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荷人才郁颜:山水乡愁皆诗
来源: 钱江晚报  | 时间: 2015年06月01日

  

      生于1986年的年轻诗人郁颜,偏居于丽水。他另辟蹊径,近年来倾心于新山水诗的写作,放眼于自然,寄情怀于山水。郁颜凭借山水诗创作参加了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第29届“青春诗会”,成为全国最年轻参会代表,郁颜诗集《山水诗》获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

 

  文/郁颜

  在山中游荡,与山径同行,和它一样默不作声

  并顺应自然朴素的安排,有点悠然自得

  似乎已经不需要再拥有什么了

  其实,说无欲求是假的

  来此山,以求抵抗山下更多有形之物的勇气

  和面对山中景物时才有的深深的愧疚

  ——《愧疚》

  亲近山水,被它们深深吸引。深爱它们,却从不说出口。抬头看看白云在天上飘荡,一晃眼,就变了形。

  这真是难以捉摸,却又如此美好。

  远山不语,也学我,登高、望远……风在念经,在落叶面前,下跪、沉湎。

  丽水,浙西南山水小城。在此蛰居十年有余,从求学,到谋生,一路走来,皆有诗陪伴,我有幸。

  这座山水小城里,山野、丛林、草木、河流……曾隐瞒了多少遗世风骨和虚弱时光,未走尽她的千山万水,未放下更多,我有愧。

  独行于山野,林间的树木,纹理分明。山坡上遍地的植物,散发香气。它们有着温暖的脸庞和气息。我和它们,在长久的对视里,彼此相认。

  枯坐,打坐,怀人,怀古。这么多年,它们跟时间交换了什么?忍耐、消磨、抵抗?抑或朴素地衰老?

  山涧的水声,稀里哗啦响个不停。惊喜地照见,尘世里那副陌生的嘴脸。呼吸,可以沉默一样无声,涟漪一般荡漾。想想,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如此痴迷。

  白日里的一次次徒劳,此刻都得到了谅解和宽恕。

  我不曾带来什么,过客一般。山风吹过,似在歌咏,又在低吟,有如故人引领。

  李白、白居易、陆游、谢灵运、苏东坡……他们远道而来啊!以雕塑的外形,在森林公园投下了前世今生的身影。

  这,何尝不是一种相遇?

  我突然激动起来,跟着他们着长衫,捋须吟咏,翻阅线装书,醉卧山水间……跟随他们观天象,与他们谈理想,仿佛就学会了爱、懂得、隐忍与宽容。

  山水皆诗。叮咚作响的山泉,像一滴滴照见澄明之镜的诗;树丛上的枝桠,又何尝不像一条条岁月之河里——分叉的诗?

  我有幸。诗,让我放下更多。

  若能生前做这山居图中,一枚闲章,心中有气象万千,去虚度这满天的光阴。

  若能死后做这林子里,一方镇纸,起于风而止于风,不让落叶和山雨纷飞,像一截枯木般,待后人存念。

  去爱山水,去受人间更多的苦,试着放弃更多。

  如此,便可以无畏无惧。仿佛,这样就可以度过这短暂而漫长的一生——

  从林子里走出来,带着一身露水

  重新汇入茫茫人潮中……学习隐身术

  成为众多未知的隐秘的事物

  ——《相遇》

  

评说

 

  郁颜的诗歌基本为抒情短篇,他的诗歌不缺乏沉思的冥想性,又不缺乏在日常性生活场景中,来自于灵魂思忖的温度以及与当下场景之间的诘问。正是有了焦虑和紧张以及世事粉尘的侵染,郁颜的诗歌有着不言自明的时间性,这种时间性既直接指向了个体生命的冷暖明暗,也牵涉了与此相连接的个人化的成长体验,以及存在自身的宿命性的追挽。

  霍俊明(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研究员)

  郁颜的山水诗很有浙江诗歌的特点。写山水使郁颜得到了诗坛的认可,郁颜在继承传统和吸收浙江文化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同时又找到了自己一些新的可能的发展空间,找到了旧山水诗的现代性突破。

  叶延滨(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

  郁颜不随波逐流,不故弄玄虚,写得结实而富于想像。他笔下的山水、草木与人世,可以听见呼吸和血脉的流动,皆有冷暖。因而,在他的诗里,无论悟道、修身还是养性,我们能够读到一种朴素、一种开阔。可以说,在80后诗人群体写作中,郁颜无疑有极高的辨析度。

  梁平(《星星》诗刊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