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绍振:印象最深的还是写自然的
来源: 黄岩区文联  | 时间: 2015年12月18日

  我觉得海蓓的诗分三种:一是写自然的,二是写亲情的,三是与江南的山水相融合。印象最深的还是她写自然的,江南的山水草木虫鸣。这就给我们一个感觉,为什么大家反复地讲到花鸟草木虫鸣,我想在三个部分,她的成就最高的也就是写花写草的这一方面,写亲情的虽然动人,作为诗来说是比较弱的,哲理是单薄的。那么我们就研究为什么她写山水花草方面给人那么深刻的印象,我想这是她艺术上的一个成功点,她营造了她独特的感知的世界,她的感知世界是非常独特的,江南的山水写得多,她强调是一个非常宁静的世界。这个世界他的美,他的好,不在于她有颜色,不在于她有声音,而恰恰是无声的,即使有香气也是非常微弱的,即使没有画感,甚至没有动作感,她可以看到花瓣打开的声音,那个声音是非常微妙的,她可以感觉到草入眠的声音,她可以从花草的运动中闻到若无若无的气味,她在诗里讲到莲花在夜间收起了香气,草是很轻的,甚至于她自己不大动,要垫着脚尖的。她有一句诗写花的心事只有树知道,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她营造的世界是独特的,如果说她有成就的话就在这了。但是如果仅是这点是不够的,因为在后现代流行的时代,浪漫主义的美好、抒情已经很普遍,但是她还有另外一个世界,使得她不是太平淡。“五月的橘子花”这首诗,结构有张力,构思有倾向,精神得以深化,贯穿江南女性的情致。她的诗歌情感起伏,与古典禅意擦肩而过,并没有进入无我的境界,说明她是一个比较可爱的现实女性。纵观林海蓓的诗,轻、淡,语言清丽,还可以往深度发展,希望她的诗风再粗砺一些,大气一些,语言还可再精致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