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三月下余姚
——评杨东标《此心光明——王阳明传》
来源:  | 时间: 2015年04月20日

  三月江南余姚,一江春水,满目烟枊,遍地明媚,套用“烟花三月下扬州”,来表白我们此刻的心情是“烟花三月下余姚”。因为有了杨东标先生积数十年之功撰写的《此心光明——王阳明传》(以下简称《王阳明传》)的出版,这是一部集文学和学术价值于一体,全景式反映王阳明人生和思想诞生的传记性文学。所以今天,我们也感到王阳明的归来——又回到了余姚!

  这里用了烟花、三月、余姚3个主题词,为什么说是“烟花三月下余姚”呢?当王阳明被持续以各种方式受到极大关注,他也因此成为广大百姓祟拜偶像的社会文化背景下,这部由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传编委会遴选的对象,对当下公民的历史文化普及和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建设,无疑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1、春色明媚是“三月”

  王阳明年轻时“格竹”,落难时“龙场悟道”,中年时倡办书院,晚年时“天泉证道”,是一个能文能武,文武双全的人。王阳明的“心学”,“致良知”,“知行合一”影响之深,流传之广,在中国历史文化上堪称是一个传奇。

  遗憾他的命运过于短暂,他的哲学至今还少为人知。当杨东标放下历经三载的姚剧《王阳明》,又一次举笔面对这位伟人,与他的灵魂对话时,彻底把我们感召与震撼,直抵人心!

  记得去年的三月,习近平到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在系统阐释传统文化与中国梦时,讲了这样一句发人肺腑的话:“没有文明的继承和发展,没有文化的弘扬和繁荣,就没有中国梦的实现。中华民族的先人们早就向往人们的物质生活充实无忧、道德境界充分升华的大同世界。实现中国梦,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比翼双飞的发展过程。中华文明同世界各国人民创造的丰富多彩的文明一道,为人类提供正确的精神指引和强大的精神动力。”

  从习大大的话中,我们大致可以惦出《王阳明传》的份量。所以,在这个春暖花开的三月,我们在这里研讨《王阳明传》,从时间上看,也许是一个偶然巧合。但从文学上看,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无巧不成书。如此表述,一般人可能难以接受,或者暗自发笑。而我在这里不遗余力强调“三月”,更多想的是,杨东标先生在一个合适的时间,遇上王阳明这样一个伟大的圣人,真的是万分有幸。

  《王阳明传》这本书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中,涌现了一批杰出的文化巨匠,他们如璀璨的群星,闪耀着思想和智慧的光芒。那么,到底如何系统和本正地记录他们的人生轨迹如文化成就,无疑是一件难事。就像这本《王阳明传》,要写好他首先离不开对“心学”的阐释,这可能是写作中最大困难。之前,我读过几本关于王阳明的书,要么枯燥说教,要么过度神化。具体说,搞哲学的,将心学过于神秘专业,写出来的东西老百姓也看不懂;而搞文学的,又对心学吃不透,写出来的东西不着边际。

  读了《王阳明传》之后,彻底改变了我对历史人物传记的看法,被王阳明传奇的一生所吸引住了,更被王阳明的哲学观点所折服了。全书以报告文学的形式,贯穿王阳明一生,创作了生动曲折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的人物命运,人物形象塑造得非常生动,有很强的故事性和可看性。

  大家知道,经历百年沧桑的中国,在近三十多年突飞猛进的改革开放过程中,两位数的高速发展,让中国已快速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高成本,高能耗和高污染,又让我们很难分享到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快乐与幸福。那么,我们如何渴求精神、心灵上的指引与慰藉,从纠结徘徊甚至迷茫中挣脱出来?也许王阳明的“心学”,正好是一帖良药,呼唤我们良知的觉醒,拯救当下社会的坠落。

  在这里,《王阳明传》准确、鲜明地告诉我们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恶丑,什么是应该肯定和赞扬的,什么是必须反对和否定的。正如在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学史可以看成败、鉴得失、知兴替;学诗可以情飞扬、志高昂、人灵秀;学伦理可以知廉耻、懂荣辱、辨是非”;号召大家要“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并对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提出要求:“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

  在这里,《王阳明传》赞叹的“心学”,作为一个民族独特的传统文化,他是民族繁衍生息的根基和血脉。因为优秀传统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具有超越时代局限、反映中华文明永恒价值的特征,与社会历史发展方向相贴近,与民族共同体的利益和福祉相契合。所以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实现中国梦的精神力量,是我们当前面临的重大理论和实践课题。杨东标先生《王阳明传》,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响应号召、让传统文化“活起来”的有益尝试。

  在这里,《王阳明传》为我们掲示了一个最重要的思想是:“知行合一”。这是王阳明最为人推崇的一个主张,也是他成为一代大家的“成名之作”,正是由于此说,他才得以成为与朱熹等人彻底“划清界限”,与陆九渊一道,傲立于儒家另一顶峰,让后人为之称道。

  在这里,王阳明不仅是中国儒家代表,也是沉淀为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元素。王阳明用自己的一生,为我们起到了引领性、示范性和创新性。我们不妨借用孔子在《礼记·经解》中的一段话来阐释:一个人如果把王阳明真正学深了,就能做到温柔敦厚而又不昏暗无知;把他的心学真正学深了,就能做到疏通知远而又不虚无缪误。

  毫不夸张地说,王阳明在思想上有大智,在科学上有大真,在伦理上有大善,在艺术上有大美。在中华民族艰难而辉煌的发展历程中,这些优秀传统文化薪火相传、历久弥新,始终为国人提供精神支撑和心灵慰藉。历史的经验教训值得汲取镜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只有深深植根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沃土,才能根深叶茂、硕果累累。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守正出新才能历久弥新。

  欣慰的是,作者依赖理论、文化、教育的力量,对王阳明哲学进行系统地梳理甄别,坚持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有鉴别地加以对待,有扬弃地予以继承。当然,要深入浅出地讲清楚王阳明哲学的历史渊源、发展脉络、基本走向,讲清楚他的独特创造、价值理念、鲜明特色,殊非易事。。我们不能指望毕其功于一役,更不能求全责备。显然,杨东标先生的这番努力和探索,是值得我们敬佩与肯定的。

  2、从“余姚”走上圣坛

  历史文化名人传记写作,面对着百姓励志期盼,常常是“为尊者忌,为他者讳”,即只说好话不说坏话,几乎成了当代传记文学的通病。作为一本面向整个社会的《王阳明传》,如何在纷繁的资料中取伪存真,再现他的真实人生和真身命运,对作者无疑是一个挑战与考验。

  在我们那时的中学历史课本上,把明朝思想家王阳明定位昰唯心主义思想家,主张心就是世界。记得那时批判王阳明是彻头彻尾的伪君子,什么人睁开眼睛,这个世界就存在,闭上眼睛,这个世界就不存在……

  不知经过了多少“三月”,每次走进余姚,来到这里的龙泉山麓,我们总是带着一种偏见,或批判的眼光看待“阳明故居”。如今读了《王阳明传》,当我再次走进故居,发觉这一坐北朝南的故居,是那么的庭院幽深,是那么的端庄典雅,不但在建筑设计和营造上反映出明代浙东官宦建筑的一些典型特点,而且还深深感受到了王阳明的人格、命运与精神的魅力。

  根据《王阳明传》的提醒,我们在王阳明故居找到瑞云楼,在那里听到了仙人云中送子的美丽传说。明朝成化八年(公元1472年),王阳明就被“仙子从云中送来”,诞生于故居内的瑞云楼,并在此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

  瑞云楼为重檐硬山、五间二弄的二层木结构楼房。楼下明间檐下悬有史树青先生题写的“瑞云楼”匾,明间前檐柱的楹联为“立德立功立言真三不朽,明理明知明教乃万人师”,内檐柱的檐联为“曾将大学垂名教,尚有高楼揭瑞云”,有了进一步更深的理解。

  可以说,《王阳明传》是迄今以来,一本关于王阳明写得最好的书,一本最真实的王阳明传记。不妖魔不神化,还原最真实的千古圣人王阳明翔实的一生:叛逆、问道、格竹、中举、入狱、贬官、悟道、崛起、平贼、戡乱……三真不朽,千古唯一。 在这里,《王阳明传》没有回避构成王阳明人生主要阶段和工作中的狡诈。他是神奇少年——12岁:立志“读书做圣人”;他是另类青年——15岁:独闯边塞,考察军事,上书皇帝;他挺身斗虎——34岁:身为朝官,挺身斗虎,勇斗祸害朝廷的号称八虎的太监,结果遭锦衣卫的追杀,几乎丧命;他龙场悟道——36岁:被发配到龙场(贵州),身躺在石椁,体验生死,创立了心学。他临危受命——46岁,临危受命,深山剿匪,更只身平叛,40天内从手无一兵一卒到平息宁王的10万叛军。

  王阳明又是“多诈”的。在剿灭处于广东与江西交界地区龙川县境内浰头的起义军时,他先是对其首领池仲容进行招降,池仲容也答应了,亲自去见了王阳明,王阳明给池仲容穿上官服,和他一起在街上赏花灯,俨然是一家人,可就在池仲容毫无防备的时候,王阳明却派人杀了他。 在这里,《王阳明传》根据史料,还原了王阳明带兵打仗以少胜多的传奇。王阳明天生聪颖,勤奋好学,他二十八岁中进士,历任兵部主事、龙场驿丞、卢陵知县、江西两广巡抚,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封“新建伯”,谥“文成”。为了在地方建立长治久安的统治,王阳明改革兵制,对军队重新编组,以提高战斗力。在农村,他还推行“十家牌法”,即十家一牌,互相监督、互为担保,一家犯法,其他九家一同连累受罪。一介书生王阳明,既熟读兵书,重视实践,又能挎刀立马,骑射边关。

  王阳明又是一位“清官”。虽然在正德初年,因冒言直谏触犯权贵,被贬至贵州龙场,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到任不久,捕获了一个罪大恶极的强盗头目。1519年,蓄谋已久的宁王组织了十万大军,顺江而下,势如破竹,准备一举拿下南京,自立皇帝。时任赣南巡抚的王阳明奉命阻击。他采取围魏救赵战术,直接攻打宁王的老巢南昌。宁王首尾无法兼顾,只好回师救援,双方大战于鄱阳湖上。期间,王阳明下令将写有“宸濠叛逆,罪不容诛;协从人等,有手持此板,弃暗投明者,既往不咎”字样的免死牌,扔入鄱阳湖中。到后来,叛军几乎人手一块,军心哗变。 在这里,《王阳明传》真实刻画了一位历经仕途坎坷的“心学”宗师。他总结并完成了宋明以来的心学思想体系,被学术界奉为“心学大师”。他的哲学思想的特点是反对把孔、孟的儒家思想看成一成不变的戒律,反对盲目地服从封建的伦理道德,而强调个人的能动性,提出“致良知”的哲学命题和“知行合一”的方法论,具有要求冲破封建思想禁锢,呼吁思想和个性解放的意义。王阳明心学的核心思想可以用一首诗概括“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他的心学对我们的现实是有指导意义。

  王阳明传对故乡充满浓烈乡愁。王阳明热爱故乡,多次回姚省亲,祭扫祖墓,并在城内龙泉山中天阁讲学,培养了钱德洪等一批王学的优秀人材,在余姚留下大量的活动史迹。至尽保留的古建筑有当年讲学处“中天阁”、他亲笔题字的“祭忠台”、“理学旧居”等,纪念性建筑有“故里碑亭”和“阳明亭”等。

  总之,《王阳明传》以史诗般的视觉画卷,展现明代杰出政治家、哲学家、军事家、心学集大成者王阳明先生的传奇而辽阔深远的一生。借王阳明传奇一生,阐发他所追求的人生境界, “怡神养性以游于造物”,“闲观物态皆生意,静悟天机入穴冥。道在险夷随地乐,心意鱼鸟自流形”的“真乐”或“真吾”状态,对提高中华民族文化素质,有着积极意义。同时,王阳明摆脱个人名利毁誉贫富穷达束缚,实现社会与自然、理性与感性、美与善相统一,达到了一种高度自由的精神境界。王阳明所具有对知识的求索,在困难逆境中不屈不饶,对自我形象约束,倡导的“良知”形象,和“知行合一”的人格模式,在当下确实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

  3、开在山崖的“樱花”

  提起烟花,老实说,我特别喜欢爆竹的热烈,绽放的绮丽,稍纵即逝的妩媚。但随着这几年雾霾愈来愈严重,对焑花爆竹留下的污染,又让我们担忧与痛楚起来。

  烟花走向昙花一现,我们“任性”的捻子也彻底被掐灭。就在这个时候,在这个烟花三月,我们走在余姚山坳,忽然峰回路转,山崖上露出一株粉红色的樱花。那孤独的的樱花,如同曾经孤独的王阳明。

  当然此樱花彼烟花也。一方面,樱花要求我们去做一朵无名花,因为这样至少可以不必叹息生命的短暂,可以去追求自己快乐的绽放。这估计也是王阳明的另一种美!亦如杨东标在《王阳明传》书中所言:“王阳明喜不自禁地作诗云:投荒万里入炎州,却喜官卑得自由。心在夷居何有陋,身虽吏隐未忘忧。”是呵,人生曲曲折折水,世事重重叠叠山。在这里,我们可以领悟到“缨花”绝处逢生的真正含义。

  另一方面,樱花告诉我们王阳明在世界的影响。《王阳明传》书中提到日本,这是一个有着缨花王国的地区。一次,我遇见与浙江结成友好省的静冈一官员对我说:日本之所以能迅速窜升与欧美列强分庭抗礼,这一切都归功于明治维新的成功。但是明治维新能够成功,究其原因根本不是因为日帝明治的政治手腕有多少过人之处,也不是因为德川家族无能,而完全是因为日本人充分效法了王阳明,在日本,阳明学一度被奉为“显学”,对其革新运动起过重大的推动作用,以至成为明治维新的最重要精神武器。

  《王阳明传》也向我们肯定说明了,日本维新派中有一个大名鼎鼎,打败过大清的北洋舰队、击败过俄国海军,创造过近代史上东方黄种人打败西方白种人的先例,在世界上享有“东方纳尔逊”之誉,与陆军的乃木希典并称日本军国主义的“军神”的常胜将军,他就是东乡平八郎。这位号称军神的大将,却总把一方印章佩在身边,上面刻着七个字:“一生低首拜阳明”。

  那一次,也是烟花三月,我在台北阳明山,当地人介绍说:王阳明“致良知”,“知行合一”的心学,浸淫了蒋介石,成为其“求学做事的根本”,以及他“力行哲学”的基础。蒋介石一生最崇拜的儒家人物,首推王阳明。为了表示对王阳明的尊崇,他到台湾后,将所居草山改为阳明山,在其晚年的著述中,重点就是对王阳明哲学进行研究。

  从台湾回大陆,碰巧到贵州出差。那天来到阳明祠,只见祠正殿五楹,砖木结构重檐歇山顶,占地上百平米,殿前院内植有百年桂树两株,枝叶繁茂。人们知道桂树是杭州的市树,想别这是王先生当初从家乡带去撒下的种子。在殿内看到了王阳明冕服石刻像,殿外廊壁上刻有王阳明家书和《桥亭记》手迹,这让我想起王羲之在绍兴兰亭留下的千古流芳的《兰亭序》手迹。当然,虽说两人都姓王,但此王非彼王,无法相提并论。因为一位是书法家的豪情,一位是哲学家的严谨。清朝乾隆皇帝对王阳明曾御题“名世真才”,正如祠内一石碑上所刻写的: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真嫌孤叶淡,终久不凋零。 整个阳明祠回廊曲径,绿树掩映,洁静清幽,十分宜人,我边走边疑惑,是什么力量,让已经给世人留下“百年臣子悲何极,夜夜江涛泣子胥”的绝命诗的王阳明,能在贵州红土高原回心转意重整雄风,焕发春华?看来人生的落差,也是一种气势,一种力量。

  按照《王阳明传》的指点,我查阅了曾国藩、毛泽东、蒋介石等,都很敬仰王阳明。五百年来,王阳明的思想已经影响了中国和日本、韩国。王阳明是儒家真正的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的伟人。王阳明的成就大于曾国藩,在于“立言”上王阳明创立了“心学”,成了一代哲学大师,曾国藩只是朱程理学的大成者,还没有创立曾学,不是一个学贯人天的哲学家。

  有趣的是,王阳明一生经历神异,出入佛老,遇见过得道高僧、道家真人、相士点化他,他多次到佛寺坐禅修静,也因为修炼道家导引术而有了神通,且放弃神通道术,转入儒学,学习朱熹儒学,可是,他感到朱熹的“格物”之道不适合他,学朱熹的格物之道,竟然不得其门,反而累出了肺病,不得已,求助于道家,出入于佛老,且因学习佛老而成就了他的心学,在儒学上成了彪炳千秋、有创新精神的儒学大师。

  王阳明从小对兵法很感兴趣,有英雄情结,很想像汉代伏波将军马援一样,征战疆场,建功立业,后来,他多次因为剿灭地方叛乱、山贼扰民,以及宁王叛乱等军功而被朝廷封侯,大小战争一百余次,无一败事,经常出奇用兵,在别人看来要打半年的仗,他十余天就解决。在别人看来需要三省的兵力合力剿灭的山贼,在他,且出奇制胜,很快就打破数十家如同《水浒传》里梁山“聚义”的山贼集团,王阳明有句名言:“除山中贼易,除心中贼难”。这是他一生的真实体验。看他打仗的智谋和决断,感觉是诸葛亮一流的军事家,诸葛亮、刘伯温、曾国藩还曾打过败仗,王阳明从未打过败仗,尽管,战争的规模,王阳明所经历的,除了平定宁王之乱的鄱阳湖之战规模大一点,其他的规模不是很大,但都是很棘手的军事问题。他能在多次政治斗争的漩涡中能急流勇退,对老子的“功成身退”把握得非常好。

  不错,王阳明"心学"的意义早已超越了国界。杨东标在写作中,看重的不是王阳明"心学"的本质是什么,或者王阳明心学的当代价值是什么?因为这些,都是专家们要研究的事。在这里杨东标只是想通过传记文学,引导我们去关注王阳明一生的志向、精神、人格、境界。就像《王阳明传》诠释王阳明一生中立下圣贤志向,自己要成为圣贤,也要为圣贤文化担命脉,一生志向已立之后,不论功成名就之时,还是艰难困苦之际,他都没有动摇过这一信念,生死关头,荣辱场合,善始善终,抱道而亡。

  圣人之路也是艰辛的,甚至要以生命作代价。王阳明因为得罪把持大权的太监刘瑾,被贬贵州龙场,做一个小小的驿丞,在龙场过着艰苦异常的日子,他还是不忘修行,不忘传播圣贤之学,才有了“龙场悟道”、贵州传道的传奇,“心学”的创立,也来自他在龙场九死一生中的开悟,在山洞里静坐后,见到了本心,明白了宇宙人生的真理,从此,王阳明已经不是过去的王阳明了。他由一个文人、学者嬗变成了圣贤。大明时代,云南贵州依然是蛮荒边区,朝廷把一个官员贬到这里,就等于判了死刑,只是死缓而已。王阳明置之死地而后生,他开悟了,他超凡入圣了。所有的奇迹,来自他要成为圣贤,并为圣贤文化担命脉的大志。假如没有这样的大志,历史上不会有流传千古的王阳明和心学。

  对王阳明的思想定位,我觉得用南怀瑾的话比较确切,“儒学其表,道学其骨,佛学其心”,一个理学,一个心学,这是儒家的两翼,‘心学’王阳明是创造者,缔造者,也是集大成者,并由后辈逐渐的发展起来。

  写作历史文化名人经常容易走进一些误区,这里要求我们不要拘泥于所谓的史实,不要拘泥于历史细节和过多的考据,而把重点放在再造古人精神世界。凡是能够把这些非常独立的,有见解的,独到的,有冲击力的,都会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凡是拘泥于史书的记载,历史考据,这些最终出来的干瘪的一些故事串联,细节串联,不会是完整的文化传记。所有的传记都是戏说,但是这是记实之说,不是游戏之说。本着大事不虚,小事不拘,有些事就要设置矛盾,充足起来才有戏,有亮点,有兴奋点。在这个方面,《王阳明传》最恰到好处。 说到这里,我感叹杨东标先生的文字,特别干净,又充满深厚情感,坦荡智慧,舒展流畅。你不觉得那是文字,更像一个老友与你秉烛夜谈,西窗花影,酒酣胆热,男人的喉音在午夜的寂静中回荡。

  最后,我还要强调一点的是,现代化过程和社会转型中,各种矛盾层出不穷,需要传统道德维系社会稳定,以保证市场经济健康发展。欧美现代化过程中,有改革后的基督教道德维持精神生活。韩国与我国台湾在经济起飞中,有改良的儒家传统道德在配合市场化过程,文化上都未出现断裂。两岸三地和海外华人华侨中,“五常八德”依然是他们为人处世的价值观,超越了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界域。

  王阳明说过,“抛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持钵效贫儿”,把自己家里无尽的宝藏给扔了,却效法那些讨饭的孩子,这不挺可怜吗?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了自己的文化,这个民族是名存实亡的。前年,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山东曲阜,参观考察孔府和孔子研究院。他语重心长地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以中华文化发展繁荣为条件。对历史文化特别是先人传承下来的道德规范,要坚持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有鉴别地加以对待,有扬弃地予以继承。 王阳明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一个部分,需要摒弃它的封建糟粕,但它的许多内容,比如孝悌、仁爱、诚信、礼义、廉耻等,源自人性的深处,是一切文明人所不能离弃的人伦道德底线,也是中华民族长期积淀的重要文化基因。只要经过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儒学完全可以也必将成为中国当代文明建设的重要精神资源。就像麦家最近在微博中说的:“他们迷人的才华可以炼成金,可以改变世界,却改变不了自己令人心碎的命运。什么是天才?就是那些把我们送进天堂、自己却下了地狱的人。人类总是容得下所有懒汉、赖子,却容不下一个天才,所以人类失去了翅膀。”

  《王阳明传》它既是一本书,白纸黑字地印刷在纸上,但又不仅仅是一本书。它是杨东标自己几十年的心血和汗水倾心浇灌的一株樱花,也是杨东标站在姚江喊出来的船夫号子。同时《王阳明传》,也是王阳明站在七千年河姆渡向他心中的父老乡亲们发出最后呐喊,也是王阳明生命里耸起的一座不朽的丰碑!