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敏学

来源:省作协少年分会 | 时间:2015年09月02日 10:36:43

  

灵光乍现中的才华横溢

        王敏学,半个小时完成现场赛的作文,潇洒交卷的那一刻,让监考老师一度怀疑她是否选择了放弃。神奇的是,在评审现场热火朝天的讨论中她又是第一个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她的灵敏和随性让我相信这是个标准的作家胚子。

  Q:初赛选送的关于远方主题的作品里,有一句话很有意思,说“以后啊,别爱上水手,嫁一个列车长吧”,给我们来讲讲你的构思吧。

  这句话是灵光乍现般跳进我脑海里的,我认为很是贴切。随后就有了一个画面,我看见那个女人带着疲惫而温柔的笑,裹着披肩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她用沙哑的声音说出这句话,而听话的人,却什么也不懂。终稿里,这句话被摆在了最前面,我想这是它最好的位置了。我把作品的名称最后定为《归来》,讲的是发生在一个偏远的码头里的故事。“码头”这个元素对我来说,某种程度上,象征着道德的沦丧,如同《百年孤独》中描绘的马孔多一般,很多人间的标准在这里,其实都只是摆个样子。总体上说,《归来》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

  Q:现场赛对你来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是怎么把握的。

  算是第一次参加比较正式的现场作文比赛吧,不过在现场意外的平静。抽到题目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啊,完全不是我的风格啊。”我擅长、也喜欢用复杂的长句和复杂的比喻,而那天拿到的标题是《年轻的模样》,很直白,很欧·亨利,很不像“我”。坐到试场里的时候还完全没有头绪,和《归来》很像的是,那句话突然出现在我脑海,一字一词,那么清楚。然后就是一路灵感,一路奋笔疾书。

  Q:现场赛你写的非常快,是状态特别好吗。知道吗,监考老师一度认为你是要放弃了。

  是吗,那很有意思。其实我的状态是正常,因为写的是一个很简单的生活片断,本身就不需要太多篇幅来填充,所以很快就能写完。写完了读一遍,觉得是个故事就交卷了。我想写作本身就是一种真性情的流露,所谓下笔如有神。

  Q:你认为作文的主题要怎么把握?

  “主题”是个很微妙的东西,似乎在正儿八经的探索中,我永远不是最正确的那一个。作为一个尚且呆在象牙塔里的学生,我也似乎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意识想要别人明白些什么。但我会用自己的视角去寻找和解读,我想这也是写作带给我的乐趣吧。

  Q:有什么写作的怪癖么。或者说书写时很有意思的一些经历。

  从高一开始突然很喜欢用“回忆”口吻叙述事件,可以算作一个习惯吧。也算是一种叙事者的冷静。我特别在意细节描写和心理描写,喜欢用恰当的比喻来娓娓道来。写作对于我是个千变万化的东西,有时候写完了发现和最初的构思完全不一样了。还有一次把喜剧写成了悲剧,觉得非常开心。

  Q:这次获奖对你来说是个什么事件?

  一次对自我的肯定。也有遗憾的地方,回过头去看现场赛的那篇作文,还是会有觉得槽糕的地方。好在我总是乐于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好似它永远是我不断前行的动力。

  Q:说说喜欢的作家吧,还有喜欢的书吧。

  马尔克斯让我知道什么是“世界之花在一瞬间绽放”的感觉,三岛老师教会我纤细的美感。影响很大的还有一本叫做《鳄鱼街》的书,里面的比喻让我受益匪浅。这两位作家和《鳄鱼街》支撑起了我上高中以来主要的创作。

  Q:对于未来有什么期许吗?

  真希望文学能在将来成为我赖以为生的存在,或者我可以做一名被现世和未来认可的作家。足矣!

  Q、平时“不务正业”的时候喜欢干些什么?

  和父亲一起出去看画展,他认真的样子总能深深的感染我。我的父母对我很开明,多数时候不会干涉我的决定,更多的是扮演协助者的角色。敞开心扉的聊天是我们引以为傲的相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