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云:铭记在时光河流里遇见的你
来源: 黄岩区文联  | 时间: 2015年12月18日

  这是一本以浪漫的笔调抒写日常生活之爱的书,在第一首《遇见你的盛放》中,作者这样写道:“大地上的万物/一定是互相热爱的/朴素的、鲜艳的、沉默的、奔放的/热情的、淡泊的/它们在人间找准自己的位置”,这句话可以视为整本书的概括。这本书就是作者,找到自己人间位置后,表达自己对大地上万物之爱的书。真正的诗人,没有不是充满对世界的个人独特认识和深厚情感的,他们将这些认识和情感用诗句表达出来的时刻,激情自有它流淌的通道去排除技术的障碍,呈现给读者一片天然、真诚、真实的世界。

  物我转换的巧妙运用,水意象凝聚。“遇见你的盛放”“你”是谁,通读整本诗集,《瘦西湖》“不想说花开如云的你/不想说满眼氤氲的你”,这里的“你”是瘦西湖,《沉默的幸福》“很多年前/我来看过你”,你是令人魂牵梦萦的“湖”,《我希望自己慢下来》“钱塘江/我见过你滔滔奔海的匆忙/见过你重返喇叭口的壮观”,这里的你是钱塘江,《鉴洋湖》“我一定还会再来看你/看你的水光潋滟,听鸡鸣声声”,你是鉴洋湖……这些“你”是江、湖、海,它们有奔腾浩大不断流逝的共同的特点,这些无所不在的“你”即是无所不在的“我”的心灵的外物投射。又如《水在流》《河流要去的地方》《水之问》《兰溪》《海宁》《行走在初夏》《放水灯》……含有水意象、对水吟唱的诗歌在诗集里不断出现,在这些诗歌里,作者具备一种能力,自动地消融他世界与我世界之间的隔阂,水意象的集中出现既是时间流逝的象征,也是某些隐秘的个人记忆、精神追求的外在呈现。在这里作者没有故意使用技巧,而是当作者把世界众多的物象、幻象联系到一起时,优秀的诗人情到深处,修辞已然是作者的思维本身。第二人称的亲近感拉近了作者与世界、拉进了作者与读者,增加诗歌的可阅读性,正如诗人柯平先生在书后所说“读者既可以是业内诗人,也可以是中小学生,以及社会各界的资深文学爱好者”,也增加了诗歌的哲学趣味,附身向下,大地万物中处处有自己、有你我。哲学由诗人来表达,总能显出特别的巧妙和趣味。

  诗歌里的时间。诗集里的时间除了由水意象呈现外,还由过去和现在构成,过去由与父母相关的场景、家族传统习惯组成,现在由目之所见的世界呈现,这多集中在山水草木中。《菖蒲》一诗中回忆已近去世的婆婆张罗端午祭祀活动的场景,《轮回》中梦见父亲,《从前》回忆老奶奶和父亲,《母亲的忌日》写母亲去世后,父亲与自己的约定,而今和自己有约的父亲也已经去世,《炊皮》回忆父母亲小时对自己的教育,《为母亲洗头》中以母亲的长发为思念的触发点,怀念她的一生,《父亲的病中日记》《昨夜,母亲来过》《母亲节所见》《2012年春天的雪》《镌刻》《铭记》等。诗歌短小的特点,很难在一首诗里有更多的时间存在,与小说、散文等文体相比,它在时间构成上显得零碎、片段,作者这一本诗集的精心整理,或者说是以暗合某种自我内心需要的线索归类,把诗歌交给了时间,所有的爱,对大地事物的爱、对父母的爱,只要落入时间之中,就会因为时间无边无际、不可复制的特点而具有更广阔、更深刻的气度。

  林海蓓女士的《遇见你的盛放》以她独有的女性的感知,书写了一个充满芬芳、温暖,也有着生命不可回避的疼痛、悲伤的自我精神世界,她将视觉、嗅觉、触觉、直觉等直接呈现,把身边的物质世界、回忆中的人物世界联系在一起,利用自己细腻美好的笔触将它们一起送至灵魂深处。正如诗人在《水在流》中所说,“一条流向暮晚的河/带着平静、忧伤/目标更远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