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耳长篇《中产阶级看月亮》研讨会
来源: 杭州作协  | 时间: 2016年11月21日

    时间:2016年11月8日上午

  地点:杭州海华满陇度假酒店飞云厅

  主持:贺绍俊

 

      贾梦玮:很多我们说的城市文学、中产阶级文学都只是停留在城市生活的表层,如酒吧、咖啡馆、夜店、电影院等小资生活的种种表面的生活情调、生活景观上。但萧耳的《中产阶级看月亮》则通过这些描写,写出了都市生活特别是中产阶级生活的情感世界。对中产阶级的描摹是相当成功的。中国的中产阶级是比较脆弱的边界比较不清的阶层,有的人从底层奋斗上来有的人从精英退化而来。处于矛盾中,精神和物质,性命与肉体,貌似强大的爱情与脆弱的婚姻等等矛盾构成中产阶级的多样性与脆弱性。这个小说与一般的都市言情剧也有明显的分野,在很多层面都维护了小说的尊严,有很好的可读性。

  程德培:题目很好。内容比较敏感,有第三者甚至第四者,但最终写的是情调,这在以前是相对敏感,有点问题,现在不是问题。作者采用第二人称叙写长篇,需要勇气,文中采用追求情调的对话体,而且对话的本领很强。春航有种分裂性。

  陈福民:《中产阶级看月亮》写的是沉寂多年的题材,萧耳通过小说找到了叙写90年代的某种支点。这个小说实际上是青瓦回忆录,春航是介入她生活的某种力量,这种力量是来自青瓦内心的。小说写了知识女性的所受的生活创伤以及另一些莫名的东西,有私小说的味道。小说写了青瓦微弱的生命能量以及对生活的感受,萧耳通过这个人物创造了某种生活的难度以及高度,青瓦最终是与生活和解了,她用另一种方式处理了与生活的紧张关系,用另一种方式释放了能量,这是非常真实的。春航具有写实性、也有象征性,他代表另一种声音,他在记忆与遗忘之间纠结,其实也是写出了我们每个人与生活建立关系的难度。这难度也是中产阶级需要面对的。低层写作看到的是与社会的矛盾,而更上层可能是我们不可了解的,只有中产阶层是我们可以触摸的,可以唤起我们某种记忆。题材很尖锐,涉及到很多问题,比如人物的身份认同问题,自我认同的危机等。这样的文本有非常确定的读者群。小说在技术上,特别需要女主内心的情绪来推进情节的发展,因为人物关系非常简单,也没有什么枝蔓的人物。用两个人虚拟的关系不断推动小说往前走,是非常难的,表示佩服。小说在叙事上还是动了很多脑筋的,比如开篇第一句,立刻交待人物关系,而且把主旨也写出来了,人物基调也写出来了。

  贺绍俊:题目有种强悍的力量,理性意识很强。另一些诗意的小说题目,理性意识特别强的题目。讲一个爱情故事。也许会放在爱情故事的序列来讨论。希望通过故事归纳出她理性的总结,对今天中的种种看法,理性与故事结合的如何。女性写的生活深刻。故事与理性意识之间的关系值得讨论。中产阶级是1951年美国提出这个概念,是西方社会的主流,是经济层面的概念,无生存困惑,会有精神追求,希望社会是稳定的,所以又相对保守的这么一个阶层,生活也是机械单调的,缺少革命热情。精神层面又要体面,要体现自己比较高的社会地位,所以会拒绝低级大众趣味的东西。中国的确也有一群人像西方的这个中产阶层,但问题是从经济上看很像,但又缺乏那个精神趣味,精神储备,缺乏共识,其实中国的中产阶级是很出问题的。萧耳抓到的点子上,青对爱情的那种不现实的考虑,即她追求的那种情调,不是中产阶级拥有的,是小资产阶级拥有的。春这个人物不能忽略,是很典型的,从一开始有共同的情调和看月亮的冲动到后来被动的应付青,萧写春这些情调的消失写的非常好。

  艾伟:文艺青年的情怀,个人想象个人营造的乌托邦。春航太太塑造的非常成功。

  朱燕玲:中产阶级在中国是不稳定,随时可以归零,没有安全感的群体。题目有点调侃自嘲的意味。小说写了走出青春期的准中年的生活状态,作者在观察这一非常普遍的人群的生活,从扁平的平淡的驱同化的生活、还有情绪中突围出来,做顽强的尝试与努力。

  李国平:这个小说提供了两个概念,社会学意义上的中产阶级概念,这其实和老贺所说的概念是两回事。另外一个概念就是月亮,月亮是一个比较有历史感的文学意象。我来解读几个意思,一是追求唯美。如开头,由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来谈到月亮,充满想象与纯真。小说的结尾唯美依旧。小说人物的活动空间也充满唯美色彩。作者是要营造一个相对唯美的境界,但最后小说实际上也是另一层面把唯美打碎了。二是文学感上,许多关键词如音乐绘画红酒咖啡电影爱情宿命……等文学意象也很唯美,作者是充分调动自己的文学积累。在小说中,文学生活与世俗生活相对重叠,作者对现代城市生活的感知对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感知,使小说表现出了一种较为繁复的意味,比如说现代生活的时尚、中产阶级的忧虑、享受生活的保守和冲破生活的勇气等等都表现出来。三是这个小说的抒情性。叙事上充满了饱满的感情,另外私密感情的描写,整个过程过度的很好,而且把这种感情接通了一个时代,有节制的感伤的抒情足以引起人的一种怀旧情绪。四,写了中产阶级的成长史。两个人物的出身都非官二代富二代,体现了作者理解的中产阶级的道德性和纯洁性,有着作者自己的价值判断,值得肯定。还有很多值得深思的意象,比如春航的膝盖,还有“青瓦一觉醒来”等等的描写,都是很有生命感的隐喻。

  贺绍俊:对话非常出彩。对结尾略有不满。转变稍显突然。

  东君:题目有韵味。小说有种凄凉的美。比如春航讲,这个讲了就很有意味,有了人物的意味。有很多地方很有中国古典小说、小品文的韵味。句式有时候像歌词,很美。结尾也很好。

  王小王:有种写到我心里去的感觉,写的非常好,是个女性主义的作品,完全是从女性的角度来这段感情,提供了一个比较新鲜的女性人物形象,她没有生活的苦难,与男性平等,在男女关系上没有阴暗性,爱情也是自主的。总体上是一段心灵之爱的过程,里面的人物关系也处理的非常美,非常干净。与生活贴的很近,又很绵密、充沛。

  王侃:中产阶级的概念不仅是经济指标,更是一种趣味。在月亮与六便士之间,他一定会看月亮,而非六便士。小说具有超越性的东西。《情人》与《广岛之恋》都是从肉体开始的,中间也有一系列的修辞,萧耳有这个路子,其中的修辞是两人的趣味。但很有意思的是,小说最后变成了食色的层面。中产阶层一直在做一些建构的东西,但实际上也在解构,如对经典爱情的解构。最后看到中产阶级恰恰是最虚无、最敏感、最无力、最无能的一个群体。萧耳把中产阶级的这些特性写的很传神。

  祁媛:小说写了一个特定年龄段的一段真实感觉,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