其具体呈现来看,作者在材料驾驭上可谓游刃有余,收放自如,表述很专业,政策性、科学性等都得到了较为妥善的处理。同时,作品注重多方兼顾,上中下三方面都处理得非常得体:国家层面的大政方针,省级职能部门的管理措施、服务意识,地方政府的发展策略以及企业的组织理念等,重点突出,主次分明,很有立体感。而且,对官员、企业家、一线员工的形象塑造和精神风貌的展现也较为鲜活生动、感人至深。

  其次,艺术构思颇现心机。中国古人讲做人贵直,作文贵曲。报告文学写作也是如此,它不宜一竿子到底,直来直去,没有旁枝。《谁为翘楚》在这方面体现得非常好,作品没有采用一个企业一篮子介绍的写作套路,而是抓住了一系列关键词,例如拼搏、改制、浙江模式、一主多业、科技、质量、人才、企业文化、诚信、可持续发展、政策创新、走出去、后继有人、慈善等分门别类来进行作品的构思架构,有效地凝练了浙江建筑业的内在精神,对建筑业的浙江模式进行了很好的诠释和解读,穿透性和引领性性也更强。

  再次,路子正,立意高。一直以来,不少报告文学的写作都有这样一个误区:报告一堆,文学无几;材料不少,一地鸡毛。这部作品的文学路子走得很正,充分重视报告文学的文学性,在材料剪裁、叙事谋篇、结构布局、艺术感染力、文辞等方面做得很不错,写得也很成功,恢弘有气势,史诗性鲜明,厚重感很强。另外一点就是立意高,有很多人往往把报告文学和纪实文学混在一起,这实际上就误解了报告文学的一个重要的职能。报告文学不仅纪实,更重要的是发现、弘扬时代精神,书写时代风采。这部作品紧紧围绕浙江建筑精神来展开写作,成功地展现了浙江建筑业和建筑人在时代大潮中的弄潮儿形象,体现了较高的立意。

  第四,作品既在写浙江的建筑业,建构浙江的建筑精神,同时也在研究、思考着浙江的建筑人及其内在灵魂。所以,作品中思考的内容很多,有一种深邃的思想力在游走,不仅每一章中的采访手记在表达思考,而且字里行间融入了不少作者议论性的文字,这些都是点睛之笔,有效地提升了作品的思想水平和艺术内涵。

  总体而言,这部作品有激情,很大气,胸有锤鑪,笔具造化,文化底蕴、知识品味、文学色调、思想力、史料价值均属上佳,是近年来浙江报告文学中较为优秀的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