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咏梅:一部浙江建筑业的当代史,一部浙江人的创业精神史
来源: 仙居县文联  | 时间: 2016年12月09日

  文/黄咏梅

  读到陆原老师这本厚厚的长篇报告文学,实在让我感到敬佩。陆老师写浙江建筑业,做了大量的采访工作,记录下了浙江建筑业这三十多年以来的发展历程,这本书基本上可以当作浙江建筑业的当代史来读。

  我对建筑业完全是个外行,读了这本书之后,对浙江的这个龙头产业基本上有了大致了解,从小作坊到大企业,从小土建到大土木建设,从乡镇到民营,浙江的建筑业在这三十多年之间,一跃腾飞。事实上,之前我对浙江的建筑业为什么这么发达并不是特别理解,因为相比北上广深这些城市,浙江的现代化建筑并不是特别突出,读了陆老师这本书之后,我大致明白了,是因为浙江人一以贯之的创业创新精神,勤劳勇敢精神,敢于啃硬骨头的精神,当然,更离不开的是浙江人在改革开放以来探寻出的“浙江模式”。所以,与其说《谁为翘楚》是记录了浙江建筑业这个行业的发展史,不如说是一本呈现浙江人近三十多年来的创业精神史。以下谈谈几个方面的读后感:

  一、扎实。《谁为翘楚》就像一座坚实的大厦,材料丰实过硬。这得益于陆老师扎实的采访工作。我相信,陆老师所准备的材料一定要比这本书呈现的字数要厚得多。在这本书里,采访的对象数以百计,从政府领导到建筑业的专家,从建筑公司的负责人到一个无名的施工人员乃至家属,大量的采访,这本书用厚实的史料和人物的思想情感混凝在一起,建筑起了一座反映浙江建筑业的坚实大厦。

  陆老师是一位报告文学家,他一直热衷于写报告文学。他一会儿跑到四川地震灾区深入采访,一会儿又到新疆采访援疆干部,从他出版的一部部报告文学专著里,我们总是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我有时想,为什么陆老师总是有那么多用不完的热情和精力,大概源自于他对生活的热爱和好奇,对社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这是令我感佩的地方。

  二、严谨。在这本书里,体现出了陆老师的一个报告文学追求:真实是报告文学的灵魂。在虚构的作品里,信服力往往来自于事物的发展逻辑和人的情理逻辑,而在一部非虚构的纪实作品里,信服力往往来自于对真实的追求,而真实的追求精神,从方方面面的细节体现出来的。这本书书写的时间跨度大,而且涉及全省各个地市、甚至村镇,里边有很多事件的还原和呈现,可以看出,陆老师一定是在真实的前提下加以文学的描写。甚至在写一场会议的召开,陆老师也都能明确地标出时间地点人物,当时的环境、气候。也许有的人会觉得陆老师太过严苛,事实上,正是因为这些细节的讲究,使我对陆老师所提供的大量的建筑业知识,包括建筑的行业知识、企业的制度、企业的成就等等各方面,有了充分的信任。

  三、节制。这本书其实很不好写,因为内容实在太多了,要从海量的材料里选取有效的东西,集中呈现主题,这是很不容易的。我感到陆老师在写的过程中是很节制的,包括运用材料的节制,包括情感抒发的节制。举个例子。在第三章《浙江人的另一种胆魄》里,写改制,里边提到台州腾达建设集团的叶洋友那个轰动一时的案件。这个故事好看,有传奇色彩,光是这个案件就可以写一本书了,可是陆老师却只用了一节,因为陆老师很明确,放在这本书里,这个故事仅仅是一个典型,改制也只是建筑业发展史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陆老师并没有被这个传奇故事所耽搁,并没有让自己的情感肆意发挥,而是用精准的文字还原了当时的事件,而对叶洋友这个人物却有传神的描画,让人印象深刻。我觉得这是很不简单的一种能力。

  四、思辨。在这本书里面,我们时常能看到陆老师作为“我”这个视角跳出来,“我”的在场,体现了陆老师的深度介入。这种介入,是积极主动的,有现场直击式的,也有审思议论式的,突出的是“实录”之后的分析和思考,彰显的是陆老师的特定感受和理性思索。这一点,在每一章的采访手记,以及书里不是出现的从“我”的角度生发出的一些感受和思考,我们可以充分感受到。这是我觉得这部作品高于一般报告文学作品的地方。

  人们总是说,报告文学是七分跑三分写,我想说,这部作品是七分跑三分想三分写,陆老师花了足够多的力气和心智来写这部作品,这一点,我觉得应该向陆老师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