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和战争
——少儿文学图书出版的深度命题
来源:  | 时间: 2015年10月26日

  文/杨巧

  关注战争中的少年儿童的生存状态,一直以来是国际儿童文学创作中的重要表现题材,也产生了许多从儿童视角看待战争的优秀作品。1947年发行的首版《安妮日记》,至今全世界已有包括中文版在内的数十种文字版本,其发行量超过3000万册,成为世界最优秀的文学作品之一。去年,我们还独家引进出版了《木箱上的小男孩》,这是“辛德勒的名单”第288号、年龄最小的孩子根据亲身经历创作的,是被誉为价值等同《安妮日记》的儿童回忆录。在纪念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我社又隆重推出了由儿童文学作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毛芦芦创作的“战火中的童年”系列图书,图书共4本,为《摇啊摇,大花船》《大火中的童谣》《小女兵》《假小子福官》。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湘少社出版战争题材的儿童小说“战火中的童年”,旨在在儿童文学领域引导当下的少年儿童反思战争和了解历史。,儿童文学也应该有严肃的主题,应该对社会有深度的思考,要为孩子打开通往现实世界的窗口,要让孩子们感知到世界的丰富性、复杂性和各种的可能性。

  在少儿图书市场上,图画书《铁丝网上的花》,中日韩的插画家们共同创作的“和平绘本”系列等,儿童文学作品《数星星》《穿条纹衬衫的男孩》《偷书贼》《莎拉的钥匙》《汉娜的手提箱》等等优秀童书的出版,都在讲述着战争中的孩子们,这些书中纯真的儿童以及战争对他们造成的伤害给读者以强烈的心灵撞击。二次世界大战给许多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犹太人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是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重大战争灾难。而正是这些大量且深刻的战争题材图书的创作和得以出版,才使得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日本侵略者屠戮东南亚人民的史实资料才得以被保存和深刻反省,启迪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反思战争,也为我们的世界留下一个凝重而宝贵的人道主义文字遗产。

  “战火中的童年”系列图书的时代背景均发生在20世纪的抗日战争时期,书中的故事有些就起源于毛芦芦做记者时真实的采访经历。作者的创作思路是在查阅史实的基础上展开的,有些情节本身就是真人真事,这些故事的地点就发生在她自己生活的地方衢州。毛芦芦描写的对象虽然是历史的、过去发生的事情,但她试图挖掘过去孩子和当代孩子在儿童身心成长方面的东西,特别是对儿童心理感受细腻的描写,使笔下的人物和事件展现出了儿童文学作品创作的意义。

  作为浙赣会战的一部分,发生在毛芦芦家乡的衢州战役当年战况惨烈,除了炮击、轰炸等常用军事手段,残忍的日寇还对衢州发动了惨无人道的细菌战,对当地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一幕幕仿佛来自地狱的惨剧,就发生在毛芦芦家乡的土地上,就发生在她的父老乡亲身上。但尤为可惜的是,许多本应被铭记的悲痛记忆,却因为亲历者的离世、历史建筑的衰败等原因,正从我们下一代的记忆中慢慢消退。对历史和苦难的铭记和深刻认知,不应该是史学家的责任。毛芦芦是一个很有使命感的作家,她根据在二十年前作为记者的一次采访经历,写出了《大火中的童谣》;根据她奶奶的亲身遭遇,她创作了《摇啊摇,大花船》。这套“战火中的童年”系列作品立足本土,立足中华历史,让孩子在阅读中“重回”战争的残酷现场,讴歌智慧、勇气和坚韧,展现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性格和品质,阐释战争的含义,解读复杂的人性,具有强烈的现实和人文关怀价值。“战争的童年”系列图书在对历史观照的基础上,不但教会孩子们认识过去、发现现实,领略战争的苦痛,也让他们看到雨后的彩虹,鼓励他们担负起维护和平生活的使命。

  过去的十年,是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一个不可小觑的“黄金时代”,一大批深受小读者欢迎的作品相继问世,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出版成为少儿出版中最重要的一环。在儿童文学版块发展如此迅猛的时代,作为出版人,我们要为中国的少年儿童提供题材更加丰富、思想更加深厚的作品,要有历史的纵深眼光,要有面对世界和当下生活的横向思考,坚定不移地出版优质的作品。

  毛芦芦描写的虽然是战争时期发生的故事,但她试图挖掘不同时期孩子在儿童身心成长方面相同的东西。在落笔时,她并没有把重心放在对激烈的战斗现场的刻画上,也没有因循“小英雄成长模式”的写作手法,而是专注于战争来临之前、来临之际一个个平凡孩子的日常境遇。正如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在“战火中的童年”系列这套图书的推荐语中说:“今天的孩子们,应当感谢毛芦芦让我们重回战争的现场。这个现场展示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性格和品质,阐释了战争的含义,解读了复杂的人性。毛芦芦写作战争,其用意是令人尊敬的。它们的出版,对于调整中国儿童文学‘快乐化’格局,是有重要意义的。孩子们的健康成长需要这样的好书。”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读完“战火中的童年”四部曲后曾说:“没有福官、柳哑子、叶一弥和林芝的童年战争,也就没有现在孩子的快乐童年,了解他们的童年,就是尊敬历史,尊敬生命的高贵,致敬中国永不屈服的民族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