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政:《国楮》有影视改编的潜质
来源: 开化县作协  | 时间: 2015年05月20日

 

  江苏和浙江离得很近,我们有很多的交流,我跟孙红旗中午有短暂的交流。衢州是第一次来,开化也是第一次,一路上的风景真的很美。刚才李部长推荐一杯茶、一把刀、一个园、一张纸就让我把开化记住了。可见这个宣传部长在推荐宣传方面有着独特的本领。如果不是这次机缘,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开化。对浙江搞那个“新荷计划”我也来的。说实话,对孙红旗确实了解太少,下不了这个决心到开化来,拿到作品又是厚厚的一大本,最近工作很忙,感觉还是蛮吃力的。但是今天我和孙红旗讲,我不后悔到开化来,更不后悔读《国储》。阅读前因为不了解孙红旗,对《国储》无法定位,阅读以后的感觉是失望还是惊奇以及阅读的效果等等,这一切都不知道。我是仔仔细细的全部读完了的,从第一章开始。我有个建议:下次再版写个序言,这个是个特殊的东西,现在是光秃秃的,这个是个特殊题材领域,如果有好的序言导入,对阅读推广都会有好处的。孙红旗的其他作品我以前没读过,所以不好进行比较,读下来以后不客气地说,我觉得这是一部非常好的作品,因为以前没有读过他的长篇,我对他的了解就是作者介绍,我一路上抓紧向许主席讨教,虽然获过那么多文学奖,我以为就是写警察故事的,而且都是公安题材。中午问过孙红旗,他其实是公安题材和其他题材5.5开,对半的。又听他介绍怎么对开化造纸感兴趣,做了近一年的准备,又花了近八个月时间来写。

  我有这样几个感觉:

  一、《国楮》是一部以弘扬中国文化、本土文化为主题的长篇小说。这个主题非常值得肯定。它可以定位为历史小说,也可以说是行业小说。此前,我还没有读过以四大文明之一造纸,或者专门以纸为题材的小说,这个是具有开创性的。从这个素材来说他是开风气之新,没有这个借鉴,从这个特殊的领域来作为自己的选题,我认为这个创作的勇气是非常值得肯定。做学问也好,写文章也好,无非是三个道理:义理、考据、辞章。我在与作家交流时换成现在的话,价值、知识、话语。不管从三个词那个角度来讲,价值不谈,孙红旗把中华文化值得弘扬、继承的价值观,进行了一次非常到位的文学化抒写。

  二、从知识这个角度来说,对我来讲就觉得非常长知识。正因为在这点上,估计专家和读者都要谈到。孙红旗确实选取了一种比较艰难的写法,这个题材完全可以写得虚一点,但是他写得很实,从造纸的原料,到造纸的流程,到纸张的构成优劣用途等级,以及纸的种类和产地的分部,再到纸的下游,比如说印刷、成书、邸报,特别是邸报,这里面涉及到很多文化领域。邸报本身就很值得写,王侃兄研究中国现代文学,他对文学制度也很有研究,其实从中国书籍报刊往上推,他有个对接点,这里面这块就非常细,所以从这个角度这是一部非常沉淀,结结实实的长篇小说,三十几万字没有一点水分。因为我对红旗不了解,我不知道他的学术知识等等来源哪里?一个业余作者抓了这部非常具有专门化的,里面是不是有知识性错误或者表述不当的我不知道,这个要有专业人士来鉴定,但是我是看不出来,我看了全部是长知识的东西,所以挑了这一个专门的领域来写,这种勇气,正面强攻。有些人会绕道走,他采取正面强攻,不是佯攻的写作姿态,孙红旗胆很大,因为他做警察天不怕地不怕,要我的话我胆子比较小,他查阅了大量的资料,书中也采用了大量的典籍。我们现在写作很不容易,但是假如设想自己来写会怎么样,里面那些随口而出的名词都是专用名词,每一个词里面都能跟一个小字典。价值不要说,从知识角度来说非常值得肯定。我们现在所谓信息爆炸时期,我们以前动不动就说《红楼梦》是百科全书,你现在想想看,还有哪些长篇小说在我们阅读之后,在知识上能给我们启迪,在知识上能够长我们见识,在知识上能够开我们境界的,你们可以闭着眼睛梳理一下这几年的长篇小说,从知识的角度有那几部?从知识的角度来说,孙红旗的这部小说,是能够带来真知识、硬知识的一部长篇小说。科幻有硬科幻和软科幻,所谓的软科幻,就是她所描绘的科幻世界和我们所掌握的科学原理是不能对接的;所谓的硬科幻,就是这样的科幻作品,他所涉及的科幻知识是经的起现有的科学知识去检验的,是按照我们现有的科学原理去推衍的。从理论上来说他是可以实现的,这是硬科幻。知识也是,我们有很多小说,通过幻想虚构说的头头是道,但都是假知识。《国储》是硬知识,这样的长篇小说值得提倡。现在电视剧从知识角度来说有多少知识含量,从知识来说他带给你多少东西?《国储》,这样的作品拍成电视剧的话他所传播的知识就不一样,他会告诉你前所未闻、闻所未闻的东西,你会知道我们天天和它打交道的纸会有这样的历史,有这样的道德,有这样的曲折,有这样的命运,这一切尤其值得肯定。

  三、小说里的人物。在这里我要说,像这样的小说,我们叫它历史小说或行业小说,写着写着把文学丢了,写着写着把故事丢了,写着写着把人物丢了,写成了说明文,写成了制造业的流程,那它就不是文学了。高尔基让青年作家去工业工厂去,青年作家问高尔基,现在工业题材这么多,我们怎么写工业题材?高尔基说:把工业题材写好的重要因素就是忘掉工业。你写一个工厂,把流程写得再好,它不是小说。孙红旗在写这样的作品,始终把人物放在前面。从这一点上来说,以特殊的题材为选题,这种创新值得肯定。

  小说里的父亲,一定要保住老祖宗的牌子,包括全都材料一点都不能省下;儿子这一代比较灵活,因为他的灵活是把纸分成几等,以纸养纸,以这样的思路,这样的知识是跟人物的命运,对未来的开拓,对故事向前的推进联系在一起的。我举这个例子,知识是为这些服务的。孙红旗在小说人物关系设置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而这些人物的设置又不是游离与我们所谓的行业、历史之外的,是跟竞争、跟清政府复杂的政治、经济,复杂的社会兵啊匪啊文字狱等等联系在一起,小说立体的展示了一个很广阔的历史丰富的生活化。

  里面的人物一个个都很生动。元熙、元靖他是有考虑的;徐家和余家也是有考良的,几个官僚性格也不一样,包括妓女玉蝶儿、女汉子乃香、土匪头子黄金洪都很生动。黄金洪被抓中了铳后对玉蝶儿大叫:奴,爷代你不溥,别忘了给爷收尸!玉蝶儿也是把灵和肉放在一起写的,元靖是把灵和肉放在一起写的。孙红旗在人物刻画上花了很大工夫,把人物都编织在一个绵密的大网中。哪怕一个次要人物,像兰子、柄子那怕是两条狗一黑一黄都拿不掉,就像一个平稳大师,连羽毛都抽不去,抽去了就夸蹋了,这部小说就是这样。这样的写作与构思是不是与孙红旗的职业有关,连鸽子都不能少,少了就破不了案了,他把生活积累都用上了,动物、植物也好整个都在大网里。

  警察能编故事吗?人物的缜密像一张网,这和做警察有关吗?可能案卷看多了,只有放在小说里写。

  四、再就是作品的语言,这个也是中午我与红旗交流了,这样的题材要1、选择语言一定要恰当,不一定要当时语言来写,但是通过语言一定要有当年的这个味,2、要有地方特色。小说里有方言,但不多。有些作家方言用的过了,他这个有这么一点影子,在场面上、私下的交流或者情急的情况下方言就出来了,就有这个味道。一个是地域的味道,一个是历史的味道,一个是文人的味道。官言也好,绅士也好,包括商人其实应该说是儒商,它本身也是个藏书家,包括方医生语言都很讲究,而且引经据典,里面就是跟知识连在一起的,不管是传统文化还是地域文化表达来讲,还是从小说的诸多要素人物故事语言方面来讲,这个作品相当成功。这个作品有没有值得商量的地方?纸的文化还要再增加,一些人物的结局和命运,比如月婷淹死的价值在什么地方,意义在哪里?元靖一直考,最后府试没考好,这种安排就很好。比如乃香跟着戏班子走了,设计得太好了。母亲、玉蝶儿等都是女性当中不可重复的。各种人物的结局讨论,老太太是灵魂人物,她死了家族就散了。

  我特强调。这部小说有影视的可改性。我问红旗,开始写作时有没这样电视电影的理念,有这样的想法,也好也不好,因为写法不同。我觉得《国储》不是这样,本体还是小说。但我认为有影视改编的前提,故事情结复杂,矛盾冲突尖锐,人物形象鲜明,关键里面的视觉元素丰富,无论自然视觉还是人文视觉。比如造纸的过程视觉感受很好。如果拍成电视剧,对开化,对衢州都是非常明利的。

  最后我强调:这是一本非常好的小说;希望二改成电视电视。

  (孙倩根据录音整理)

      汪政: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终评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