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小说研讨会
来源: 杭州作协  | 时间: 2016年11月21日

  时间:2016年11月8日上午

  地点:杭州海华满陇度假酒店流霞厅

  主持人:洪治纲

 

 

  洪治纲: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授,杭州市评协主席

      关于大学知识分子的现当代小说不少,个人觉得其书写通常带有一定点模式化,现代作品如鲁迅的《肥皂》、沈从文的《八骏图》、钱钟书的《围城》,对大学教授极尽嘲讽之能事,延续到当代如张者的《桃李》《桃花》、邱华栋的《教授》、阎连科的《风雅颂》等,仍以反讽为主调,但有些作家开始转向不同的叙述,晓风的作品让我感到,它真实呈现了这个独特群体的独特焦虑及巨大的内心困惑。

  孟繁华:沈阳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教授

      在读作品之前对作者几乎一无所知,鉴于反映大学生活的作品与反映其他领域的作品相比属于稀缺品种,而今天的大学生活和过去相比变化如此之巨大,身在其中自然是感同身受。【就之前洪治纲的话题展开,从现代到当代,作家们是如何书写知识分子,从钱钟书的《围城》、路翎《财主的儿女们》(认为该作品是路作品中的一个高峰,其文学价值和地位被远远低估),到改革开放后的《青春之歌》,再到1993年贾平凹的《废都》(影响力一直持续,争论仍未终结的一个作品),一直到闫真、阿袁的作品,都做了简要评述和分析】着重谈晓风小说《弦歌》四部作品中的《职称》、《第三种人》。晓风不愧生活在大学校园中,对大学生活、大学教授们的精神困境、焦虑几乎一览无余,把最琐碎、无趣的一面扒了层皮地展现出来。《职称》中张有忌为评不上教授职称焦虑万分,家庭地位下降,虽然最后评了优秀教师适度缓解了这份焦虑,但光环退去必然还会复出。《第三种人》中,女博士被调侃为男人、女人之外的第三种人,春风得意、如鱼得水地混在校园里却仍免不了丈夫的出轨。晓风的作品很优秀,先后发表在《中国作家》、《当代》等大刊、名刊上,但仍有一些不满足,首先是叙事上完全是全知视角没有变化,其次节奏掌控上完全由叙事者推动,小说的内在张力略有欠缺,最后在文学关注精神领域的角度上,小说还没有真正深入地把大学教授的精神层面表现出来。

  程永新:《收获》杂志主编

       对晓风并不陌生,前年余华曾推荐过其中的两篇。我喜欢看作品,但面对一个写作者说出意见是有一定风险的,而对写作者来说,批评家的意见有时起到好的作用有时则不,且个人始终认为写作是一种孤独的前行,是一个个性化的事,没有个性化文学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王安忆在复旦讲课时提到一个观点,大意就是中国现在的生活太丰富了,所以我们有很作品被关注不是因为本身已非常好,而是因为生活本身太精彩了。我们生活在一个比《红楼梦》要动荡、变幻得多的精彩时代,但我们的作品有没有真正达到《红楼梦》的文学水准呢?恐怕还没有。在晓风的小说中可以看到生活资源的丰富性,像《第三种人》中写到了冷暴力、姐弟恋、婚外情……从情感着手,反映面非常广阔。其次,与《活着之上》相比,闫真较多对学术腐败展开披露,而晓风从人物情感、生存状况、生存困境出发,未仅仅流于暴露学院、学术的一些问题,力图展示人物的存在、及对存在的勘探。第三,继续引用王安忆的观点,我们在拥有丰富的生活资源之外,把小说写得更好一些。相较而言,更喜欢《第三种人》,《职称》的主要构成方式是人物的心理回叙,相对比较静止,缺乏一种张力,没有紧张感,《第三种人》的后半程略有缺憾,分布平均的叙事减低了小说的集中度,小说技术能力可能还有待提高,但一些段落还是特别吸引人的。

  宗仁发:吉林省作协副主席、《作家》杂志主编

       晓风在后记中说,如果问他的创作有什么“主导倾向”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说,那就是在许多高人雅士眼里早已陈腐不堪的“现实主义”。但美国笔会中心授予哈金《等待》“福克纳小说奖”时,陪审团有一席话“在疏离的后现代主义时期,依然坚持现实主义路线的伟大小说家”,这说明现实主义并非陈腐不堪,在后现代时期,依然可以产生伟大的作家。这是从创作观念上来看晓风的小说。其次,晓风小说对中国教育改革的现实有非常实在的意义,从现实角度讲,算是教育改革的形象教材,作品中的现实指向有可能为实际生活带来一些改变。其三,晓风身上具有传统文人的君子之风和社会理念,同时又勇于挑战现实和世俗,相信在高校会有很多读者,大家会喜欢认同其作品。以上是从宏观印象讲。从对小说的具体建议讲有几点:1、小说定位上太谦虚,调子起低了。把小说界定为反应高校生活,实际可以始于此而不止于此,更开阔地去写、去塑造,晓风完全有这个能力不受局限。2对生活的困境写得充分,对精神挣扎的挖掘还有所欠缺。对人物的情感把握有时还不够深入。人物形象树立上,合理性方面。主题、结构方面的问题。

  陈东捷:《十月》杂志主编

      《开局》发在我们刊物上。晓风小说最有价值的部分是写校园现实这块。过去对高校、知识分子的整体想象和现实产生巨大反差,大学是象牙塔、理想国,大学生是天之骄子,老师是灵魂工程师,被捧得太高,所以消解之后,从外部视角写高校往往是嘲讽性的。而晓风小说的潜在视角是内部的,把高校看成一个江湖,就是现实地记录这个江湖上发生的事,而这些事我们可能知道,但肯定没晓风知道得那么细。晓风小说中的当下性、真实性比较突出。晓风的写作是很理性的。从小说的标题来看,是界定得很明确的,人物的设置、情节的推进,一切都围绕这个界定展开,其好处是表达充分、完整,最方便便捷地呈现问题,劣势是人物是为了表达而服务,成为了一种工具化的存在,事件充分表达了,但人物确实缺乏自足性,比较可惜,建议可以从人物出发再写新的小说。

  林那北:福建省作协副主席、《中篇小说选刊》主编

      校园小说其实是特别难写的,校园生活是块状的、周而复始的,在成块的时间段中把差不多的人物写出来其实很有难度。知识分子在当代社会中产阶级中很有代表性,他们有欲望、有挣扎,有欲望、有挣扎就有疼痛感,而疼痛感对这个社会还是很有意义的东西。曾经被阿袁小说《于丽的江山》惊艳,觉得很有古典文学积淀,语言非常好,像薄薄的刀片擦着生活过去,但可惜后来阿袁的作品一直在重复自己。晓风和阿袁比较,显得更加正面主攻,从小说可以看出晓风是特别有现实感,有社会责任感,有担当的。在选刊杂志工作看到过大量小说,许多作者存在的问题是对生活不太熟悉,“硬写”,也不愿意去了解他们不熟悉的部分,陌生的生活怎样写的有熟悉感。而在晓风,是怎样让熟悉的生活有一些陌生化,对生活经验的陌生化处理。写人物时,需要让人物通过言行举止自己“说话”,快速界定人物和运用大量判断性语言是忌讳的。此外还要注意全知视角的问题,在表达上注意文字的质地、弹性感,退后几步写一个事情或者人物,让留白带给读者更多回味。

  邹亮:浙江文艺出版社总编

      当初在刊物上看到《第三种人》等几个晓风的小说,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新作家、实力派、接地气。从他的小说中,可以看出晓风生活积累之多,阅历之深厚。高校就像一片森林,随意砍几颗树,就可以随便打很多家具。晓风是乐观、真诚的,笔法比较委婉,往往发乎情止乎礼,对人性丑恶留下了余地,这大概和晓风本身的古典主义有关系。所以他在小说中还是强调人的存在价值和温暖疗救的,后现代主义的“活着”之上,那种悲凉,那种生活的无意义,相对略少些,所以对晓风老师的希望是,偶尔也可以试着打几个怪架子出来。

  刘艳:《文学评论》杂志副编审

高校知识分子体裁非常具有写作价值。同样作为“第三种人”的女博士,我平时接触到的读者也是博士居多,所以拿到作品时非常吸引我读下去。我敢肯定和我一样抱有好奇的读者会很多。晓风老师作为身处其中的教授、学者、管理者,与驻校作家写这类题材肯定是不一样的,他对细节、关节的了解和熟知,那种“零距离”感,是一般驻校作家无法比的。由此,晓风老师在这个题材上就有了先机。当然优秀的小说家会特别注重叙事视角、叙事策略的运用,这方面是小说需要重视的,而且希望小说里有更多生活的细节化东西。

  马小淘:《人民文学》编辑部副主任

      为了证明我是很认真地在读,先指出小说267、291等页的几处错误。之前有提到阿袁的小说,我不是很喜欢阿袁的小说,觉得虽然披着高校的壳子,实际内部还是勾心斗角和各种算计,知识分子在里面显得猥琐、庸俗。相较而言,晓风老师笔下更多着眼于知识分子的精神困境,里面还是坚持着某种价值观,有所为有所不为。晓风老师的作品整体需要“瘦身”篇幅过长,保姆式写作,不要总是怕读者不知道,要相信读者对作品的理解力,写作虽不一定是两点间直线最短,但也不必总是山路十八弯。且写作容易进入作家自己的舒适区和安全区,需要注意。还希望能在小说中看到更多表现人的生命力和坚韧,而非一味揭露人的脆弱,因为脆弱的人是没有魅力的。

  黄爱华: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我是晓风老师粉丝。作为同事一直不知道他在写作,知道后大吃一惊,一口气读了7、8个作品,当时有强烈的写评论的愿望,最后选择了从社会视角进行评论。非常真实,这是我作为大学一线老师的感受。且我认为晓风老师算得上是“年轻”作家,因为他从2013年才开始写作,却非常多产。他还一位是典型的以理性见长的人文学者型作家。

  石一枫:《当代》社长助理

从写高校的小说来看,《围城》讲人生哲学的问题,是终极问题;《沧浪之水》《活着之上》是讲大的时代的问题,即转型期中知识分子坚守或不坚守,是一个问题;现在,晓风老师的小说表现的是更具象的,职称、岗位或者某些规定的问题。个人认为抽象和具象都各有价值,尤其晓风老师具象工作做得极其到位,比其他作家都好。小说中写到的每个问题都很特殊,但具体面对问题的人没什么特殊,感觉各个职位上的都是一种人或一个人,希望能把对人的观察的特殊性和具体性与对问题*结合起来,更好更丰富。

  俞世芬: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作为导师的学生,读小说时强烈共鸣,从中青年教师的角度出发,写出了我和同事的心声。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之外,我还读到了一种理想主义和浪漫情怀,就是晓风老师始终期待高校的大环境是和乐的,而非受制于物质,希望更多地展现教师的人文风采,还有小说中一种淡化矛盾的方法,让生活来回答一切,体现出晓风老师的审美生活理念。

  王迅:广西省文联创研室副编审

      从创作主体上,晓风老师是高校管理者和古典学者,在创作中就显示出了这些身份的优势,写作中灵活运用古典诗词,凸显出他的古典气质。读他小说,看以看到晓风老师试图把现实利益的矛盾纠纷还原为一种文化人格的纠缠和冲突,这个写好了,这在当下小说中也是比较欠缺的。我发言的标题是《凸显正能量知识分子写作》,他写了很多高校体制的弊端,对世俗人性的鞭策,《知识分子的背叛》“知识分子的作用不是去改变世界,而是忠于人类的理想,对于审美更是如此”。还有一点,觉得全知的视角也可以写出好小说。

  晓风:作家,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博导

      非常感谢杭州市文联、评协、《西湖》杂志举办这场研讨会,谢谢各位专家学者对我的肯定,也感谢各位指出对我小说技术上存在的一些不足。在小说创作领域完全是个新兵,上路者。我专业是古典文学,在这个领域应该说比较自如了,为什么又想到到另个领域来写小说呢,是自从我做大学管理工作后,深深感受到现在大学的管理机制出了问题,就是想用我的小说为21世纪的中国高校立此存照,把其状况作一个反应。开始是有感于职称评定问题,写了《职称》这篇小说,很感谢我创作上的领路人吴玄、麦家,把小说给他们看后认为写得很好可以发表,于是投给《中国作家》还获了文学奖,于是就觉得可以试试继续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