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 美好 有厚度
——简评毛芦芦抗战小说
来源:  | 时间: 2015年10月26日

  文/李生卫

      毛芦芦是我很要好的朋友,这些年,看着她不断地为孩子们写出精彩的作品,我很为她高兴。特别是她在两年时间内一共出版发行了七本抗战长篇少儿小说,这在儿童文学界是很少见的,作为芦芦忠实的读者,我从内心里佩服她!我用三个词来概括芦芦抗战小说的特点:干净、美好、有厚度。

  一、干净

  首先,芦芦的作品,故事情节大都不复杂,结构清晰,叙述不蔓不枝,很少旁逸斜出。比如《小女兵》讲的是美丽无忧的梅安城,遭受到日军的细菌战,鼠疫蔓延,很多人被隔离在“瘟疫船”上(包括小说主人公叶一弥),这座江南小城充满了恐惧和悲伤,日军的残忍,激起人们的反抗。最后叶一弥的心上人华士安带着她去把敌人的两架飞机给打(炸)了下来。这种“生活很美好——美好被敌人破坏——人们奋起反抗并取得胜利”的模式,在多部小说中得到运用,如《假小子福官》、《摇啊摇,大花船》、《大火中的童谣》等等。其次,芦芦作品中的人物,性格明朗干净,柳哑子的善良,叶一弥的活泼,林芝的聪慧,百卉的美丽,福官的顽皮勇敢,青禾青明的乖巧,这都很显然。另外,小说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复杂,人物情感的流露,爱憎分明,人性善恶,一目了然。这份干净纯真,我很喜欢。小读者们读起来也会感到轻松愉快,特别有成就感。

  二、美好

  芦芦用她所擅长自然、优美、灵动的语言,在小说中还原了如诗如画的七十年前的江南生活,那些景物、人事、情感,都是那么美好。作品中处处有温暖的表达,善良的流露,梅安城那的“比月亮肌肤还要洁白,比水晶的心脏还要透明,比清风的身躯还要柔软(芦芦式排比)”的槐花,香气弥漫、绿意逼人的古樟,“宛如一串彩色的蝴蝶,翩翩然从福官口中飞出来”的哨声,都是那么让人过目难忘。芦芦小说里展现出来的江南小城的富足安适,乡村田园的朴素安然,人与人之间的淳朴关爱,普通百姓心中的渴望、乐观精神以及对生活的一往情深,都十分美好。这种美好可以被战争打破,却也往往因为战争得到了升华。作品美好的结局也总是能够满足孩子们的心理期待。值得一提的是,很多部作品中芦芦都写到了能体现生命美好的歌声:《小女兵》中的《月光谣》,《假小子福官》中的《茉莉花》《逆飞之歌》,《摇啊摇,大花船》中父亲吹的麦笛,箫吟,胡琴,渡船上袅袅的秋歌等,《大火中的童谣》中也有催眠曲和童谣,最后甚至连大火也成了一首葬送敌人的死亡之歌。

  三、有厚度

  因为干净、美好,可能有很多人就会觉得,芦芦的作品缺少厚度。就像一湾湾浅水,一眼到底。但我不这样认为。毛芦芦抗战小说是有厚度的,她只是针对儿童阅读的需要,巧妙地把厚度隐藏起来罢了。细心的读者,或者对芦芦家乡衢州历史有所了解的读者,这份厚度一定能自然而然地品读出来。芦芦的作品运用了很多极具地方特色的景物,营造出了浓浓的历史文化氛围,那巍巍梅姑古塔,有着神奇密室的城墙,古老的城门、钟楼、古刹、花船、天妃宫、浮桥,还有被轰炸的火车站、机场、绸缎庄、梨膏糖店……这种厚度来自衢州这座文化古城本身,也来自抗衢州抗战爆发以来七十多年的历史积淀;更来自毛芦芦本人的执著勤奋,她是土生土长的衢州人,又当过记者,深入地采访过衢州的角角落落,所以她能把笔触深入到70年前的衢州,很妥帖地担当了创作衢州抗战小说的作家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