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笔尖描绘婺城治水蜕变
浙江省“流淌的故事——来自‘五水共治’的报告”主题采风创作走进婺城侧记
来源: 今日婺城  | 时间: 2016年04月19日

  白沙溪白沙春晓小区段

  长湖联民村段

  漪溪乌石屏村段

  琴坛村的溪流许珂摄

  陈伟贞向邵诚民介绍漪溪治理情况

  邵诚民在汪山头村民家中采访

  邵诚民参观灰树花种植基地

  郑成富和他养的中蜂

  在“辉珍园”灰树花种植基地,沙畈乡常务副乡长戴增荣向邵诚民介绍情况。

  记者 杨诗悦 文/摄  (署名除外)

  4月6日上午,参加浙江省“流淌的故事——来自‘五水共治’的报告”主题采风创作的作家来到金华,深入金华各县(市、区)采访“五水共治”。本次采风创作活动由省委宣传部、省作协联合主办。采风团的作家们以体验式采访的方式、纪实文学的样式,分五路深入浙江各地,通过讲述“五水共治”中的典型事例和感人事迹,为“五水共治”鼓与呼,为建设“两美”浙江呐喊助威。采风活动结束后,主办方将把所有作品汇编出版《流淌的故事——来自“五水共治”的报告》采风作品集。

  本次蹲点婺城的作家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邵诚民。在婺城区采风的四天时间里,邵诚民走近婺城大小河流,亲身体会婺城治水带来的变化,倾听老百姓的心声,用笔尖描绘婺城水环境的蜕变。

  作家简介

  邵诚民,男,1953年5月9日出生于浙江金华,祖籍浙江省东阳市大联乡紫溪村,邵氏第34世、景溪公文常元房第11代孙,电大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1979年开始,他先后在省内外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已出版诗集《送你一朵玫瑰》、《人生不是梦》;文学作品集《有情岁月》、《七彩人生》等。个人小传被选入《中国文学艺术家与文房四宝专家传集》和《中国当代青年诗人传集大辞典》等书中。现为中国哲理诗协会理事、中国现代诗歌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金华市科普作家协会秘书长、义乌市科普作家协会荣誉理事等。

  A

  第一天:竹马乡——乾西乡

  4月6日上午,市治水办召开采风活动对接会,吃过午饭后,邵诚民老师马不停蹄来到婺城区治水办了解情况。综合处处长郑元强和宣传处副处长张明与邵诚民座谈沟通,介绍了婺城治水工作亮点,确定了采风行程。

  4月7日一早,邵诚民和记者一同前往采风第一站——竹马乡。“你们乡治水工作开展得怎么样?”“有没有遇到印象深刻的事?”在竹马乡党委副书记郑正连的办公室,邵诚民一句接着一句发问。郑正连介绍,竹马乡过去是温室甲鱼养殖大乡,由于养殖废水直排,竹马境内盘溪水质曾经为劣五类。去年,婺城区全面开展温室甲鱼养殖整治,竹马乡关停了19家温室甲鱼养殖场,盘溪水质得到明显提升。邵诚民听后又深入询问竹马乡如何咬下“硬骨头”,赢得老百姓支持,顺利推进温室甲鱼养殖场关停工作。

  “温室甲鱼养殖户养了这么多年甲鱼,关了养殖场,失去了生活来源,他们现在靠什么谋生呢?”邵诚民又问。“我们乡是‘中国茶花之乡’,也是婺城区的‘苗木之乡’,很多温室甲鱼养殖户关停养殖场后,复垦土地,转型当苗农了。”郑正连介绍。邵诚民对此很感兴趣,决定跟着郑正连去农户家中深入采访。

  说话间,竹马乡东宅村的村支书周绍玉走了进来,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河道保洁员。邵诚民得悉后拉着周绍玉坐下“唠唠嗑”。“当河道保洁员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啊。”周绍玉感慨道。随后,他将自己成为保洁员的前因后果、难忘之事一一道来。邵诚民耐心地听着,不时引导,问出了许多感人细节。“河道保洁员看似一个平凡的岗位,要做得称职也不容易啊。”邵诚民说。

  随后,郑正连带着我们来到汪山头村。他介绍,眼前的土地过去都是冒着黑烟的温室甲鱼养殖场。我们走进过去的温室甲鱼养殖大户汪生发家中,转型后的他种起了茶花,茶花园已经初具规模。邵诚民与他促膝长谈,深入采访。治水治得怎么样,要眼见为实。上午采访结束后,我们还现场走访了盘溪、长湖联民村段,亲眼看到了治水初显成效的河流。

  当天下午我们的采风地点是乾西乡栅川村和湖头村。彼时天色阴暗,大雨将至,考虑到进入栅川村的道路下大雨便比较难行,吃过午饭后,我们马上出发。果不其然,刚在栅川村办公室坐下,天便下起瓢泼大雨。村支书于卫东向我们介绍了栅川村治水工作。邵诚民说,之前有一次他经过栅川村,那时环境面貌还不太理想,如今看来确实大变样了。

  离开栅川,我们又赶到湖头村,与村支书陈加平深入交谈。天公作美,采访结束时正好雨停,我们跟着陈加平游览了“小西湖”,陈加平边走边向我们介绍。在他的讲述中,我们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臭水沟”蜕变为眼前美丽公园的一幕幕。

  B

  第二天:白龙桥镇——长山乡

  第二天上午,我们在白龙桥镇治水联络员杨英剑的带领下走访白沙溪。我们首先来到白沙春晓小区旁,只见堰坝上三三两两的妇女在欢快浣衣,一位妇女的小狗也踩着石头一步步跨到堰坝上玩耍。溪边聚集着好几批垂钓者,他们神情悠闲,边欣赏着湖光山色,边静静等待鱼儿上钩。一些垂钓者临走前将网兜里的鱼放回几条。显然,他们并不为钓到多少鱼,只为享受那钓鱼的过程。

  我们沿着溪边往前走,杨英剑向我们介绍了白沙溪这两年的变化。他说,经过整治,白沙溪水质变好,去年元旦,八婺冬泳健儿们就在这里举办过“五水共治,泳者归来”冬泳活动,当时白沙溪部分断面水质就已经达到三类水。不远处,一位阿姨拿着一张纸,对着溪水练歌。邵诚民上前打招呼,与她交谈了一番。这位王阿姨说,她老公是白龙桥镇人,过去住在市区,每逢这个季节,她都会皮肤过敏。几个月前,她与丈夫住回白龙桥,家就在白沙溪不远处,现在她经常到白沙溪边散散步。“我喜欢唱歌,对着这好风光,感觉心情舒畅,练起歌来也更起劲。”王阿姨说。我们一路往前走,只见溪边还有不少前来锻炼的市民。

  “江南有座金华城,城边有座白龙桥。桥下外婆在讲着那故事,坐在桥上看到星星掉进了那条小河……”这是许多金华人都熟悉的歌。如今,在白沙溪上,老的白龙桥犹在,居民们还是习惯从老桥进出,清晨桥上还有菜农摆摊卖菜。几年前,一座气势宏伟的古廊桥拔地而起。雨后的白沙溪边空气格外清新,我们在古廊桥看到许多前去游玩的居民。据说,这里曾经荒草丛生,溪里垃圾遍地。经过治理,这里已经成了居民休闲的好去处。

  随后我们来到古方一村。这里的溪段水量较浅,溪中间有不少裸露的平台,附近几个村的妇女都喜欢来这里洗衣服。她们穿着雨裤趟进溪里,一边洗衣服,一边拉家常。不远处,几只白鹭在水面上欢快嬉戏。在古方一村新建的凉亭里,该村支委朱根华向我们介绍了白沙溪的变化。说话间,该村的老支书,如今的河道保洁员杨桂生,挑着畚箕从溪里走出来。邵诚民与他交谈了许久,了解他当河道保洁员的故事。“老党员思想好,敢于担当,河道的美丽有他们一份功劳。”邵诚民说。

  当天下午我们来到长山乡,去探访一条过去婺城有名的“黑臭河”——漪溪。从二环南路拐进石门村,眼前是一条宽敞的四车道公路,两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在石门村村口下车,漪溪就在脚下淌过。只见溪水潺潺,溪里不见漂浮垃圾,溪边用石子砌成的绿化带里生机勃勃。

  据了解,石门村过去畜禽养殖业发达,由于养殖污水直排、溪边路边牛粪堆积,溪水又黑又臭,村民根本不敢靠近。去年,包括石门村在内,整个长山乡关停、拆除了87家低小散畜禽养殖场,提升、整治了128家规模化养殖场,漪溪水质得到明显提升。经过驳岸、种植绿化、美化村容等,“黑臭河”漪溪破茧重生,大步朝着治水“样板河”的目标前进。从长山乡副乡长陈伟贞和石门村村支书胡小荣口中,我们了解了漪溪的蜕变。邵诚民与他们深入交谈,了解整治畜禽养殖业背后的艰辛。

  随后,陈伟贞带我们来到漪溪乌石屏村段。该村位于漪溪中上游,水质更加清澈,站在溪边都能看到溪底的石子。陈伟贞说,早些年,乌石屏村的菜农们在溪里洗菜,把烂菜叶、烂番薯等都扔在河里,果农们则是乱扔烂水果,河水又脏又臭。经过前期整治,如今这一段的水变好了,用一些村民的话说,大清早的水都能直接挑回家喝。去年12月份,婺城区团委、少工委在该村启动“家园风景秀”活动,志愿者们以该村为试点,全面参与垃圾分类、整理庭院、粉刷墙壁、清理垃圾……现在的乌石屏村改头换面,溪水潺潺、村容整洁,一派美丽乡村景象。

  C

  第三天:沙畈乡

  采风第三站,我们来到沙畈乡。众所周知,沙畈乡是金华的水源地,是沙金兰水源生态涵养功能区主区域。为保护金华人民的“大水缸”,2013年开始,沙畈乡就全面铺开了水环境整治。为了给“大水缸”让路,村民们积极配合,关停砂石场、养殖场、锯板厂等。

  在沙畈乡政府,乡党委书记郭凌燕向邵诚民介绍了沙畈乡治水主要工作,并介绍了沙畈乡“以治促转”,积极发展“林下经济”,帮助村民找到新的谋生行当。邵诚民表示,想深入采访几个典型的农户。沙畈乡常务副乡长戴增荣带着我们前去采访。戴增荣分管农业,当年关停养殖场时,他也是主要负责人。从当初如何关停到后来转型,他都一清二楚,一路上邵诚民与他侃侃而谈。

  在沙畈乡高儒村,有一个名叫“辉珍园”的灰树花种植基地。据戴增荣介绍,该基地老板名叫叶少伟,来自丽水市庆元县。沙畈乡的好山好水引得叶少伟前来创业。他改造了水环境整治后的50亩荒地,建起塑料大棚,种植食药兼用、营养价值高、抗癌效果好的灰树花,批量出口日本。在叶少伟夫妇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灰树花基地。只见大棚里一株株灰树花整齐排列,长势喜人。戴增荣说,不少因养殖业整治后的剩余劳动人口会来这里打工,有些则前来学习种植之道。叶少伟与我们分享了种植灰树花的酸甜苦辣。由于种种原因,去年他几乎没有收成,但夫妻俩咬牙坚持着。令人欣喜的是,今年这里的灰树花长势不错,过些日子就能收获了。

  参观完灰树花基地已是中午,我们简单用过午餐后马上动身,前往该乡海拔最高的水碓基村杨柳树脚自然村。在车上,邵诚民还在认真翻阅材料。进山途中下起了小雨,越往大山深处,气温越低。下午采访的这位村民名叫郑成富,过去是养猪户,家和养猪场连在一起,就依在小溪边。拆除养猪场后,他在乡里的牵头下养起了中蜂。经过一小时车程,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小溪一侧是道路,另一侧就是郑成富的家,进出时要从溪中间踩着石头过去。只见房子旁边的空地上放着许多蜂桶。在郑成富家中,邵诚民详细了解了他关停养殖场后转型养蜂的经历。

  据戴增荣介绍,沙畈乡乌云村有高产示范一竹三笋基地300亩;银坑村培育仿野生中草药三叶青近万盆;石宫村利用林地资源,建起了面积达800余亩的猕猴桃种植基地……“林下经济”在沙畈乡初显山水。

  D

  第四天:安地镇——箬阳乡

  4月12日,天空一扫前几日的阴霾,绽放出明媚的阳光。这天一早,邵诚民就来到安地镇岩头村了解“五水共治”情况。在安地镇“五水共治”工作相关负责人的陪同下,一行人来到了岩头村村支书陈秋平的家中。邵诚民甫一坐定,就开门见山地向村支书询问起该村近几年“五水共治”有关工作的开展情况。

  据陈秋平介绍,岩头村位于仙源湖度假区,坐落在梅溪之畔、依山傍水。在“五水共治”工作开展之初,由于村中畜禽养殖户较多,村民生活污水、垃圾等乱排乱扔,且上游砂石场的日常作业,梅溪一直以来都浑浊不清,水质相当差。对此,陈秋平和安地镇相关负责人对村中畜禽养殖业进行了整治,并做了相当多的工作来规范村民日常垃圾分类。

  在垃圾分类刚开始时,多数村民对这项工作不理解、不支持,认为“五水共治”没有必要改变农村人一直以来的生活习惯,垃圾分类工作是多余的。尽管如此,陈秋平和其他村两委干部却不退缩。在思想统一的情况下,村两委成员和镇联村干部等人组成了四个垃圾分类指导小组,上门为每家每户进行现场的指导,宣传垃圾分类、门前“三包”和家禽圈养的相关知识。经过日复一日的不懈努力,目前岩头村已然形成了“人人动手,垃圾分类从我做起”的良好氛围。而为了清理河面上漂浮的垃圾,陈秋平在深秋时节,天气已逐渐寒冷的情况下,还光着身子,泡在冰冷的河水里,亲手把垃圾一样一样打捞出来。邵诚民被陈秋平这样的工作精神所打动,大加赞叹。

  随后,一行人又来到箬阳乡琴坛村。邵诚民从琴坛村村支书廖祥海处了解到,流经琴坛的溪流一直以来总体水质较好,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河面漂浮垃圾较多。这些垃圾都是村民生活垃圾直接扔入河中,经年累月陈积的结果。所以,琴坛村“五水共治”工作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垃圾河”的整治。这几年,村两委大力宣传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和有关知识,扭转了村民以往的思想观念,然后又配置了各种垃圾分类工具、设备,并组织专人进行日常监督、保洁。现在,琴坛村各家各户都养成了垃圾分类的良好习惯。

  之后,邵诚民又在村干部陪同下,参观了琴坛村近些年发展较快的民宿经济。据了解,如今琴坛村有农家乐经营实体12家,每逢旅游旺季,每家每日平均可入账近万元。应该说,有着“华东客家第一村”之称的琴坛村正凭着好山好水,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前来。(见习记者许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