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建江:有准备的写作者
来源:  | 时间: 2015年10月26日

  文/孙建江

      各位下午好,毛芦芦是我比较熟悉的作家,从2000年她开始转向儿童文学创作,可以说我是她儿童文学从起步到现在的一个重要见证人。当初,她由谢华带着来参加浙江儿童文学年会,她还是非常害羞的,用汤锐的话说,就是一个非常腼腆的小姑娘,现在成了一个干练、成熟的儿童文学作家。为她十五年来的辛勤付出感到非常欣慰!我很早就接触她的作品了,当年她连续三届获得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我都是评委。她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的作品,也是我力荐的。本来应该早点获,因为种种原因,晚了。应该说,她一路走来,非常艰辛,非常踏实。

  毛芦芦的创作,我觉得可以用一个形象的说法,那就是她的创作是一种面向大地的创作。她的整个基调,基本上是写实的。尤其是对故乡故土的那种不断发掘、体味、认识,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产生了许多她自己独特的东西。

  我们就单讲讲她的抗战作品吧!

  今年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有一大批抗战作品在今年涌现了出来,出现了很多优秀作品,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毛芦芦也一次推出了不少作品。其实,从儿童文学领域来看,毛芦芦战争题材的创作,是比较早的。我们稍微梳理一下建国后的战争题材作品,《小兵张嘎》的创作是比较早的。再下来,儿童文学领域的战争作品,其实是比较少的。我印象比较深的有颜一烟的《小马倌和“大皮靴”叔叔》,还有李心田的《闪闪的红星》等。再接下来就要数张品成的红军题材的作品了。在他们之后,在七零后八零后这些作家里面,写战争题材作品较早的应该是薛涛和毛芦芦吧。薛涛有《满山打鬼子》、《情报鸟》等作品,而毛芦芦其实在2009年就一次性推出了四部抗战题材的少儿作品,就是明天社的《福官》,天天社的《绝响》、《柳哑子》和《小城花开》,也就是我们现在湘少社重新修订的这四本。她2009年就开始出版这类作品,实际上,她很早就开始自觉地、有意识地去发掘抗战题材作品了。今年这么多出版社集束出版这类作品,跟各方面的宣传和引导有关。而毛芦芦写这类作品,是非常自觉的。早在七八年前,还不太有人去涉足这类题材的情况下,她就有意识地去收集素材去创作了。毛芦芦把自己从写现实的题材,拉回到我们既往的、六七十年前的那段惨绝人寰的历史中去了。她有一种自觉意识。我想成功都是针对有准备的人的。她特别关注自己家乡,这是个遭侵华日军破坏很严重的地方。她对这类题材挖掘是比较透的。尤其是对衢州抗战历史的挖掘时间大概已有七八年的积累了。她的作品之所以会在这个时间段里爆发式的出版出来,这跟她长期积累、长期观察、长期研究、长期思考关系是非常大的。正是因为这样,她才可以在相对集中的时间内推出这些作品。所以我说毛芦芦其实是一个非常有准备的这么一位作家。

  她也是一位非常扎实的、低调的、务实的这么一位作家。在她的作品里,其实我们也应该可以看到很多人生的思考,和对抗战作品的多形式的尝试。在她写抗战的作品里面,我们浙少社也出过两本书。一本就是《拯救断翅雄鹰》,这本书也是一个修订本,以前在安少社出过,因为浙江省评选“五个一工程奖”规定,必须由省内出版社出版的才能参评,所以又在我们社修订出版。这本书的出版速度也算是一个奇迹,从拿到书稿,到编辑到校对到做封面做版式到印制等,所有的流程包括到总局申请书号申请CIP,直到最后出书,仅用了二十来天时间!因为芦芦有长期的积累,可以调动各种手段使她笔下的抗战历史变得丰富变得立体,创作起来显得得心应手。关于这本书,等会儿责任编辑会有一个编后感。我就不多说了。芦芦的其他几部作品也都是这种情况。她善于运用不同的手段发掘历史,在发掘历史的过程中融入自己的思考。

  这些年来,我一直观察芦芦的创作,本来我想今天应该多做表扬,但我想今天呢,开这个会就是最大的表扬,最大的认可。实际上,在私底下,我和一些同事、朋友也经常关注讨论芦芦的作品。她的作品在我们衢州或者浙江当然是非常好的,在全国来说,也是非常不错的。但我觉得应该对她有更高的要求,要把她放在全国最好的最顶尖的中青年儿童作家中来看,那还是有提升的空间的。这可能是有几个原因,她现在的作品呢,跟我当初阅读到的《芦花小旗》那个时段的作品比,现在的创作激情和那个时代还是有些不一样。那个时候她创作激情非常洋溢。现在可能写的作品多了,有些叙述还是有些程式化,有的情节存在着雷同化现象。我在想,是不是她的约稿太多了,无暇顾及,有些地方打磨得还不够。芦芦应该对自己要求再严格一些,尤其是在长篇小说的创作上,在有些人物的设置,有些情节、细节的把握上,还应该多一些用力,因为凭我对芦芦的了解,有些问题她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是可能因为现在名气越来越大,约稿越来越多了,有点无暇顾及啊。我觉得在艺术的打磨上,还需要再用点力。包括这本《如菊如月》,就像刚才汤锐所说的,它的情节设置得非常好,很有戏剧性,是个很有戏剧张力的故事,我刚才也粗粗翻了下,觉得如果它的后半段能够写得更严谨一点,构思得更完整一些,可能会更具有心灵的冲击力。前面如菊的养父养母和如菊相亲相爱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情节,后边以她的生父为代表的日军用鼠疫疫苗毒杀了如菊养父养母的情节,都非常精彩,要是后边能够把它做得更完满更自然,可能会是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现在有几部大家认为比较重要的抗日题材的作品,芦芦的情节的设置其实比他们更精彩。芦芦应该可以写得更好些。

  我个人觉得,在创作了这么多优秀作品后,在取得这么好的成绩的基础上,芦芦应该在写作上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我希望她不要满足于衢州,也不要满足于浙江,应该把眼光放在全国。应该把自己放在这样的位置来自我要求。我期待也相信她能写得更好走得更远。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