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荷人才顾文艳:窗里窗外的你我
来源: 钱江晚报  | 时间: 2015年05月26日

  顾文艳,出生于1991年,杭外毕业后保送浙大德语系,后赴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等国的大学攻读学位与交流。中学时代出版几本校园魔幻小说,大学期间出版悬疑小说《十人孤独礁》和《自深深处》,2012年大学毕业后出版留学手记《成人礼》。

  文/顾文艳

  每一座城市都有一扇玻璃窗,一整面巨大的奢华,分隔时代的里与外。临窗而坐的人们神情自若,赏析着窗户另一面的自己。窗里人微微张嘴,啜饮窗外金灿的阳光;窗外人目光迷离,等待魔镜般澄亮的窗面上,一个疏狂的倒影。

  小学时候,每天下午一点,厌倦午休的我偷偷从学校溜出来,钻进附近窄街上破旧的小饭店。那些时光大约有一平米那么大,那时的我蹲躲在这一平阳光满溢的窗角,机警地注视着窗外,准备好在看到学校午睡值勤小分队的时刻掩藏或者逃离。虽然明知可以躲藏到其他地方并且保证自己不被值勤的老师同学发现,我却迷恋上了这面探险的玻璃墙,每天靠在窗边,贴住自己冰凉曲扭的影像,冲浮浪潮般袭卷的兴奋,等待窗外一束危岌震惕的目光。

  童年的玻璃窗里藏驻着延续到少年时代的习惯。我整天呆坐在窗口,将玻璃当作电子表壳,身体当作表芯,时间当作电池,将自己变成了窗外的世界。幻想与回忆,黯淡的过去和模糊的未来,以及划过电子时代的钟摆,组成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故事。窗外的世界成了文字的水印,而我自己也成了那座叫做“语言”城市里的人。从中学时代写的短篇小说《唤笑记》里那个滥用笑容而突然失去笑容的优等生,到后来的长篇小说《偏执狂》里忧郁而坚持自我的少女,我穿梭在两个平行的世界,变成了自己创作中的人物——我打开了那扇由文字铸炼的玻璃窗,从窗里移到窗外,在这一层透亮的、人工打造的密封金属片上留下自己渐渐明晰的倒影。

  如今的我,在每一个回想创作,回顾这些故事的时刻,都会重新坐到那扇窗边。恍惚间,我开始意识到那时自己一直等待的那束目光,从来就不只局限于当时的世界,当时的生活。我所等待欣迎的是在时窗之外,认真注视过去的一个眼神,将那些注定将被埋没在历史河床下方的时光折射在文字的窗前:窗外的你在未来的边缘凝视,窗里的我跃上过去的废墟,一起保管时间最后的容颜。

 

  评说

  顾文艳的小说更有想象力,我能看到作者在写作时的那种快乐。

  那多(悬疑小说家)

  我觉得顾文艳蛮有潜力,组织文字和讲故事的能力很强,情感准备很充分。

  秦文君(儿童文学作家)

  顾文艳具备惊人才气,有寓言气质,发人深省。

  白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顾文艳的小说,是充满想象力的,很奇特的想象,这是她的长处。

  贺绍俊(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